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穿越民国也难嫁最新章节!

    许怜娇过来了,众人赶紧转移阵地到她家。

    蔺晗替袁真儿将事情跟二人说了,方雯有些为难道:“我爹……他哪里说的上话。”

    若是平日,方雯巴不得给自己爹吹吹牛的,可这事儿,她真不敢打包票。人家一个司长,她爹不过一个录事员,见到了只有哈腰陪笑的份,哪敢说这种造次的话。

    袁真儿听了,失望的低下头去。

    蔺晗一直沉吟着,问袁真儿,“你姨娘家里有没有兄弟姐妹,能跟你爹说得上话呢?”

    袁真儿低声道:“我姨娘是江苏人,家里还有两个亲娘舅,可是离得远,也不是有钱人家,电报不知道拍的到拍不不到……且联系上了,也晚了。”再说是死去姨太太的兄弟,说的话分量轻,她爹不一定会听。

    蔺晗心下暗暗叹息。没有说得上话的亲人,有个嫡母太太拿捏,一家之主的亲爹不甚看重疼爱,祖母只知道吃福寿膏。袁真儿虽然是个念过书的小姐,命运却飘零如萍,全在他人掌控之中。

    其实她有一个脱离此困境的建议,可看看袁真儿柔弱的性子,犹豫着不敢说出来。

    袁真儿大可以私逃到上海和江苏等地。她读过书,既然能在芳华女中胜出成功留校,说明她能力是有的。珠三角文风极盛,立国之初在政府的支持下,众多女校如雨后笋尖一样冒头,她完全能寻到一个教职或者行政的工作,自食其力,独立生活,以后找个志同道合的丈夫,生几个孩子,幸福美满。

    但她犹豫不敢说出来的原因是,这时代虽然有好的一面,比如女子地位比之前代要高,社会上一部分人不赞成女子抛头露面读书工作,可也不至于强硬反对,但阴影下的一面也比唐宋等清明盛世要黑暗,不说别的,看看那些小班的一等名-妓,茶室的二等妓-女就知道,多少人是自愿入这行的?

    如今的时代,单身女子若是行为不慎,轻信他人,面临的诱拐胁迫太多了,大到上海以及运河上的黑帮组织,小到随处可见的混子之流。这种情况下,落入黑帮倒比落入小混子手里好,黑帮讲义气,经营着皮肉生意,也讲究侠义济贫组织内互助,不至于过度折磨底下的女子。

    一旦袁真儿逃走,那么她未来的一切都建立在她本身性格能力上。比如蔺晗不也遇到车夫拐卖,她能警觉不对,选择在最热闹的点跳车,吸引人来围观,进而叫来警察唬走人贩子。如果袁真儿遇到同样的情形,她能不能最快警觉不对?警觉不对了,有没有胆子跳车?跳了,车夫还纠缠,她能不能做后续处理?

    要知道,孤身在外,遇到的险境会比在京这种险恶许多倍。

    她想到自己说出来的话会决定一个女子未来的命运,就觉得这话有千钧之重,难以轻易出口。

    这份沉默让袁真儿绝望,窗外阳光明媚,她的心里却阴寒的如洞底深渊,她默默的盯着桌子上的细瓷小花盆,幽幽然道:“不然我便回家,他们逼我嫁,我就吊死在屋子里。”

    蔺晗、方雯、许怜娇都吓坏了。

    蔺晗一把拉住她的手,带着怒意斥责道:“哪里就到这个地步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才几岁,人生长着呢。”

    许怜娇也劝慰她,“什么死不死的,你就安心留在我家,先躲过这一些时日。”

    她这般的决绝,蔺晗真有些怕她想不开,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有些儿不妥……”她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随着她的描述,袁真儿本来如死灰一般暗淡的眼神,犹如重新点燃火焰一般发亮,熠熠生辉。

    方雯拍手叫:“好,好得很,我辈女子哪能如无知妇女一般受封建毒瘤残害而不反抗,就该如此独立自主,过新生活去……”她大放狂语,完全不见之前苦着脸说她父亲说不上话时的尴尬。

    许怜娇也道好,“你去上海也好,江苏也好,路费不用担心,我们给你凑。”

    她们都如此乐观,蔺晗心里却始终带着点忧虑,道:“你若真如此,以后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胆子要大,性格也要泼辣些,不能跟人多说一句就红脸。要知道出门在外,你越显得软弱可欺,坏人越要起心害你,只有你自己立起来了,旁人才不敢放肆。”

    袁真儿听着点头。

    只是她是不是真的理解她说的深意,蔺晗就不知道了。

    女生们开始研究南下的路线,首先火车肯定是最快最舒服的。但是袁家发现女儿失踪,不傻的话肯定要去车站守着,如果那位许司长帮忙,那就算袁真儿入了车厢,都可能被警士查到带走。

    所以一开始不能坐火车,要雇一辆马车去另一城市,再买票坐火车。

    但是具体哪个城市坐火车,转站点,大家都是在家的娇娇女,没有出过远门都不知道。

    蔺晗道:“我有朋友在车行做事,可以请他帮忙雇一辆可靠的马车。”

    许怜娇道:“丁先生常有南下,我问问他怎么买车票,哪里转站,以及路上需要注意的事情。”

    大家分头行动,方雯留下来陪袁真儿。

    问过消息,并请陈安良尽快代为安排一辆车,蔺晗赶紧又来许家。许太太出门打牌了,吩咐佣人给她们一群女生做了一桌子菜,此时方雯和袁真儿坐在桌子旁,等着她们回来开动。

    许怜娇前后脚也回来了,大家坐定,也没心情吃东西,先把各自的消息说了。

    许怜娇道:“这一路的火车,有些地方是要下站中转的,丁先生住的客栈,他是男人倒无所谓,你一个女子要小心些;此外就是买票,有些票很紧,你要跟黄牛买票,这些黄牛都是有组织的,你千万注意些……”

    诸如此类种种,大家一边说,袁真儿一边点头,脸色竟出乎意料的发光发亮,仿佛火鸟新生一般。

    说完这些,就是钱的问题了。

    蔺晗问过马车的价格,如今火车渐渐成为长途的首选,但马车的价格却仍然不便宜。

    许怜娇本身家境好,先开口道:“我先拿两百块,你们两个,有多少出多少。”

    蔺晗拿了两个月的工资,第一个月给家里人买了不少东西,自己也扯布重新做了出行的衣裳,用了大半,第二个月的倒还在手,凑一凑,能出二十二元左右。

    方雯略略沉默了一下,道:“那我也出二十吧。”

    袁真儿感激又羞愧,道:“多谢你们,我以后落脚稳定了,一定赚钱还你们。”

    蔺晗安慰她:“这是朋友应有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