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何时雾散尽最新章节!

    计程车师傅问了林淼两遍,她才怔怔地报了一个地址,是姜杭他们聚餐的地方。

    林淼原本是不打算去的,有了孩子以后,她基本就跟夜生活绝缘了,现在蘅蘅上了幼儿园还好,以前她要一边上学一边带她,辛苦可想而知。

    可那是她的选择,没什么好抱怨的,好在当时ann帮了大忙,ann也毕业了,顺利进了陈季珽在瑞士的公司当研究员。

    反观她自己,毕业以后,林淼其实做不准自己要往什么方向走,从事古典乐还是流行乐,走文艺还是走商业?

    后来姜杭再次邀请她回去帮忙,她就没再多考虑,义无反顾地回工作室了。

    因为明天就开始三天中秋小长假,大伙儿起哄让姜杭这个老板请吃大餐,算是工作室的团圆饭,姜杭应了,大家都是比较随性的人,去太高级的地方不好说话,就选了自助火锅。

    林淼去到的时候,小火锅已经热腾腾的开吃了。

    音效师一见到林淼招手让她赶紧过来,她已经说了可能没空来,他们还是在姜杭身边留了一个位置,林淼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应该感恩的。

    “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怎么不把蘅蘅带来?”姜杭笑着给她拉开座椅。

    一想到那个小丫头甜甜地喊自己一声“姜叔叔”,再冷的冰也要融化了。

    林淼道谢坐下,小声说:“去她爷爷家玩了。”

    他们说得很小声,大家知道林淼是留学回来的,但是她有个女儿的事,却很少有人知道。

    因为蘅蘅的父亲是陈季珽,林淼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姜杭点点头:“你回国后第一次过中秋吧,要回老家一趟吗?”

    “我爸妈他们会过来。”林淼笑了笑。

    “都说了让你去学车,这样会方便很多。对了,刚才你跟他们谈到几点?不想接的案子就别勉强自己,累坏了也没人赔钱。”

    林淼觉得要是要评选最好的老板,姜杭肯定榜上有名,他的清冷都是给外人看的,工作室的同事哪个不念着他的好?

    “没,虽然李总要求挺多的,但是我觉得很有挑战性,我是真心想接下来做好的。”林淼自信地说。

    姜杭看她胸有成竹的模样,的确没有半点的勉强,于是也就不再多说,把自己刚拿来的一盘食材推到她跟前:“快吃点东西吧,待会儿他们就坐不住了。”

    姜杭说得不错,他们吃过饭就又嚷嚷着去ktv,林淼想偷溜都被提回来,陈季珽还没给她打电话,她想了想就没扫大家兴跟去了。

    林淼是不唱歌的,跟几个玩得好的同事猜了一会儿骰子,喝了两杯啤酒,虽然是秋天,但是在包厢里坐着还是闷出了汗。

    这时,一直放在口袋的手机就呜呜震动,她拿出来看了一眼就走到走廊稍微安静点的地方。

    陈季珽给她发了一张图片,蘅蘅手里捧着蛋糕,吃得满嘴都是像只调皮的小花猫,满脸都是笑,看起来玩得很高兴。

    没看多久电话就进来了,还是陈季珽。

    他本来是想让孩子听电话的,但是听到了嘈杂的声音,先是问:“你在哪里?”

    “我还在跟同事聚。”林淼没多说,反问,“蘅蘅呢?”

    那边的人没再多说,很快就听到小姑娘欢快的喊声:“妈妈!妈妈!”

    “蘅蘅,你在做什么啊?”

    “爷爷给我买蛋糕!”蘅蘅说话时还含着满嘴的蛋糕,稚气满满。

    林淼无奈:“那你有乖乖听话吗?”

    “嗯,我很乖的!对不对,爸爸?”陈映蘅“郑重其事”地看着父亲。

    陈季珽摸摸她的头发,才对着话筒说:“是啊,蘅蘅没调皮,不过吃完蛋糕也要睡了,要不要我去接你?”

    听她那样子好像在娱乐场所,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跟她重逢时的场面,对那种感觉很不喜欢,有些担心她。

    林淼却拒绝了:“不用,蘅蘅今晚你带着吧,我爸妈明天来,安顿好他们我再去接她好了。”

    他们虽然分居,但是毕竟没有离婚,自然就谈不上所谓的孩子抚养权,似乎陈季珽也没想跟她争,他就只有一点,只要他想见孩子,她不能拒绝。

    也不算过分。

    不过她也不太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或者还是那句,不愿意去明白吧。

    电话那头,陈季珽沉默了一下,才轻轻“嗯”了一声。

    陈季珽才讲到第二个故事,蘅蘅就已经睡熟了,怀里还搂着白天那只新拿到手的熊,他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忍不住亲吻了一下。

    都说蘅蘅像他,其实女儿像父亲最正常不过了,可他却看哪里都觉得有林淼的影子,那弯弯的眉,高高的鼻,小小的嘴……她曾经也在他伸手可触的地方,现在却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替孩子掖了被子,他又在床边坐了一小会儿,才轻手轻脚地走出去。

    他父亲还没睡,在客厅里看围棋谱,看见他下楼就招手说:“你来跟我下一盘吧。”

    陈父这几年老了许多,头发几乎全白了,公司的事再也没沾手,说得好听是颐养天年,但妻儿都不在身边,也没意思。

    蘅蘅的出现,给了陈父极大的满足感,他是恨不得日日夜夜见到孩子的。

    陈季珽刚坐下里他就问:“蘅蘅睡了?现在夜里凉,有没有给她添被子?”

    “我记得的,她睡得很好。”陈季珽的声音没有起伏,他和父亲的相处方式一向如此,所以对蘅蘅格外宠溺,他不希望女儿跟他也有这种隔离感。

    陈父下了一子,又说:“假期都在这里过?”

    陈季珽摇头:“明天就送她回去了。”

    “啪嗒”一声,陈父手里念的白子就丢回棋盒里,不赞同地说:“你就这点能耐都没有?我陈家的孙女怎么就不能在这里过节了?”

    本来陈季珽也没心思下棋,语气有些不耐:“这跟能耐没关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您难道不清楚吗?”

    “她既然进了陈家的门,我们也不会亏待她。”

    陈季珽抿唇:“我们已经亏待了她。”

    陈父一时间无话可说。

    他老板和女儿出国是因为什么,没人比他更清楚了,治病是一回事,不敢面对又是一回事。

    谁会想到当初的真相竟然是这样?他们没想到宝玥连他们都瞒了,一直误会了林淼那么多年,更没想到儿子竟然还中意她,而且连女儿都有了。

    他是去年才知道孩子的事,还是因为陆翊那小子说漏了嘴,陈季珽瞒不下去才将蘅蘅带来给他看的。

    那个小机灵当时才两岁,还说了不了几个字,但是可爱的模样谁见了都得喜欢。

    “他们家早年陆续付来的医药费,我已经让人退回去了。”陈父想了半天才找出这句话来。

    他们本来也没需要到这笔钱,但是当初以为他们是“赎罪”,送来也就收得理所应当,老板又是那种性格。

    陈季珽低声:“爸,我比您更想留她们在我身边,如果有法子,我一定去做。”

    言下之意,他现在别无他法,本来陈家还钱就是应该的,但是他们受过的对待却用什么来还?

    他跟父亲不一样,父亲看重的是孙女,他是要妻子和女儿的。

    陈父重重叹了一声,早年在商场叱咤风云的犀利都已经消去,老态隐现,想了想又说:“你许叔想约你喝茶……”

    “您去就行了。”陈季珽打断了他的话,无意继续这个话题。

    许爱怡……他连提起都不愿意,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