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三十七章

    中午留给金木研的时间不多, 二十区到二十四区的路程就够他拔腿狂奔了。

    东大的课程分为“教养科目”和“专业科目”,学生可以根据课程表, 从可选科目中自行选择出一个上课的时间表。大学一年级以教养科目为中心,但总有几个谁都逃不掉的“专业科目”等着他去,不然他也不用为了学业着想, 找三井尚香在上午请一个假。

    他先翻窗回了一趟公寓,在自己的卧室里冲个澡。

    金木研把身上的伪装卸除,再把穿脏了的衣服丢入一旁。五分钟之后,他从浴室里浑身湿漉漉地走出来,迅速在洗手池漱口,他的嘴里全是让他忍无可忍的生肉味道, 失去喰种的味觉后, 他一点都不觉得月山习的肉好吃了, 什么美味都是见鬼的错觉!

    金木研用毛巾擦拭头发, 翻找出染发剂, 将洁白如雪的短发重新弄成黑漆漆的颜色。

    “这样行了吧?”

    他不放心的多看几眼镜子里的自己, 一阵捉急。

    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两次喰种化的结果, 他脸上圆润的肉少了很多, 下巴也没了婴儿肥, 总是带给人温吞感觉的眼睛没那么大了,明亮的眸子里蛰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

    整体瘦了下来。

    金木研只能安慰自己:“当作减肥了。”

    一喰种化, 他身上逼近临界值的RC细胞都要被当作养分消耗干净。

    扫一眼课程表,他把要用的书都塞入单肩包里,身上的衣服换成干净的白衬衫和浅咖色的长裤, 打扮得清清爽爽。他连正门都懒得走了,推开窗户,单手一翻,再次跑出了公寓。

    下午的课程相当无聊。

    金木研的学霸程度不止体现在理论知识,他的动手能力也极强,什么实践课程都难不倒他。

    三井尚香和他同组,清闲不少。

    在忙里偷闲的时候,三井尚香凑到他身边嗅了嗅,“你身上什么味?”

    金木研说道:“闻错了吧。”

    “绝对没有。”三井尚香对自己的鼻子比较信任,看了金木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那一缕淡淡的异味的来源,“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怎么一股刺鼻的味道。”

    金木研心底苦笑,是黑色染发剂的味道啊。

    旁边有遇到困难的同学呼救,拉走追根究底的三井尚香,“三井班长,你能来指导一下我吗?”

    三井尚香不再去管金木研,热心肠地帮助同学去了。

    在金木研兢兢业业当一名好学生的时候,月山习捂住肩胛骨下方的伤口,坐在车内,他的执事叶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习大人,要去七区的喰种餐厅吗?您需要大量进食来修补赫子。”

    换做一般的喰种,这个时候早就绝望了。

    没了赫子,喰种就失去捕食的可能,但月山习不同,他有着能够轻易调动的势力。

    月山习眼神恍惚,嘴里残留着那份独一无二的味道,“我怎么可能吃得进那些垃圾货色——”

    叶的心中一揪,“可是您受伤了。”

    “没有什么可是!”

    月山习打断了他的话,坐直身体,抽了一口凉气。

    疼疼疼——!

    他的额头流出冷汗,有条不紊地处理手头上欠着的事情,“商场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叶点了点头,“已经派人解决了。”

    “给我替神代利世弄一个假身份,身份证明送到二十区的古董咖啡厅。”月山习恢复从容的一面,假如不去看他脸上被金木研踩出来的伤痕,可谓是文质彬彬,“严密监视神代利世的行踪,那个白发喰种是她的男朋友——”他的语气变得有点杀气腾腾,“我今天差点被她坑死了。”

    “还好上天待我不薄。”

    月山习反手从叶的口袋里捻起了一枝玫瑰花,垂首轻嗅玫瑰,展开欢欣至极的笑容。

    跟随在他身边数年的叶呆了呆,不明白死里逃生的习大人怎么变了性子。

    按住这位大人的思维,下一步不是报复吗?

    月山习用亢奋的语气说道:“我尝到了世间难得的珍馐美味。”

    叶理解了,“恭喜习大人。”紧接着他理所当然地问道,“要派人去抓吗?”

    月山习摇头说道:“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算是看明白了,能对付半赫者的只有半赫者,药物都是下等的手段。最好的办法是他成为半赫者,然而他过去没这个心思,吃了白发喰种的血肉之后就更没这个心思了。

    “找诗。”月山习勾起唇,“给系璃小姐足够的钱,让她帮我说动诗出手,诗曾经是四区的管理者,最近开着一家叫‘HySy Art Mask Studio’的面具店,他成为半赫者很多年,有足够的实力帮我对付那个白发喰种。”

    无耻算什么,把美味吃到嘴里才是真理!

    叶细心记下这些安排,最后问道:“习大人,您下午去哪里?”

    月山习谈及白发喰种的精神抖擞状态没了,神色萎靡,靠在窗户边望着慢慢启动的车子。他今天失血过多不说,又损失了重要的赫子,回家没准还会被他父亲过问一遍。

    “还能去哪里,回家。”

    “是。”

    来二十区没待上半天,S级“美食家”就灰溜溜地走了。

    下午,月山家。

    在一片占据面积不小的私人花园后,是一座复古的欧式建筑,月山君祖孙三代都曾在这里居住。月山习躺在床上怏怏不乐,这次受伤也不进食的行为遭到了他父亲的批评。对此,月山家如今的家主月山观母告诉他:“我都任由你开喰种餐厅了,结果你挑食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你再这么下去,我就断了你开喰种餐厅的资金来源。”

    听到一直宠着自己的父亲这么说,月山习心如刀割。

    上学多么无聊,开办喰种餐厅是他仅有的乐趣,没了的话怎么愉快的生活啊!

    为了应付父亲,他坐到了自家厨师精心烹饪的“饭菜”面前,可是刀叉才动了几下,他勉强咽下的东西就被他忍不住吐了出来,用手帕捂住嘴,眼神厌恶地看着桌子上那些肉食。

    超级难吃啊!

    这些味道甚至冲散了他口舌上迷恋的香甜!

    不可饶恕!

    在月山习爆发前,他一本正经模样的父亲瞥了他一眼,“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