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烂赌鬼的巧媳妇最新章节!

    床头的几上点着一支小小的蜡烛,何孙氏穿着一件老黄色的旧袄子拥在床边,正眯着老眼就着微弱的烛火缝补衣裳,见赵青禾走了进来,淡淡道:“有事儿?”

    赵青禾点点头,搬了床边上的凳子坐了下来,轻声说道:“娘,明儿个我想回娘家一趟。”

    何孙氏听了这话两眼立马狠狠地瞪向赵青禾,把手里的衣裳往床上一扔,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她冷声道:“怎的,终于把实话说出口了?哼!我以往果真没有看错眼,就知你不是什么好货!我们何家自是比不得你们赵家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所以放着自己断着腿躺在家里的相公不管这就要往娘家去了!也好,谁也不稀罕你,以后便不要再踏进我们何家一步!”

    赵青禾静静地等着何孙氏骂完,才说道:“娘,你误会了!其实,我是打算能不能向家里借些个银子钱好到镇上给相公寻个大夫来。我想着相公的腿这样拖着一天两天的也不是个事儿,这伤筋动骨的说不准,若不及早的看大夫,以后恐更难医好,再来要是落下根子,走起路来也不利索,还是早日请大夫来看看为好。”

    何孙氏听是为了何成的腿,也担忧的蹙起了眉,半晌,哼道:“说得好听!你回娘家借银子?岂不是要让你们赵家把我们家看扁到脚丫板子底下去!”

    赵青禾轻轻一叹,说道:“娘说的哪里话,我是何家的媳妇,既结了姻亲,两家又哪有生疏的理儿?!再者说,我们家现在的境况也只是一时的,等相公的腿治好了,让他正正经经地寻个活计,我们娘儿俩不还指望着他么!到时候,日子好了,娘心里若还放不下,再还了去也是一样的,总比向外人伸手的好,您说呢?”

    何孙氏想了想,也觉得赵青禾说的在理儿,只好点点头,然后继续拿了针自顾自的缝起她的衣裳来。

    赵青禾走到门口,又回头来,看了眼不停跳动的烛火,说道:“娘,别做了!这会子太暗,光又闪得厉害,别熬坏了眼睛。放在那里,等明儿个我回来了给您缝。”

    赵青禾关上何孙氏的房门的时候听见她糊糊的“嗯”了一声。

    也不知她是不是犯贱,前会儿功夫还气得巴不得他两条腿都断了才好,这会子偏又想方设法的要给他治腿!唉!有什么法子,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那人都已经成了她的相公,她一辈子的幸福也只能和这个烂赌的瘸子拴在一起,跑不掉了!赵青禾心里想道。

    第二天一大早,赵青禾起床,洗完衣裳,做好了早饭,喂了鸡之后,从衣箱里找了件看上去不那么破旧的素面斜襟夹袄,外面罩了个蓝布小短褂儿,套上双圆头绣花儿的棕鞋,一切收拾妥当,便出门了。

    说是回娘家,其实赵青禾也不知那原本的“赵青禾”的家到底在哪个地方,只是在她穿越过来的这几天里,从别人口里模模糊糊的了解到“赵青禾”的娘家应该是和何家一个村儿的,一个在村东头,一个在村西头,何家在村西头,那赵家就应该在村东头了。赵青禾心里这样想着,只管往东边走去,到时候再问问人就是了。

    赵青禾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着四周,她的左手边是几十亩的果园,再往东是一条大河,右手边是一排排黑瓦黄泥的农舍间或青砖小瓦的平房,大多数人家的门前都围着篱笆,种了几畦菜地,有的旁边农舍旁边搭了鸡棚或是牛棚、羊棚,有的圈了猪圈养着几头猪。看得出还有一两户村里面稍稍富裕些的,就不再是一排单一的农房,而是砌了院墙围成一个四四方方的院落,只在院墙上开了一扇或前后各一扇小门,就如同四合院一般。

    赵青禾隐隐觉得眼前的这些她并不陌生,就连脚下走的这条路也极是熟悉的,这也许是原来的“赵青禾”身体里还残存的记忆吧。

    东边天空的云朵似被染上了好看的橙黄色,朝阳渐渐地破云而出,阳光缕缕的倾泻而下,果园东边的河面上泛着点点金光。

    有一户人家檐下挂了几串玉米棒子和蒜头,几个孩子在场地上追赶着玩,门口栓了只黄狗,冲着赵青禾汪汪直叫,吓得她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其中一个小男孩儿似是看见了,冲着那黄狗骂道:“小黄,再乱叫就炖了你吃狗肉,信不信?”

    那黄狗似是听懂了,呜呜了两声,就耸拉着脑袋趴在了地上。

    赵青禾冲那男孩感激的笑了笑,那小男孩也冲她笑了笑,赵青禾突然想起她要找人问一问赵家住在哪里,这个小男孩无疑是个好人选,于是就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村东头的赵铁树家住在哪里?”

    “赵青禾”的爹的名字也是她委婉地从别人口中探听得知。

    那男孩儿想了想,指了指东边,说道:“过了那条河,往右拐,第三户人家就是。”

    赵青禾默默地记下来,而后笑道:“谢谢你啊。”

    那小男孩儿抿了抿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接着和他的伙伴玩起来。

    “过河,往右走,第三户……”赵青禾一边走一边嘴里念叨着,心里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她已经不是那家的女儿赵青禾了,万一有什么举动除了破绽岂不是要惹人怀疑?况且她也不知这“赵青禾”的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样冒冒失失的找上门去好吗?

    “青禾?……”突然背后有人喊道,让赵青禾的身体微微一僵。

    那后面的人跑上前来,映入赵青禾眼帘的是一个看上去年龄和她差不多大的年轻妇人,方正的脸,细长的眼,长得算是端正。那妇人看清了她的面容,脸上透出欣喜来,“青禾!真的是你啊!”

    赵青禾哪里认识眼前的人,只好干笑着,也不出声。

    那妇人见她这般,诧异的推了推她,嬉笑道:“怎么了?不过嫁了人几年,怎的就好像不认识我一般?……青禾,你额上怎么了?”她瞧见了赵青禾额头上还未消去的青肿。

    赵青禾淡淡一笑,“没什么,不小心磕到的。”

    那妇人好像想到了什么说着,瞅着赵青禾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小心翼翼的说道:“听说,你嫁过去日子过的不太好?”

    “你听说什么了?”

    “嗨,还能是什么?!还不就是你那个赌鬼相公嘛!村儿里早就传遍了!你出嫁之前也没听闻他这样不成器的,你那婆婆竟也管不住他,好赌也就算了,偏生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活活被人打断一条腿,这让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熬!想以前你做姑娘的时候,长得好又贤惠,来求亲的也没少过,怎的让你碰上那一家子?老天爷可真不长眼!”那妇人越说越气愤,朝地上跺了跺脚。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