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终须再见最新章节!

    到了晚上再碰面,陆双宁以为靳以南会忍无可忍,对她生气甚至甩手离开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把平板电脑还给她,一切跟平常没什么不同。

    直到后来看到赵天蓝不断发来的信息,陆双宁才想起她们之前一直在线聊天,女人们的话题自然是离不开男人们,那个“卷心菜先生”的称呼……陆双宁赧然,再看靳以南,他神色如常地看着电视,应该没看到吧?

    那个mon chou chou,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记得。

    靳以南一派从容,陆双宁反倒显得不自在了,这样温吞地相处胶着的关系,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可是谁都没有再踏出破冰的一步。

    陆双宁不咸不淡地过日子,赵天蓝小姐的生活却因为“叶子先生”而变得多姿多彩,两人跟欢喜冤家似的你来我往,看来是好事将近了。

    孕期过了五个月,陆双宁的肚子也大了许多,靳以南既有即为人父的开心,又为妻子的身体担心,所以真的如他所说的,一直陪她留在卢贝隆。他除了偶尔上网开一下视频会议,其余时间都在庄园里,最近还跟杜瓦尔先生学起了酿葡萄酒,他可鲜少有这样闲情逸致的时候。

    他对陆双宁的关怀也无微不至,每一次产检都会陪她去,所有的注意事项比陆双宁记得还清楚。

    渐渐的,两人的关系比他来之前要好,她不再冷着脸拒绝跟他相处,有时也会笑着分享一些趣事,不过还是达不到他想要的——回到从前亲密无间的好。

    仍需努力。

    陆双宁却渐渐习惯了这样生活,甚至忘记了从前两人一天说不了几句话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可是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这天晚上,陆双宁收到了赵天蓝发来的一段视频,是她去福利院给孩子们搞活动的录像,电台给福利院的活动室捐了两台空调,不过她还发现了整间活动室大变样,比起之前的简单的装修,现在却是焕然一新充满童趣。

    听赵天蓝说,这是那位叶先生的手笔,看来是一位很有爱心的设计师。

    看到这里,陆双宁又想起了,靳以南也曾经给福利院捐了很多东西,当时他们还并不是很熟悉……他是面冷心热的人,陆双宁嘴角挂了笑意,或许自己都不知道。

    靳以南却看到了,低声问:“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好的笑容?”

    陆双宁就让他一起看视频,靳以南虽然严厉,可是对孩子却很宽容,看到视频里孩子对着赵天蓝带来的礼物哇哇叫得很开心,也忍不住笑了。

    “春节后,我也有去一趟。”他突然这么说。

    陆双宁愕然地抬眼望着他,他那会儿不是忙得不得了吗?

    “我说了,我愿意做善事,只是知道你惦记那里,我会更尽心。”靳以南并不是邀功,只是讲一个很平常的事而已。

    陆双宁却有点感动,他这样润物细无声的示好,不是仔细寻找都根本发现不了,他也从来不说,她又怎么知道呢?

    突然屏幕里的视频传来了可爱的对话。

    “姐姐,今天白兔妈妈没有来吗?”

    “你想她了吗?”

    “嗯,我想跟白兔妈妈说话,我很喜欢她。”

    “白兔妈妈现在没空,她也想你的,你乖乖听院长的话,白兔妈妈下次就会来了。”

    ……

    陆双宁和靳以南的目光都转回电脑屏幕上,只见一个小女孩抱着娃娃,仰头跟赵天蓝说话。

    陆双宁记得,这个孩子叫小怡,比去年冬天看到的时候长高了,眼睛仍然没有焦距。

    她看到靳以南有疑惑,就指着眼睛向他解释,小怡的眼睛看不见,最喜欢陆双宁配音的白兔妈妈的动画片。

    靳以南了然:“你放心,公司的慈善基金会一直跟福利院对接的。”又想起了陆双宁至今还发不了声,神色暗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她的手。

    陆双宁被唬了一下,属于他的温度源源不断地传来,让这个夏日的夜晚更添了几分温热。

    她的心怦怦跳,竟然有几分恋爱时的感觉。

    “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专科医生,现在人在巴黎,我请他过来给你看看好不好?”靳以南的声音带着热切的期望。

    自从换了几个医生还是没有起色以后,陆双宁几乎已经放弃了,加之因为怀孕,也不敢吃药,保守治疗无非就是心理治疗。

    陆双宁下意识要拒绝,可是对着他的眼睛,这个一贯说得顺口的“不”字却说不出,他紧紧抓着她的手,也没法写。

    于是无可无不可地点头,既然他想,就随他意思吧。

    靳以南高兴地点点头:“我这就去打电话联系。”说着起身去阳台打手机,转了几个电话终于敲定了看诊事宜,他看时间不早了,这个点数陆双宁应该想睡了,他想起要去厨房给她温一杯牛奶。

    他刚走到厨间,给锅里倒上牛奶,突然“啪”的一声,灯全部黑了。

    突如其来的停电,之前从未有过。

    手机也顺手放在外面了,靳以南想也没想就快步地往客厅的方向走,只是凭着记忆寻去,也不知道碰到了多少的东西,嘴上还惦记着高声喊:“双宁,你千万别动,我来找你。”

    其实陆双宁哪里敢动,刚才她还站着,灯一黑她的心跳就加快了,这样宽敞的庄园配上夏夜的风,晚上又异常安静,黑漆漆一片诡异极了。

    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为什么停电,也不是找手机照明,而是找靳以南在哪里。

    可是她也没法说话,只能僵着身子坐回沙发,直到听到他的声音,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她才想起了自己手机有电筒的功能,马上摸出来给他做照应。

    发现不少东西都被碰倒了,见到光线,靳以南才顺利来到她的身边,有时候房子太大也不是什么骄傲的事。

    靳以南见她没什么,总算松了口气,还安慰说:“后头还有酒窖,对温控要求高,以防万一都配有发电机的,估计很快就来电了,你别怕。”然后握着她的手不放。

    陆双宁摇摇头,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她就没什么害怕的了,却不想叫他知道自己的心意。

    似乎是觉得她还是不安,靳以南又忍不住伸出手,几番犹豫,还是抱住了她:“有我在呢。”

    等了一下,才用她的手机打给了杜瓦尔先生,对话后才知道是电路出问题了,目前发电机的供电先保证酒窖不受影响,住宅的电路已经请工人抢修了,还需要等一等。

    靳以南复述给陆双宁听,她轻轻“嗯”了一声,并没有挣开他的亲近。

    心里却在懊恼,怎么越来越有离不开他的感觉了?

    怀孕会让人变脆弱吗?

    他们夫妻俩已经很少这样安静地靠在一起,并不做什么,漆黑里却别有一番滋味。

    最后来电的时候,靳以南发现,陆双宁枕在他的腿上睡着了,手掌摸着腹部的隆起,睡得很沉,他一动都不敢动,眉眼全是温柔。

    这是一座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庄园,电路老化短路只是一次小小的风波,不过庄园的主人,靳以南的发小还是很豪气地说要对庄园进行全面整修。

    现在还不是葡萄收获的季节,他没计划回来,全权让杜瓦尔先生负责,只需给他报个整修的预算。

    这个人也是个妙人。

    杜瓦尔先生显得非常高兴,也很积极地联络整修工作,越忙越快乐的样子。

    陆双宁有些不理解,靳以南就说:“这座庄园本来就是属于杜瓦尔先生家族的,可惜他们经营不善,欠下庞大的债务才不得不转手,恰好我发小买下来,不过他素来是个甩手掌柜,见到杜瓦尔先生小时候在这里生活过,对这里很有感情,所以又重金请他回来管理。”

    “你别看他平日只是看着葡萄园的老先生,他从前可是巴黎一家公司的高管,杜瓦尔夫人是大学老师,是舍了一切回来这里的。”

    “他们是夫唱妇随。”靳以南说完顿一顿,“我们现在是妇唱夫随。”

    他忽而一笑,陆双宁的脸却烧了起来,轻咳了一声,别开眼不去看他的打趣,反而又将视线转回屋子外。

    杜瓦尔夫人在给她先生打着伞,两人在埋头修剪花园里的枝叶。

    两鬓斑白时还能执手相看,还有什么舍不得的?跟书里的梅尔先生一样怡然自得。

    她和靳以南的未来呢?

    靳以南的效率很高,隔了两天,那位据说很有名的专科医生就被他派车请来了小镇上。

    医生是法籍华裔,的确是很专业的大夫,来之前还认真把陆双宁的病历研究过,做过电话问询,今天一到就直接看诊。

    不过他们希冀的好消息并没有到来。

    医生说,陆双宁的喉咙没有任何问题,之前的炎症也没有了,她能发出“啊”“呀”这样的单音,并不觉得不舒服,就能说明一切。

    事情还是回归到原点——陆双宁想不想说话的问题。

    她自己觉得委屈,正常的人谁不想说话呢?可是她说不出口。

    那位医生就说,突破这种状况需要一个契机,又说不准是个什么样的契机。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陆双宁本就不报什么想法,只是靳以南太希望她好起来了。

    他觉得她会变成这样很大的原因是因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