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

    甭说是失去了赫子的月山习, 失去赫包的神代利世都摩拳擦掌了。

    神代利世从二楼跳下来,急速冲刺的声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下微不足道, 她不等和金木研联手,就以女性少有的彪悍冲了上去,想要在黑暗中趁乱殴打有马贵将。

    金木研的脸上就剩下半个赫子面具, 有赫眼的那一边脸几近毁容,遮不遮都无所谓了。

    他看见神代利世作死的行为,额头的冷汗再次流出。

    黑暗中静立的有马贵将忽然回过头,眼睛直直地看向神代利世,锐利得简直不像是人类。神代利世来不及急刹车,脸上的表情尚处于愉悦状态, 她的双臂就一疼, 两条胳膊飞了出去!

    “啊啊啊啊——”

    女子的惨叫声混合在音乐之中, 像是特殊的Play聚会。

    在有马贵将的攻击再次来临之前, 神代利世的腰部被一道赫子缠上, 金木研用尽全力把她拉了回来, 阻止她单独去找死的行为。他捡起两条胳膊就往她的肩膀上拼上去, RC细胞迅速增长, 修复了断臂之间的伤口。

    神代利世恢复过来, 一脸血的崩溃说道:“这怎么围殴?”

    声音一出现,IXA长矛就如雷霆一般要落下!

    金木研把神代利世丢到附近赶来的月山习怀里, 自己抱头躲过有马贵将的武器。月山习下意识接住了她,看清楚是神代利世,马上嫌弃的把对方丢到了地上, “什么嘛,你怎么不去死。”

    神代利世愤怒地说道:“美食家!”

    她的声音再次惹来了有马贵将,月山习脸色都白了,“闭嘴啊!”

    两个大喰一点形象都不顾的东躲西藏,有马贵将适应黑暗和声音的速度太快了!

    帮他们引开有马贵将的是诗,诗说道:“有马贵将,好久不见,难得看见你这么手忙脚乱的一天。”他的手敲了敲在战斗中仍然被避开的玻璃箱,“笃笃——”玻璃箱里躺着这一次CCG的第一目标:三井尚香。

    有马贵将不得不折返回去。

    手上单一攻击型的IXA变成了能够刺穿周围的螺旋尖刺。

    在玻璃箱的周围都被刺穿了之后,诗从玻璃箱上方一跃而起,出乎预料地选择了近身战。

    有马贵再次迎战半赫者级别的面具师。

    “上次逃走的家伙吗?”

    有马贵将没有任何波澜的声线在嘈杂得要命的大厅里响起。

    金木研吃惊地看着他们,本来以为诗那么懒洋洋的形象,近战能力不高,结果一看,诗的近战能力还可能在他之上。怪不得四方先生说过他与诗先生联手对付过有马贵将。

    不容多想,金木研在脸部止住血后,也跑了过去,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不要脸的围殴。

    诗整个人很兴奋,“可惜莲示君没有办法来。”

    不然旧仇新恨一起上,怎么说也可以给有马贵将留下一点“纪念品”。

    见到那边刀光剑影一般的可怕,神代利世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再次出现,加入了混战之中,月山习自然不甘示弱,跑到了金木研的身边帮忙。

    然而围殴的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嘭”的一脚,有马贵将把诗踹到砸在天花板上。

    IXA盾牌的防御一张,一收,转化成IXA长矛,他把不知不觉拉近了距离的金木研捅了一个窟窿!

    金木研快要流成了一个血人。

    “好强——”

    他的半赫者形态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面具在脸上摇摇欲坠。

    轮到最后两个人的时候,有马贵将的库因克武器上已经沾满了各种鲜血,一转身便是浑身无法掩饰的冷意。神代利世感觉自己要死的那一刻,IXA长矛一转,只把她挑飞到了远处,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三秒后,月山习被削断双腿,跌倒在遍地狼藉的地面上,艰难地看着对方走向白发喰种的方向。

    有马贵将收拾他们只花了30秒不到!

    月山习的内心十分崩溃:“这样的人类真的还能算人类吗?”

    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的诗趴在地上,小声地说道:“他是不是人类,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该快点逃走了。”

    五分钟的阻拦时间到了!

    有马贵将踏着鲜血走到金木研的跟前,金木研坐在墙壁上垂着的头抬起来,呼吸急促,脸上因为失血过多而煞白无比。他比诗的情况要惨重得多,有马贵将把他的赫子全部斩断了,脸上半赫者状态下的面具不复完整,上面是无数的裂口,把藏在下面一双眼睛暴露了出来。

    只见他的左眼是暴虐的赤红,右眼闭上,怎么都没有睁开。

    有马贵将停下,冷静地说道:“睁开眼。”

    他已经猜到了金木研可能是珍稀的独眼喰种,这个认知让他没有急着下杀手。

    目前天生的独眼喰种仅一人而已。

    金木研再次对这个不讲道理的人类世界绝望了,“你为什么可以夜视?”

    有马贵将的嘴角弯了弯,弧度很小,眼神透出的温度可以让注视的人坠入寒冰地狱。

    在白色死神的眼中——

    四周的一切,都没有金木研来得有价值。

    “在刚才的过程中,我有563次机会杀死你们,但是我手下留情了。”

    “……”

    “睁开眼。”

    他对金木研用命令的语气重复道。

    金木研感觉到对方的耐心在流逝,便让右眼轻微地睁开,睫毛下掩藏着一抹与赤红并不一样的色泽。仅仅是看见了白色的眼白,有马贵将就可以断定对方的身份,这个少年是计划之外的独眼喰种!

    于是,他从容的再次举起了自己的武器,而金木研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仿佛放弃了抵抗。

    金木研的赫眼盯着有马贵将的库因克武器,IXA长矛。

    IXA——长矛——

    被这个尖尖的东西穿透进大脑里是怎样的感受?

    他记起来了,他怎么可以忘记呢?那种感觉就像是热乎乎的蜂蜜被搅动,一只眼睛看不见东西,另一只眼睛只能看到迷迷糊糊的幻影,思维混乱,大脑升温,精神处于疯子的临界值。

    上一世,站在腐花之中的有马贵将,仿佛又来到了他的眼前。

    疯了疯了疯了——

    痛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是一名阿依努。”

    有马贵将听到对方口中念出的诗怔愣住,“……”

    金木研闭上眼,声音不稳地说道:“他眉宇闪烁,白髯齐襟。屋外,他以茅草席地,沙沙作响。他身着厚司,威严庄重。他盘腿而坐,手握短刀,将之细细打磨。他,目光深邃,继而凝固。”

    “好美的诗,白秋写的——”

    “是吗?”

    有马贵将自然听过这首诗,只是他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样的诗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中读出来才有韵味,而此时此刻,可以说是最糟糕的环境。

    太吵了,太暗了,血腥味也太浓了。

    对——

    血腥味太浓了。

    有马贵将突然无法再挥下手上的武器,在他的后腰处,白色的风衣被血色湿透。

    一切危险隐藏在黑暗,噪音之下。

    两道蜈蚣赫子不知何时出现,刺穿了有马贵将的腰腹,血一滴一滴地顺着蜈蚣赫子流下,如艺术家手上最美的红色染料。金木研低着的头轻哼着白秋的诗,赫眼流下血,以极其安静的方式进入半赫者暴走状态。

    【上次我伤到你的脸——】

    【这一次,我有没有进步——有马贵将——】

    死亡带来的阴影,让金木研在贴墙装作垂死的时候,又生长出了两条蜈蚣赫子!

    赫子潜入墙壁内,又蛰伏到有马贵将会走来的位置旁边。

    这是他反扑的最后力量!

    理智的疯狂,指的就是这个时候的金木研。

    月山习把两只脚刚修复好,抬头就看见了那刺激心脏的画面——CCG的白色死神受伤了?!

    他猛然去看自己渴望已久的那个喰种少年,对方的身体被有马贵将挡住很多,只能看见垂在地上的手,手指很白皙纤细,上面的血水缠绕,散发着一阵强烈过一阵的危险气味。

    被斩断的赫子在恢复,蜈蚣赫子更是增加到了四条的地步!

    月山习的喉头微动。

    这就是独眼喰种的力量吗——

    黑暗之中,外面的搜查官打开了手电筒,正在往大厅里照射,“有马队长,结束了吗?”

    他们没有插手内部的混战。

    在这些人的声音下,有马贵将沉默了足足半分钟,开口说道。

    “你干得不错嘛。”

    “……”

    金木研笑了,倏然把蜈蚣赫子抽离,血花洒了出去,在空气中挥发出迷人的味道。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