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何时雾散尽最新章节!

    原来陈季珽把蘅蘅带回了林淼的老家,这对林父林母来说,无疑是个惊喜,他们可是昨儿个一上了车就开始想孩子了。

    而且谁都没有想过陈季珽能来,这是自四年前来征求结婚同意后的第一次,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误会解开了以后,他们的关系反而变得不好了。

    林父有心要跟陈季珽好好谈一谈问一问,被林母拉住了:“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有问题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免得我们老的越帮越忙就不好了。”

    想想也是。

    陈季珽本来要去住酒店的,但是老人家说什么都不肯,硬是把他留了下来。他们现在住的已经不是那个又窄又潮的老房子,而是陈季珽特意选的坐北向南的电梯房,也是在老城区,不过面积比从前的大了一倍不止,再来两个人都能住得下。

    虽然林淼的房间也就住过几次,但是林母几乎每天都要打扫一下,依然是按照林淼喜好来布置的。

    蘅蘅非嚷着要林淼答应明天过来才肯挂电话,又让陈季珽陪她玩积木,直到外公外婆来催才跟着他们去睡觉了。

    陈季珽就住在林淼的房间。

    可能因为没有常住,她的东西不多,陈季珽的目光落在桌子上放的相框上。

    林淼坐在藤椅上,怀里抱着还是婴儿的蘅蘅,在阳光下笑得温馨满足。

    这张照片他是第一次见,不过他有印象,拍摄的地方应该是蘅蘅出生的医院草坪。

    有多少次,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楼上她们母女所在的地方,却没有上去。

    就连蘅蘅出生的那天,他也是坐在那里,握着手机等着ann给他打电话,只为一句母女平安,他想在她们身边,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他又记起,他第一次踏进她租的地方看到的那张单人照,若她没有认识宝玥,没有认识自己,或许她的人生会是另外一种样子。

    现在他们都困在一座牢笼里,他逃不掉,所以也不肯放她逃脱。

    这真的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是不是,真的要到放手的时候了?

    相框后面放着一个小铁盒,外面的一层漆已经剥落,看来有些年头,陈季珽忍不住伸手拿到自己跟前。

    手指动了几次,终于还是打开了,林淼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有无法言喻的吸引力。

    里面有一叠曲谱手稿,字迹还很青涩,看日期应该是林淼读书时写的,其他的也是关于音乐的东西,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这令陈季珽有些失望。

    就在他把东西整理放回去的时候,意外发现有一页曲谱的墨渍不同,明显是后来补上去的,他抽出来仔细一看。

    却愣住了。

    毕业作品——《你和我的情天》/林淼

    陈季珽对音乐没有研究,他的目光掠过音符,定格在了右下方一行娟秀的小字上。

    “陈季珽,我能相信你,对吧?”

    那时候林淼已经不敢再相信谁。

    他让她相信自己,却又是自己击溃了她的信任。

    陈季珽捏着纸张的手在抖,甚至觉得眼眶很疼很难受。

    这个夜晚注定很长。

    陈季珽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睁开眼睛,耳畔能听到蘅蘅在调皮地敲房门,然后岳母细声地教育她。

    “蘅蘅听话,别吵你爸爸,外婆带你去玩。”

    “我不嘛,我就要爸爸!”

    “昨晚你怎么答应外婆的?现在又不乖了是不是?”

    “唔……”

    陈季珽可以想象女儿的表情,肯定是撅着嘴一脸不高兴,他却很高兴孩子这样黏自己。

    林淼虽然恼他,却没有教女儿疏远自己。

    他坐了起来,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正要出去迎宝贝女儿,没想到外面突然就没了声音。

    他走过去打开房门。

    正好看到蘅蘅娇声高喊:“妈妈,妈妈!”然后像个小肉墩似的飞扑到刚进来的一个倩影怀里。

    林淼来了。

    蘅蘅长得快,林淼已经快抱不动她了,被她一冲都要后退一步才能站稳,低头见到孩子拼命伸手要抱抱,她失笑地摇摇头,把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双手把女儿抱了起来。

    或许没有防备,刚站直身体,就与站在房门口的陈季珽四目相接,她仍旧愣了一下。

    气氛突然凝滞。

    陈映蘅小朋友看看母亲,又扭头看向父亲,歪着头说:“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因为爸爸睡懒觉生气了吗?”

    这么一句话,倒让在场的大人哭笑不得。

    是生气,却也不是生这个气,内情只有他们彼此知道。

    林妈妈把林淼带回来的东西放到厨房,林爸爸借口说约了人要出门,一下子客厅就剩下他们一家三口。

    陈季珽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又回了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外套。

    林淼正在摆桌,见到他下意识就问:“去哪里?不吃早饭吗?”

    陈季珽也学她一愣,想了想顺势坐了下来。

    蘅蘅就顽皮地要爬到父亲的腿上坐,林淼正在倒热豆浆,没留心就被她的小腿蹬了一脚,豆浆瞬时就撒在了手背上,马上就红了,疼得她嘶了一声。

    陈季珽眸一凛,把女儿抱开后立马回过头,抓着她的手到水龙头下冷敷,还一个劲地问:“是不是很疼?”

    林淼摇着头,没有说话。

    这样冷一冷其实已经没感觉了,毕竟不是开水,陈季珽却紧张得跟什么似的。

    林淼觉得现在不是被烫到的手背疼,而是心疼。

    蘅蘅还不明所以地跟着跑来,一向对女儿好脾气的陈季珽冷着脸,可是看到那酷似林淼的小眼睛瞅着自己,很快就心软了。

    他擦干手,摸着女儿软软的头发说:“蘅蘅,以后不能这样淘气了,知道吗?”

    陈映蘅也是有点怕这样陌生的父亲,懵懵懂懂地点头,下意识就缩回了母亲身后。

    陈季珽苦笑。

    怎么在她们母女面前,好像做什么都不对似的,他的眼神归于落寞。

    早上的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陈映蘅好了伤疤忘了疼,很快就拗着陈季珽要出去玩,其实这里陈季珽一点都不熟悉,昨天下午已经带她去过公园了。

    他来这里也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突然想来看一看。

    虽然跟女儿说林淼会来,可是也不能百分百肯定,原本打算她不肯来,他就带着孩子回去了。

    林淼终究还是心软的。

    他抱着女儿,抬头看向林淼。

    林淼无可奈何,横了陈季珽一眼。

    后来两人还是带着蘅蘅出门了。

    他们去了动物园。

    这儿比不得大城市,所谓的动物园拥有的动物也不多,最出名的就数一座猴子园,不过蘅蘅还是玩得不亦乐乎,手里抓着巧克力棒往嘴里啃,一会儿要看这个,一会儿要瞅那个。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