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药?”

    月山习讪笑了几声,“怎么可能,这是普通的血液。”

    “既然如此。”金木研歪头,拿起这根针筒,声音多出天真的残酷,“我给你试试怎么样?”

    曾经被月山习坑了一次又一次的画面闪现,他从未忘记这个美食家对猎物有多阴险,什么绑架,什么诱拐之类的事情,只有想不到的,绝对没有对方做不出来的事情。

    月山习反射性的从地上爬起来,疯狂的往电梯那边跑去。

    “咻——”

    一道赫子提前他一步卡在了电梯门前!

    金木研双足一跳,顺着赫子的方向快速靠近,另外三道赫子欺身而上,把月山习困在原地!

    他的双手从月山习背后勒住对方,像极了月山习上次见过的蜈蚣。

    月山习在他施加的力道下,被迫跪在了地面。

    美食家已经风度消失大半,西装沾上灰尘,冷汗直冒,“Calmato.(冷静一点。)”

    冰凉的针头扎进了他的颈侧大动脉,金木研用病态的低笑回应对方,脸靠近针筒,用口罩下的牙齿抵住针筒的另一端,把里面的药物推入月山习的大动脉里。

    月山习顿时身体发冷,针头刺穿了皮肤,药物流入了体内。

    完蛋了!

    四肢的麻痹感一点点出现。

    月山习悔恨无比,自己为什么要用这么好的药物!最坑的是他身上没带解药!

    金木研看着对方肩胛骨上长出来的甲赫,低下头,白发遮住他的眼神,口罩被他往上拉起许多。他的嘴唇张开,透明的唾液在口腔上分泌,堕落而残忍,舌头在苍白的唇中多出一抹鲜红的色彩。

    金木研以不同于纤细身材的暴力姿态,埋头啃食着鲜红的甲赫。随着他充满急切的咀嚼,牙齿与甲赫碰撞,发出让月山习头皮发麻的啃食动静,偶尔吞咽的时候却诡异的可爱,类似于猫咪喉咙里的咕噜声。

    “呲呲——”

    以RC细胞催生出来的喰种捕食器官被咬得坑坑洼洼。

    只能勉强看见对方一点下巴的月山习感到一阵战栗,极力抬头去见证这一幕。

    这就是被吃的感受吗——

    自己的身体被人渴望,赫子被人吞噬,啊——这股来源于自己的血腥味也同样不错啊!

    月山习动弹不得,粗喘着气,连去按身上的报警器的动作都办不到。

    “吃吧。”

    半晌,他低不可闻地说道。

    弓起的腰背放松下来,肌肉松懈,月山习闻着对方身上的气味,着迷而痛恨地说道:“你看上去饿了很久,是在躲谁吗?怪不得一点捕食的情报都没有。”

    金木研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他的吃,接近于狼吞虎咽的啃咬!

    太饿了——饿饿饿饿啊啊啊啊啊——

    上次腹部重伤,他仅靠神代利世和一些杂碎喰种的血肉补充了身体,勉强有了逃跑的力气。而这一次,他进食的对象是S级喰种“美食家”的甲赫,这东西不仅味道极好,能够带给他的营养不亚于吞噬上百个普通的喰种!

    他直接吃了个饱,把整个甲赫都吞入了肚子里!

    没了甲赫,月山习的西装后背就剩下了一个鲜血淋漓的部位,那里有着喰种最重要的“赫包”。

    赫包是储藏RC细胞的地方,可谓是喰种最重要的部位!

    赫包越多,喰种的实力越强,赫包能够瞬间释放出赫子,是喰种有别于人类的最显著特点。一旦赫包被其他喰种吞噬,或者被库因克武器割断,这便意味着这个喰种失去大部分的危险性,短时间内无法用赫子作为防御和攻击的手段。

    金木研吮/吸着血水,舌头舔着生长赫子的地方,这是要吃赫包的举动。

    不论是哪个喰种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月山习却是例外。

    他强忍着赫子被吞噬的剧痛,汗流浃背地说道:“你吃了赫包的话,要把味道告诉我。”

    金木研出乎预料地停下,失神地说道:“你还真是老样子——”

    老样子?

    月山习的心头浮现出巨大的疑团,非常怀疑金木研是他的熟人,但他并不认识这样的喰种啊!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金木研松开手,擦拭着脸上的血痕,把弄脏了的口罩反过来戴。

    神代利世在他们分出胜负后就悄然离开了高楼,让她与自己的联系弱化下去,金木研相当怀疑对方是想坑他一把,毕竟他变成喰种后可以战胜月山习,不代表变回人类后能够打得过月山习。

    饥饿感已经消退了。

    RC值在慢慢降低,假如月山习没被自己的药物控制住,这一刻应该有能力翻盘。

    金木研单手支撑在地上,屈膝站起。

    他点开电梯的按钮,准备离开这个商场,还没走进去几步,他的脚踝被月山习抓住。

    月山习趴在地上,伤痕累累,“哈哈哈,你不能走,要恢复这伤口——是很花——时间的——”

    金木研:“……”

    他没见过比月山习更喜欢找死的人了。

    “拜托了,让我——让我吃一口——”月山习艰难的抬起头,眼中满是渴求,犹如火焰在熊熊燃起。然而金木研只想对着那张俊美过分的脸再揍一拳,什么叫做让你吃一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弱者服从强者!

    金木研蹲下身,把对方抓紧的五指关节给一一掰开。

    对方的紫眸似乎多出一层泪光,哀怨无比。

    金木研咳嗽一声。

    他环视四周,即使他有意避开破坏,商场顶层的广场还是出现了一定的损坏。再者摄像头被损坏,任何人都能产生不好的联想,认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去想办法遮掩,接下来肯定会引起CCG的注意。

    能够扭转这件事情的关键在月山习身上,月山家的权势可以让这家商场的人不敢多说一句话。

    于是,金木研指着这边,“你负责摆平这些。”

    月山习期期艾艾。

    金木研犹豫了片刻,把衣袖拉起,露出一小截手臂,“只可以咬一口。”

    按照董香咬他一口的例子来看,他的肉对其他喰种具备极强的恢复力,是补充RC细胞最好的“燃料”,吃了他的肉的月山习应该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

    看着白皙又柔软的手臂肌肉,月山习眼睛通红,瞬间用最大的力气咬了下去!

    满口都是让他灵魂升华的珍馐美味!

    他对神代利世再无恨意,只剩下满满的喜悦和幸福感,好好吃!

    金木研在这个过程中面无表情,没有露出任何痛苦之色,适应良好。等月山习咬完一口,他卡在他想咬第二口的时候突然站起来,抽出手臂,一脚踩到对方脸上,让男人的头部在地面砸出一个小坑。

    这个变态咬到他的手臂骨头了!

    “午餐时间结束,月山先生。”

    叮咚一声,电梯上升抵达这里,金木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片让他无语的地方。

    下午还要上学,实在没时间在二十区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