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穿越民国也难嫁最新章节!

应有之义,你不必因此而不安。”她打量了一番袁真儿,“真儿,你身上这些首饰头面若没有留念意义,不如也当了换成现钱,一来省的打眼,二来钱多一些到新地方好安身立命。”

    袁真儿耳朵上戴了金丁香,手上一只玉镯子,脖子上还有一条细链子,吊牌看着有些分量。

    袁真儿点头,二话不说将首饰都拿下来,放在桌子上。

    蔺晗收了,道:“这个我先找人估价,跟人借钱给你,等你走后,再叫人拿去可靠的当铺当,以防万一你家里人去当铺查问。”

    如此商议妥当,蔺晗和方雯去凑钱,以及给袁真儿买一路上需要的物品,许怜娇留在家里陪伴。

    这晚蔺晗归家,蔺爹吃饭前随口问她:“晗儿,你朋友家里找上门来了,你娘扯个谎哄骗过去了,不过她一个姑娘,总不能老是不回家,有什么打算没有?”

    蔺爹再开通,做父亲的估计也不愿意听到女儿逃家这种事,蔺晗云淡风轻的撒谎,道:“也不清楚,先在朋友家住两日吧。”又跑去厨房,跟她娘说好话道谢,“……好娘亲,下回袁家再来,你还这样打发走,我会大大酬谢你的。”她搂着方湷的手臂,笑嘻嘻的撒着娇。

    方湷啐了她一口,道:“别跟我来这套,留着对付你爹罢。”但是一向不怎么太亲近的女儿如此乖巧可人,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第二日,陈安良开汽车来接众人,天光微亮时就出城门,城外一辆马车已经在等。

    众人将袁真儿送上马车,洒泪道别。

    蔺晗看着眼前瘦瘦的、娇小的少女,心中担忧着她的命运,眼中湿湿的,情真意切嘱咐她:“一路照顾自己,别跟陌生人说话,也别盲目相信一些妇人,她们可能看你单纯,会哄骗你,到了上海,拍一封电报来报平安。”

    袁真儿眼中含泪,用力点头,紧紧的抱住蔺晗,声音哑哑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许怜娇和方雯也与之相拥。

    送走袁真儿,大家心里都还是酸酸的,陈安良将许怜娇送到报社,又将蔺晗和方雯送到宝盛洋行。

    蔺晗下车,对陈安良道:“这两天麻烦你了,回头我请你和悦儿吃饭。”

    陈安良笑的爽朗,道:“这有什么,别外道。”

    回到公司,陈寒润略略有些严肃的提醒蔺晗和方雯以后不能如此随便的事后请假。

    几个女生低落又忐忑的心情,直到一周后接到袁真儿的电报后,才如云消雾散,雨过天晴一般,开心起来。

    因为这件事,蔺晗将故事,和棠威都抛之脑后了,不成想这一日毫无防备的,她的小秘密曝光了!

    棠威让人送上一大束抱也抱不过来的、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到宝盛洋行来。

    这么大喇喇、高格调,犹如新电影里的情节一般的追求,让整个办公室都沸腾了,要好的女同事纷纷围过来询问,男同事走过都侧目不已,时不时瞥那玫瑰一眼。

    方雯不住摇她手臂,又吃惊又激动,“是谁?送花的是谁?”

    蔺晗用手挡着脸,几乎想要哀叹。

    蔺晗吃力的将花搬到角落垃圾桶旁边,想着晚上打扫的人看到,自然会搬走。

    等下班时,方雯不用追问了,她看到了路边停着的进口高级汽车,还有汽车上倚着的棠威。

    他今天穿着白条纹衬衫,烟灰色小马甲,同色西裤,亮的能反光的皮鞋,头发难得梳成三七分,显得脸蛋清俊。

    方雯呆呆的张大嘴,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良久良久,她才抓着蔺晗的手臂,“送花的,是棠三爷?”

    不仅仅认识棠威的方雯震惊,就是宝胜普通职员看到送花的是这么一个又高又俊的公子,也惊奇不已。漂亮女职员被有钱人追求不是稀奇事儿,稀奇的是有钱人年轻又英俊。而一两个接待过棠威的中高层,则赶忙上前跟他打招呼鞠躬。

    男男女女的,有些爱看戏的就故意走的慢,眼睛往这边瞧。

    棠威见到蔺晗了,随手打发了那位陈经理,将烟蒂扔了,走过来。

    方雯比蔺晗还紧张,“他真的走过来了。”

    不想被关注更多,蔺晗赶紧迎上去,喊了声,“棠三爷。”

    棠威微笑,道:“怎么样,今天蔺小姐有空吗?”

    蔺晗面不改色的扯谎,“今晚还有事,跟我的朋友约好了一起吃饭……”她话没说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近偷听的方雯插嘴,“我们什么时候吃饭都可以,你跟棠三爷尽管去。”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蔺晗中箭倒地,满口血。

    她瞪了无知无觉的方雯一眼,棠威已经亲自开了车门,含笑道:“既然你朋友如此说了,蔺小姐请上车吧。”

    ……

    车上,棠威没带听差,自己开着车,他看看蔺晗,只见她侧头望窗外,不言不语,十分冷漠。

    他问出心中长久的不解,“我哪里做的不好,叫蔺小姐厌恶了?”

    蔺晗回头来,望着棠威,淡淡反问:“三爷自己觉得呢?”

    棠威笑,“我觉得我诚意十足,一表人才,相貌堂堂,高大威猛……被蔺小姐再三敷衍,深感困惑。”他虽然是开玩笑的将他自己一番表扬,借以逗蔺晗一乐,但说的其实就是事实。

    蔺晗真的被他如此不要脸的自我赞美逗得笑出来了,心里想,看不出这位大少爷讨好起人来如此放下的架子。

    笑出来了,那个冷冰冰的脸就板不下去,蔺晗转而用半讥讽半嘲笑来回应,“正因为三爷是男人中的‘极品’,我一个平凡小女子,才不敢高攀。”

    棠威可不知道蔺晗嘴里的“极品”有另一个意思,哂然一笑,道:“蔺小姐对我过誉了,对自己呢又过谦,你瞧,我们二人,单看外貌岂不般配,身高上你是‘高攀’了点,我不介意。”

    他故意曲解蔺晗高攀的意思,将身份地位之差,说成是身高之差。

    蔺晗哭笑不得,渣男真有渣男的本事,舞会上的性感,夜车相助的霸道,家居时邻家哥哥的温柔,荡秋千的调皮,表白的诚挚,现在再来开玩笑的幽默风趣,他哪来这么多面?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