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穿越民国也难嫁最新章节!

多岁,打扮朴素的妇女,她笑着道:“蔺小姐是吧,快请进。”

    陆瑛住的这家寓所比较高级,室内不小,入内是小厅,一角冲做书房,有书架和书桌,桌子上摆着一盆细瓷君子兰。中间是一套沙发,其上,一个五岁小姑娘正抱着布娃娃,好气又害羞的看着蔺晗,陆瑛含笑招手,“晗妹妹,来坐。”

    蔺晗暗自惊讶,这个小姑娘是谁?

    陆瑛对着小姑娘道:“小曼,这位是晗姨,跟阿姨打招呼哦。”

    小姑娘软软细细的喊:“姨姨好。”

    听了这么稚嫩乖巧的叫喊,蔺晗觉得心都化了……她一向喜欢小孩子,男孩虎头虎脑,女孩软萌可爱,忙应声,“小曼你也好。”

    小曼开心的,害羞的笑了,看向陆瑛,陆瑛摸摸她的头,夸她:“很乖。”

    不过她们要谈正事,陆瑛让佣人方婶将小曼带下去。

    等人走了,陆瑛带着微笑,对蔺晗道:“这是我的女儿,陆小曼。”

    听到这个答案,蔺晗又吃惊又不敢置信,但是她沉住气,不多问,道:“小曼真可爱,陆姐姐有福气。”

    陆瑛露出一抹复杂的笑,些许欣慰,些许苦涩。

    虽则二人自认识以来,关系就很融洽,真有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但是毕竟时日尚短,有些太私人的问题,陆瑛若不主动说,蔺晗便不问。

    事实上,陆瑛如此不避讳的让她知道她有一个女儿,已经够让蔺晗震惊。

    毕竟她在外可是单身的身份。这个女儿算什么,是私生女?还是她以前结过婚,丈夫去世了或离婚了?

    ……

    她将疑惑扔到一角去,笑了笑,拿出自己的小故事,把来意说了。

    陆瑛已经读过她的故事,听她说完,道:“丁先生说的倒没错,你的文章故事很好,但若想自己投文,没有门路不说,文字上有些欠缺,不容易投上。如今写爱情的,会加入几首诗,我看了下,你不会作诗,有这个缺点,你便是投中了,也很容易被压价。”

    蔺晗点头,她正是知道这点,才从来没想到自己的文能发表。

    陆瑛又道:“不过丁先生也不厚道,对不会作诗的人来说,千难万难,但对会做诗的,不过信手拈来的事,反倒你的故事引人入胜,颇为难得,一般人写不出来。”

    她说完,笑了,道:“丁先生的意思是他改了,署他的名,给你一点稿资,不如你反将他一军,给他点钱,让他为你修饰润色,如何?”

    蔺晗拍手叫好,笑的八颗牙齿都露出来了,“陆姐姐好主意,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我想找其他人给我修饰。”

    陆瑛挑眉,手指指着自己,笑道:“莫非你找上的是我?”

    蔺晗点头,笑道:“陆姐姐若是稍叫修饰呢,我付钱;若改的超过三分之一,我们同时署名,稿费三比一分润;若是只加了诗呢,我会注明诗的出处,费用再商量。”

    陆瑛不由哈哈笑了,“好机灵的小姑娘!”

    蔺晗笑嘻嘻的,道:“我知道陆姐姐瞧不上这点钱,但此事不花多少功夫,陆姐姐只需闲时用一二小时来做,只当赚个零嘴,帮帮我吧。”

    陆瑛笑完了,看她如此诚恳,心中也欣赏她的努力,道:“妹妹,找人做这事,不是长久之计,你若真要吃这一行饭,顶好自己多下点功夫。真不会作诗,那就多下点功夫琢磨一下字句,如今新派的文人,很多还故意不用诗,显得特立独行。可人家能这般,是因为人家功底深,你若是文字也不好,诗也不会做,这一行走不长远。”

    蔺晗点头,很感激她说这话,显然是真心为她好。

    陆瑛说完那话,停顿了一会儿,才道:“你这个故事,我能帮你修改,但是我杂事缠身,下回可能就没空帮你了,我帮你私下问问其他人,看有没有人愿意帮忙。”

    蔺晗高兴极了,拉住陆瑛的手,摇晃了好几下,“谢谢陆姐姐。”

    *****

    这一事解决,蔺晗客气的回绝了丁主编。

    丁主编很失望,让她再考虑考虑,蔺晗便把自己准备投稿的事说了,丁主编也就无话。

    蔺晗本来担忧此事会小小影响她和许怜娇的友谊,但显然她多虑了,许怜娇反倒暗暗开心此事不成。

    在她心目中,丁主编是大大的才子,才华横溢,怎么能用自己好朋友的作品呢。他一时走岔路,如今回转过来,不是更好!

    此事了解没多久,许怜娇特意寻了个时间,有些娇羞,又有些喜悦的宣布,她跟丁主编要准备结婚了。

    大家纷纷恭喜她,蔺晗也说了许多祝福的话,但是心中略有些不安,问她:“你才多大呢,何必就要结婚,真要定下来,不如双方父母见面,把亲事定了,再等两年办喜酒。”

    许怜娇解释:“丁先生年纪不小了,我能拖,他不好耽误。”脸蛋儿悄悄飞红,低声续了一句,“他好友都成家生子了,就他偏晚,不想再等两年。”

    蔺晗叹气,这就是民国常见的爱慕才子的少女,别管才子多老,她都不介怀。

    这时代的风气还是很重才子的,只看许怜娇父母不反对女儿婚事就知道。

    不过自古好事多磨。这喜事宣布没几日,许太太就请了蔺晗、方雯、赵真真等上门去。

    许太太没去打牌,平日光鲜亮丽的,今日却愁眉不展,对着几人叹气,道:“你们都是娇娇的好友,她有些执拗脾气,你们帮我去劝劝,我们做父母的,哪里会害她,全为了她才做的坏人,她却一点情不领,现在连房门都不肯出了。”

    几人面面相觑,茫然不解。

    好好的婚事,出什么岔子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