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何时雾散尽最新章节!

的工作,得之不易,她也会尽力做好。

    从拥有很多到一无所有,从以前到现在,她已经学会了珍惜。

    林淼是由工作室的同事开车送去横店的,差不多五小时的车程,另有三个声效的前辈跟去,也是一样看影片拍摄进度,拟定方案,另有制作团队后面到。

    林淼第一次跟现场,对电影音乐也是首次接触,还不清楚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可是她却看出姜杭的用心,所以她必须更努力才对得起这份信任。

    跟了一段时间,林淼才知道并不轻松,每天回来宾馆都像散了架一样,不过自己的笔记本写了厚厚一本,也算有收获。

    片场里大牌云集,还有很多有名的制片人和编剧,林淼觉得要是以前的自己只怕还会忍不住去要签名,至于现在,早已没了那份懵懂天真的心意。

    她更愿意做个局外人。

    姜杭打电话来跟她说了一会儿,他似乎很忙,也没问她工作进度,就是让她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什么的。

    说得林淼很不好意思,好像自己在他眼里很没用似的,连这点都要他操心。

    姜杭不是老师,胜似老师。

    他匆匆挂了电话,林淼就去洗澡了,明天一早就要起床去拍摄地,因为她还拜托了一个音效师教她。

    等她从浴室出来,才看到了一个未接来电,来自她妈妈。

    这么晚了……林淼的心突突跳了几下,赶紧回拨过去,第一次响到停了都没有人接,她又拨了第二次,第三次……

    林妈妈终于接了电话。

    “妈?您打给我吗?刚才我去洗澡了。”林淼柔声问道。

    林妈妈不知道在哪里,那边安安静静的,过了一会儿才说:“没事,就是惦记你。”

    “您哭了?发生什么事?”本来坐着擦头发的林淼,猛地站了起来,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夜,她妈心梗入院,还发了病危通知,后来医生说是操劳过度。

    那时她只是恨自己。

    现在又有了同样的感觉。

    妈妈的沉默,越发证实了她的猜测,她着急地追问:“妈,您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心不舒服了,说啊!”要是有翅膀,她已经飞到家里了。

    “小囡……不是我,是你爸,你爸他,在工地被砸伤了,现在刚送到医院。”在女儿的追问下,林妈妈强忍着的情绪终于崩溃,哭了出来。

    林淼怔了怔,捏紧手机问:“这么晚了爸怎么会去工地?伤到哪里了啊?”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她愣是忍住了。

    她妈已经受不了,她不能跟着失控。

    “我们一直没跟你说,你爸找到的工作,就是去跟工程的,你知道他以前就是做建材的,有人介绍他就去了,拿的钱多,他一直说要多存点钱……”林妈妈说得断断续续,可林淼仍然听完了。

    她爸要存钱给她,所以才去的工地,工棚不慎高空落了东西下来,他爸躲得快,可是仍被砸了,主要伤在脚,另外还有一个工友更严重,一并都送到医院。

    林淼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觉得心里难受得要爆炸,她跟妈妈说:“妈,您别急,我马上就回来。”

    至于怎么回去,现在已经入夜,林淼赶紧上网查,横店没有汽车站和火车站,又准备有小长假,白天就听说附近的路段会堵车,她心里着急,查了几条路线,无论怎么走都要换几趟车,如果路上堵车再耽搁时间,她都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回到老家。

    拜托同事送她?刚才打了两通电话,关系好的一个同事还在片场,另一个同事好像睡着了,被她吵醒了也没生气,只是遗憾地说组里的车还在外景没回来,他得帮她借车才能马上走。

    后来林淼的手机一直没响,她让她妈妈有新消息跟她联系的,不知道爸爸怎么样了,同事也没给她电话,毕竟现在晚上11点多了,要借一辆车也得走些关系。

    可能只是过了几分钟,可林淼等得焦急,麻木地翻着电话本,发现已经没有可以求助的人,她把脸埋在膝上,感到无助。

    突然她想起了一个人,也许他是可以帮她的,陈季珽。

    同事有提过他今天来到这边,是跟制作人一起来的,具体来做什么不知道,他那样的人估计也不怎么去片场,何况她是在幕后,想到彼此并不会见面,她不担心。

    她没有他的电话,但是她有他助手陆翊先生的电话。

    林淼的手指在屏幕上犹豫几次,终于摁下了陆翊的号码。

    可是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她又后悔了,陆翊并不一定和那个人在一起,而且这么晚了打去显然太不知趣,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

    重要的是,之前自己那么硬气地拿一大番话来顶撞他,现在又没骨头求联系太不像话,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都是。

    都说疾病乱投医。

    陆翊竟然没睡,语气很清醒,对她也客气:“林小姐,您找我有什么事?”这还是之前方便联系留的电话。

    林淼迅速地道歉:“不好意思,我打错了,对不起,祝您晚安。”

    她觉得自己没脸没皮,无耻,没骨气。

    陆翊傻了眼,瞪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

    陈季珽就在他身后,喊了他几声都没反应,又问他:“哪个林小姐?”

    他们还在应酬,他觉得有些累,已经想走了,而且明天一早还要赶回去。

    陆翊回神,恭声道:“是林淼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她打给我,后来又说打错了,真奇怪。”

    陈季珽心里一沉。

    林淼打错谁的电话,都不会打错给陆翊,陆翊是他的左右手,很多事都能替他出面,找他等于找自己,她更清楚这一点。

    她不愿意接触自己,那么陆翊也不可能接到她的电话,除非有事。

    “手机拿来。”陈季珽对助手说。

    “啊?”

    “你的手机,给我。”

    陈季珽接过陆翊的手机,走到了外面,翻到了刚才挂断的那个号码。

    想了一会儿,重新拨通。

    他的声音比夜色还低沉:“是我,你有什么事?”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