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问镜最新章节!

    此刻的洗玉湖底,就像是一锅煮沸的热汤。

    三元秘阵元气动荡、水世界元气动荡,甚至于周边地脉、水脉都是摇动不休。

    湖底地形隆起、凹陷,没有一刻停歇。

    这些都是巨量元气流向被强行改变,汇聚衍化的结果。

    参罗利那扔进来的那些噬原虫,本就脆弱,在此风暴下,已是死伤殆尽。

    在湖底漫步的极祖皱起眉头,此时他和参罗利那的合作意向已经初步达成,他要做的,就是破坏渊虚天君几无穷尽的元气支持。

    按照他和参罗利那的讨论结果,如今渊虚天君的元气支撑主要来自两个方向。

    第一个就是云楼树,此时就在当空明月之中映现。其实是以其特质,直接打入虚空深处,抽取至精至纯的玄真之英。

    在量上,相较于当前的消耗,占的比例并不高,但随时受其上真文道韵的力量加持,保证了其层次,也给其他力量的转化,做一个很好的先导。

    第二个就是现在太霄神庭所立之处。占据了洗玉湖、水世界等元气充沛的地脉、水脉之所在,将大批量的元气,源源不断地吸收、转化,以神通的形式投送到亿万里之外,也是供养现在渊虚天君无上神通的最大支撑。

    云楼树和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合而为一,想要破坏,并不容易。

    参罗利那自然就把主意打到了湖底这边。若能截流几处地脉、水脉,造成混乱,效果想来会立竿见影。

    可问题是,参罗利那显然没有想过,这边不用他们动手,声势已经如此激烈……和混乱了。

    极祖在四方八天已经逗留了一段时间,对其中的变化,几乎是从头看到尾。

    不久之前还若隐若现的地脉、水脉、气脉,此时就像是游动的巨蟒,贯穿四方八天,向太霄神庭所在方向聚集。

    渊虚天君正是用这种方式,强行把多方区域、虚空的元气夺过来。

    对此,无量虚空神主竟是完全不理会。

    极祖很奇怪,不只是对无量虚空神主的态度,更因为按照参罗利那给出的消息,还有他的情报渠道了解的情况,渊虚天君通过上清体系调运、转化元气,非常高效,简直视亿万里距离如无物,整个真界的资源,都被他信手拈来,运使得天花乱坠。

    但这里却狂暴得有些过分,难道说,太霄神庭里面,还有未曾显化的问题吗?

    如果是,那倒是个好消息了。

    极祖让碧水府尊开路,加快了速度,以地仙大能的手段,做了几次短距离的虚空挪移,很快穿越四方八天,到了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与外界区域的交界处。

    来此之前,极祖其实是通过多种方式,做过一些探测的,但不论心里怎么准备,看到眼前这副景象,一时也是哑然。

    眼前是一处突兀立起的山脉,高耸直插水波上层,大有顶穿洗玉湖之势。

    当然,那不可能,但耸立的山峰之上,云雾缭绕,又有元气激荡,偏偏和湖底水波“和谐共存”,仿佛是湖水中映照的投影,可那巍峨之势,又沉凝真切,矛盾无比。

    正是这矛盾的景象,让极祖判断出,这就是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与其包容的太霄神庭!

    然而,在其中,他已经找不“自辟天地”与“太霄神庭”的分际,二者完全合而为一。

    作为一个对太霄神庭颇为想法的人,极祖现在的心情颇为复杂。

    或许真如参罗利那所言,通过刚刚诡异到极点的天劫,余慈帮太霄神庭渡了劫,也把它当成法宝给炼化了……

    暂时撇开无意义的情绪,极祖再次确认地脉、水脉的走向。

    毫无疑问,巨量的元气,正是往这个方向汇聚过来,由于这个过程太过激烈,以至于在感觉中,四方八天都在收缩。

    无量虚空神主倒似乐得清净,不管不问,或许,他现在魔染巫神的步骤也到了紧要关头?

    极祖沉吟片刻,终于是领着碧水府尊迈入其中。

    在迈入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了较为强劲的阻力,他故意延长了进入的过程,能够比较清晰地感觉到,这种阻力,正在以一个相当惊人的速度在增长。

    由此可以确证,渊虚天君和太霄神庭确实是在迅速地“合为一体”,以至于“自辟天地”已经不需要放开与外面的边界,只以本身的虚空环境,就可以容纳。

    一旦完全成功,虚实转化如意,要想谋取太霄神庭,只能去剖开渊虚天君的肚子了……

    如今之所以还可以内外互通,恐怕更是因为四方八天的问题。

    极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事态发展到那种程度。

    随着他踏上那片山岭绝壁,明显感觉到虚空微震,气机收束、绷紧,以至于山色光线明暗不定,仿佛是千千万万对眼睛亮起来,盯着他,丝毫不掩杀意。

    自辟天地也好,太霄神庭也罢,肯定有针对外敌入侵的防御手段。

    极祖既然下了决心,就是夷然不惧。

    身侧,碧水府尊牵引水流,形成界域,他修炼的《封海通真十二图诀》,倒是显出用处,由于和上清法门同出一脉,用在这里,颇有气机牵引之效,解析环境、感应危机也更容易。

    只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虽然周边危机四伏,尤其是头顶绝壁之上,森严血厉之气,含而未发,张力十足,却一直没有真正激发,让他和碧水府尊一步步行至半山腰,说是蓄力吧,又不太像。

    正沉吟之时,前上方气机动荡,一道虚影凭空现身。

    “不速之客止步!”

    来人声音并不严厉,平平淡淡,似乎还有些疲劳,带着点儿懒散的意味儿。

    然而周围含而不发的封禁,此时都挂在来人身上,随其气机吞吐不定,似山岚吹卷,又似潮汐往来,每当觉得可以捕摸到的时候,总是差那么一丝,极其玄妙。

    这是一个对于气机控制已臻化境的对手。

    虽说渊虚天君没有“后圣”当后盾,但手底下确实是人才济济,随便拿出一个,都相当有水平。

    极祖心中有些感叹,也不再用脚步丈量山壁,领着碧水府尊飘浮起来,和那人平齐,打个照面。

    比较意外的是,此人并不是个正常生灵,其身躯仿佛是烟气聚合而起,像鬼修,又像是一个投影,面目也模糊不清,看不分明。

    只是,与其格外幽深的眼神一对,极祖便察觉到了深蕴在迷离表象之外的犀利剑意,寒意直透人心。

    这样特殊的人物,他还真有点儿印象。

    极祖略一思索,哑然笑道:“是影鬼吧,盘皇剑宗的太上宗主……我记得你。”

    “哦,冰雪魔宫的眼线消息,倒比我想象得灵通许多。”

    “是你这些年在北地风光无限才真。多年来合纵连横,区区一个盘皇剑宗,被你经营得好生兴旺,应该也是颇有想法之人。怎么,原来也是在渊虚天君手底下做事?若真如此,我倒要对那位另眼相看了。”

    “哎,不用客气,直说‘鹰犬’就可以。其实比鹰犬都不如,倒是和极渊你有点儿相像。”

    按理说,盘皇剑宗与冰雪魔宫比较,简直就是巨龙身边的蚂蚁,完全不对等,可影鬼才不在乎这些,直呼极祖本名,且言语辛辣得很:

    “在天魔体系之中,就算做到了头,你的主子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给你的上限就那么多,想要真正有所成就,只能往外跳……跳也会给绊着,摔得难看也未可知。辛苦啊。”

    极祖皱了皱眉,冰雪妖眸又在影鬼身上转了一圈儿。

    他没有生气,到这儿来,也不是与人逞口舌之利的,不过影鬼所言,实在太过明白,三方两句就给占中要害,非要是对那个层面非常了解,才有可能。

    这种人物,岂会屈居于“盘皇剑宗”那么个小池塘里?

    影鬼讽刺了极祖,随后又是自嘲:

    “不过呢,总算比我要好一点。我这边不但要被牵着,还要被扯后腿,多年经营,让那个小王八蛋都毁得差不多了,哈,这件事儿上,咱们一定有很多话说。”

    “……影鬼先生太谦虚了,前段时间,‘割手牌’在北地三湖大起风波,应该就是事先的造势吧。若非天地剧变,定有一番作为。”

    极祖倒是大有宠辱不惊的宗师气度,说话倒是愈发客气,同时,利眼在影鬼身上扫了数遍,又道:

    “观先生气机不稳,似乎刚渡过劫数?”

    “是啊,刚刚那一轮莫名其妙的劫数,总算给我分润了些好处。”

    极祖已经看出来,这影鬼应该是刚刚提升境界,现在是劫法宗师的层次,但因为突破未久,起伏极大,分不出是大劫法还是小劫法。

    按理说,这境界摆在那里,不管是对碧水府尊而言,还是他这具分身而言,都不足为虑,

    但想想这位犀利明透的见识,极祖还是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影鬼先生境界突破,着实可喜可贺。正好我这边新收了一位眷属,就是这碧水府尊,不如就此送上,为先生试剑。”

    “早年恨无深交……极寒你真是爽快人哪!”

    影鬼哈哈笑声里,反手在崖壁上一抹,竟就此抽出一柄剑来。

    极祖看得分明,此剑符纹密织,灵光如水,往复流动,但本体锋刃如雪,寒气内蕴,乃是一柄由上乘剑器改造而成的符剑,比其它剑器更多了几分玄妙。

    他在太霄神庭这里下的功夫最多,略一沉吟,便道:

    “这应该是上清宗珍藏的‘冰魄神剑’。”

    “冰魄也好,火魂也罢,都无所谓。”

    影鬼摇摇头,却是叹息一声:“可惜,如今我这一身,纯粹难有,真动起手来,还有差距,那小王八蛋又是在紧要关头,容不得疏失,算起来,只能用最没格调的方式招待……惭愧得紧。”

    极祖没听懂他什么意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