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最强联姻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受伤、心疼

    左丘话落那刻,顾栖迟下颚紧绷,视线调转,密无缝隙的全投在他的脸上。

    她眉眼锐利,眸色深沉。

    霍灵均试图去碰她滑下来的手臂,电光火石之间,只听见“啪”的一声,顾栖迟的一巴掌狠狠地煽在刚刚说出“司机是阿均”的左丘的脸上。

    这一掌来的干脆又突然,力道强劲毫不留情。

    霍灵均和左丘,均是怔愣当场。

    顾栖迟的声音没了前一刻她握住霍灵均的手询问顾栖颂情况时的脆弱。医院廊道黯淡的光线下,她的脸迎着昏黄的光凛然而冷峭,没有人看得清她眼底流转的情绪是什么。

    她回看霍灵均,眼前的男人面色苍白,眉头不知因为隐忍什么紧蹙在一起。

    颀长的身形,似乎都无法直立,略微佝偻。

    她的声音和她的脸一样冰冷,问向霍灵均:“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站在一旁的左丘捂着自己被打的火辣辣的半边脸出声。

    他其后的话还未出口,被顾栖迟甩过来的第二掌打了回去。

    他的喘息骤然加重。

    他想抬手捏紧顾栖迟的手腕,却被霍灵均猛地挡了回去。

    顾栖迟冷眼看着左丘,像看一堆已不成形的废弃品:“你真想死的明白。我告诉你。”

    “第一巴掌,打的是你无情地伤害拿你当兄弟的人。你眼瞎看不到他的煎熬?!你就这样告诉他的妻子,是他撞了她的哥哥?”

    她精致的脸,凉薄而残忍:“最后那一巴掌,是让你滚。”

    她吼:“滚——”

    左丘脸一沉,扶着墙往远处走。

    霍灵均很久没有出声,左丘乍一离开,他就猛地将顾栖迟拽进怀里。

    她的额印上他的肩,咫尺相依。

    好像这样一抱,就能将最坚硬的盔甲穿在身上,再也不怕外面袭来的冷箭。

    这个拥抱那样紧,紧得顾栖迟出声都很艰难。霍灵均的怀抱不比她的温热,甚至更为冰凉,却让暖流从她心底不断上涌。

    一门之隔的手术室里,是她尚不明生死的哥哥,一山之隔的疗养院是她日渐衰弱的母亲。

    她的心跳得激烈,音调却是悲怆。

    不知道抱了几分钟,霍灵均才放开她。

    他的手指在她唇畔轻微磨蹭一下又放了下来:“不是我。”

    顾栖迟仍是一脸平静,唇角却明显放松下来。

    他的吻清浅地印在她的额上,挤出一个安慰的笑给她:“给我一点时间。”

    他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看着她身后此时才赶到的颜淡,最后握了握她的手,打横抱起她放在一旁的排椅上:“在这里等哥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

    被人推抵到墙角的时候,左丘刚顺着医院的楼梯间,走到半途。

    霍灵均的臂膀扼在他的脖颈,他抬起头的一瞬间,眯了眯眼忍不住笑出来。

    他预备好承受霍灵均袭来的拳脚,可没有。

    眼前这个男人像头暴怒的狮子,却在看到猎物的时候,只是隐忍自己手上青筋暴起。

    身后的瓷砖冰凉无温,眼前霍灵均的声音一样森凉彻骨:“以水代酒?呵——你会不知道我沾酒就倒?你暗算我!”

    “是。”

    “我醒来身在副驾驶位,不要告诉我你挪动我的位置,是为了方便开车!”

    左丘依然干脆,没再隐瞒:“当然不是。”

    “别扯淡告诉我小区外面撞上顾大哥是意外!”

    “不是。”

    “你tm想二次碾压上去的时候还记得自己是人吗?”

    左丘的脸随着他手臂下压的力道渐渐涨红,可他的声音依然没有丝毫起伏:“你推断出的这些,都是真相。”

    霍灵均扼在他脖颈上的手放了下来,心跳猛烈地撞击着胸膛,眼前能看清的视野,越来越窄:“为什么?”

    他吼:“说话——”

    左丘看向他清冷的眼眸:“很简单。我回来,是因为顾栖颂要回来。拖你下水,是想让顾家人更不愉快。”

    他镇定而冷血:“正如你想的那样,这不是车祸,是谋杀。”

    这个两个字回荡在霍灵均耳畔,他看到左丘似是陷入沉思的神色:“原因很简单——”

    他带着偏执的眼在他和霍灵均之间划下更深的沟壑:“恐怕你知道,也不好向霍太太解释。”

    他的讥笑和他随后的话一起冲口而出:“你们都不知道。之零死前,已经和我分手。她对我很失望……你说奇不奇怪,她此前和我爱了几年,怎么几天就不爱了呢?”

    他的唇慢慢勾起了一个弧度,阴冷可怖:“她遭遇事故那天,是要去见顾栖颂。我开车一路从身后尾随她。”

    霍灵均的头隐隐作痛,左丘残忍的笑在他眼前放大。

    “那些车撞在一起的声音,很响,很长。”

    左丘的话,似乎要将他们之间从年少时建立起的情谊全部付之一炬:“我跑过去,想从车里拖她出来。”

    “可她不要我碰。”

    他的语调凄厉苍凉:“她爬到副驾驶座,去摸自己的手机。呵……活该顾栖颂接不到那个电话。”

    “那个时候,她那么急,好像知道就要来不及,她没办法活下来。那通没有人接的电话过后,她满手是血去拼短信,可惜……只写了我爱……没完成最后那个你。”

    霍灵均的身形僵在他身前,左丘从回忆里/拔/出/来问:“疼吗?我疼了好几年,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