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最强联姻最新章节!

    番外一生一世

    【冬,寒,有雪】

    最近n市又下起了大雪。

    早晨的时候流沙姐到家里来,背着她的小画板。我妈自从怀了不知道是我的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宅在家没什么事做,见到流沙过来就和我们一起窝在我的房间里。

    我忍了十秒钟想告诉她小孩子也是有*的,需要私密空间,可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又觉得底气不足。

    在对待我妈的态度上,我觉得我爸的遗传基因有些强大。

    我见到流沙对我挑眉,知道她要跟我分享小秘密,就开始琢磨要想什么办法把我妈支开。

    要是我爸在就好了,他把我妈弄走把我拒之门外的时候,总有充分的、用之不完的理由。让我不得不佩服。

    就我妈这种对某些事特别执着的女人,我总是没办法说服她。

    好在我妈不是那种迟钝的大人,她自己见我和流沙“眉来眼去”,弹我额头一下自己主动撤退了。

    流沙总是羡慕我在家里的地位,她不止一次告诉我,她爸专/制,她妈专/制,她全家都专/制。

    我差点儿开口对她说,她也是她全家之一,既然大家集体专/制,那也就没什么分别了。

    还有点儿合理,礼尚往来。

    流沙的左手常年带着手套,小时候我爸就特慎重地告诉我,不能多问小姐姐的手,哪怕看一眼也要自然,要带着充满爱的眼神。

    实话说,他第一次这么告诉我的时候,我压根还没弄明白什么叫充满爱的眼神。

    我只觉得他啰嗦。

    我们在同一所小学里,流沙马上要毕业,而我还在最底层的年级里挣扎,每每想起这数年的差距,我就想起老妈剧本里印在封面上的那句话“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我对流沙吐槽的时候,她总是和我的暴力妈一样揍我。

    可流沙其实也不算老,不然先我们一步进入中学的樾樾哥不知道是什么妖怪了。

    自从我上小学起,流沙就每日上学放学和我一起。

    姑姑和姑父,我爸和我妈都不放心我们两个,连还有亲生父亲关照的乔樾,他们都不放心。每日给司机排期来接送我们两个,有时还亲自来送接。除了受过伤不能开车的姑父之外。

    这几年,我经常在家之外见到乔樾。

    我这双火眼金睛看得出,这时的乔樾明显是来找流沙的乔樾。

    我这人也遗传了我妈的自知之明。觉得乔樾看我的眼神里带着鲜明的嫌弃。和我更小的时候他耐心陪我玩的模样有些变化。

    可是流沙又总是拽着我的小胳膊很紧,我想善解人意的离开,又觉得不能这么没义气背叛她,谁让我这人除了善解人意之外,还特别讲姐弟义气。

    我总觉得有时候乔樾和流沙之间挺尴尬的。

    因为我们三人行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来问我问题,彼此之间却是一副不怎么搭理对方的模样。

    乔樾总是问我理想是什么。

    那个时候我的确是个有理想的人。

    我想考年级第一名,争取下改名字的权利。

    而且这个也比较可行,因为我前面就剩下一个胖胖的女同学占据第一名,她后面就是我。

    虽然从体型上来说,我注定败给她,可是我觉得输什么都不能输智商,这是尊严问题。

    我家盛产学霸,乔樾和流沙都是。

    我觉得自己不能拖大家后腿。

    想拿下第一的心情那会儿格外强烈。没有人像我一样,乳名听着像是女孩,大名听着像是老头儿。

    不管别人叫我满月,还是叫我霍行止,我都想往地缝里钻。

    可我还得撑着、忍着。因为我爸从小教育我,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不能为所欲为。

    我得考虑太爷爷和妈妈这两个起名的人的感受。

    我爸还告诉我,他和我妈的名字也都是长辈们起的,都被很多人说微微奇怪,难辨雌雄。可那不重要。

    我还是有些了解我爸这个人的。

    他说得那一堆,最后那句才是重点。他想告诉我像女孩也不重要,前面那一堆只是为了让我更好接受一些。

    如果是我妈处理这件事情,大概会直接拍我脑袋,告诉我——不行。

    我有时候真觉得他两生错了性别。

    如果我没在老爸办公室围观他训得一堆大哥哥大姐姐头都不敢抬那种威风凛凛的模样的话。

    他对我和老妈是个温柔的人,可似乎也不是没脾气的人。

    我觉得我还需要对他进行更为深入的了解。我爸是个复杂的男人。

    扯远了,回来说流沙。

    我觉得她和乔樾都是很伟大的人。为什么说伟大呢,是因为提及理想这个问题,他们的理想都让我觉得特别有范儿。

    比如流沙虽然从小总是写写画画,可她不想做个画家,而想开潜艇。

    我琢磨着乔樾只有想开宇宙飞船这才搭配,可他想做数学家。

    我知道他从小喜欢数学,在我的记忆里,他每年住在我家的日子里,当我睡觉前他在解数学题,等我睡醒了,他还在做这件事情。

    从他身上,我深刻地认识到坚持和执着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他特别有力量。

    可这么执着,这么努力的乔樾,最后却去开起了潜艇。

    而流沙则不声不响地去搞起了数学。

    大概是年龄上的代沟。我想不通这种变化的原因在哪里。

    我只理解流沙因为手指的残缺没办法实现自己的理想,可不知道乔樾是为什么,大概是常年受流沙熏陶所产生的影响。

    也可能是严格来说他们都应该姓商产生的默契。

    不过这也不太合理,因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反而我和流沙是有血缘联系的,那么为什么我就没受到影响呢?

    这可真令人费解。

    我问我爸这个问题,他说我情商有待加强。我驳斥他的这个结论,我觉得需要怀疑的是我是否是亲生。

    结果我爸很开心地笑,我妈那个在二楼看书的人却到楼下来,锲而不舍地揍我。

    当然那都是后来的事情。

    流沙背着的画板上是一幅人像。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她话还是挺多的。我甚至怀疑流沙喜欢我超过喜欢姑姑家的小不点儿。

    她看了半饷,问我画得怎么样。

    我这么诚实的人,当然把自己所学的所有形容词极尽所能地往这幅画上添。

    流沙被我说得哈哈笑,我却越看这幅画越觉得奇怪。

    按理来说,一个男生倚靠窗台看书的侧影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鉴于我还没看出来不对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我问流沙要这幅画。

    可流沙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拒绝了我:“这是我要送给别人的生日礼物。”

    我觉得流沙其实也挺闷骚的。有很多人都觉得她是个文静的小姑娘,可我觉得是这些人眼睛有问题。他们是没见到流沙揍我的模样。

    姑姑和我妈都是在外很强势的女人,我好像已经看到了未来的流沙是何种模样。

    流沙走了之后,我才想起来那幅画哪里不对。

    那明明画的就是乔樾啊。

    我觉得自己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当晚第一时间打给乔樾。

    在我家,我爸和我妈两个人在一起,现在主动的通常都是我爸。当然我妈也不甘人后,而且她一主动,我总觉得老爸第二天就是蔫的。

    在这种事情上我没什么经验,试探了下乔樾,他又嘴巴守得特别严,什么都不告诉我。

    见我一直问流沙还很奇怪:“你们两个吵架了?”

    我和流沙怎么可能吵得起来。

    我爸从小就教育我,在和人交往的时候出现问题,最不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吵架。我想了下这些年,他和我妈的确没吵起来过。就是有时候也会冷战,可时间总是持续很短,从没超过一天。

    我直接问乔樾:“你喜欢流沙吗?”

    我觉得乔樾要是在我身旁,一定会摸我脑袋,他好像想了一下才回答我:“你那么小,知道喜欢是什么吗?”

    我觉得这话有点儿欺负我年轻的意思,当然不能承认不是很懂。

    但是我觉得自己不能落于下风,于是我问他:“你中午到我们学校来,就是为了来看我?我总觉得你目的不纯啊!”

    可没想到他竟然厚颜无耻地承认了:“你说得对,我的确图谋不轨。”

    这种时候我特别需要我妈,我需要她教我怎么一句话噎死别人,可现在听筒旁只有我自己。

    我承认乔樾比我强,他虽然惜字如金,可是我现在说不出一个字来。

    我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先他一步挂电话。

    后来我在乔樾那里见到了流沙给我看过的那幅画,和流沙一起。

    我那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画蛇添足地问:“哥,这是谁画的?”

    我感觉到手臂受到流沙的攻击,可我很坚强地忍了下来。

    “不知道”,乔樾竟然这么说,“可能是暗恋我的人,是寄到我这里来的,没有署名”。

    这我就不太明白了。

    刚想说什么,流沙那个不知道尊老爱幼的竟然踩我。

    偏偏一般情况下惜字如金的乔樾,此刻却不断有话说:“可能是太喜欢我喜欢到没有话能表达,只能把感情都画在画里了。”

    我已经不太敢看流沙的脸,但是我盯着乔樾看了会儿,他竟然在笑。

    【春,暖,无风】

    我家老二出生了,我荣升为老大。

    全家都在期盼我妈这次生的会是女儿,所以我特别同情最后被生下来的我弟弟。

    顺带连自己的性别,我也觉得受到了深深地歧视。

    那天我和外公还有爷爷、奶奶以及姑姑都在产房外等我妈出来。

    但是我妈最需要的我爸,接到消息往回赶,还被堵在机场高速上。

    我觉得他挺倒霉的。

    临产的这几个月,他每天晚出早归,最后几天甚至不出门。要不是应耘叔叔遭遇事故需要他去外地救火商谈合约,估计连老妈也劝不动他离家。

    他平日天天在家的时候,我这弟弟没有动静,他这一离开,小家伙儿就提前出来了。

    他真的挺倒霉的。

    我知道他很介意错过弟弟出生的时刻,更介意那么重要的时刻他不在我妈身旁。

    我看多了他们腻歪的时刻,也替他觉得遗憾。

    那天他披星戴月地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妈已经被推回了病房。

    大家围着新生的弟弟看,我感觉到自己和我妈被冷落,正感慨的时候,我爸推开了病房门。

    这个男人即使衣衫凌乱,还是扎眼的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我非常喜欢他留给我的外貌方面的基因。

    他拍拍我的脊背,就扑到我妈面前。

    我已经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他一定会摸摸我妈那张白成纸的脸,然后再亲一下,如果情况允许,可能会多亲几下。

    我太了解我爸这个不矜持的男人了。

    可我没想到我妈被他吵醒后的第一句话,会是抬手去碰我爸的眼角,并且问他:“有那么感人吗?”

    我只好默默地退出了病房,我这才意识到以后家里被冷落的只有我自己。

    我是可怜的孤家寡人。

    直到我看到了姗姗来迟的乔樾。

    这个还没看到新生的弟弟的哥哥,目前还是我一个人的。

    这可真值得欣慰。

    这年春天,随着弟弟的出生,我爸特别忙。

    月底周末的时候,他一边要陪我去参加学校组织的户外拓展训练,夜里也睡不了多久要照看弟弟,白天还要去公司。

    行程非常紧凑。

    我其实自己去参加学校的活动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我爸理解为我希望有大人在,只是懂事体谅他们所以没有提出特别的要求。

    他不知道我怕他出现引起骚乱。这样的经历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