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五十八章

    迹部景吾放下手, 冷冷地说道:“月山学长,需要我和你的父亲沟通一下这件事情吗?”

    从小到大认识的下场, 就是他威胁起对方毫不犹豫。

    “随意。”

    月山习摆出无所谓的态度。

    迹部景吾反应过来,月山家这一代家主有多宠儿子,月山习小时候完全不懂伪装, 性格冷漠,为了好玩干的坏事数不胜数,他根本就没听说过对方受到过什么惩罚。

    “金木君,是我唐突了。”月山习面向金木研道歉,眼神里的歉意发自内心。这一瞬间的态度转变,仿佛从危机四伏的寒冬森林, 变成了春暖花开的伊甸园, 让人感慨豪门子弟的变脸速度一流。

    他甚至弯下了一部分腰, 身体前倾, 优雅如执着花追求美人的绅士。

    “请原谅我一时情难自禁。”

    “……”

    金木研被他肉麻到再次向迹部景吾求救, 在普通人状态下, 他没有办法揍人啊。

    迹部景吾直接赶人:“行了, 月山习, 你不要拽什么文艺腔调了, 从我的办公室里出去,东大的风气虽然开放, 但还没有开放到可以接受你的感情的地步。”

    月山习抬眸看迹部景吾,目光冷冽,“迹部君。”

    麻烦你不要捣乱。

    迹部景吾对他的警告嗤之以鼻, “你如果现在还有理智,就知道你的行为有多糟糕和放肆。”

    追着人跑到他的办公室,这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事情吗!

    月山习心中一个咯噔,再看了看金木研一脸戒备的表情,“好吧,这次是我的错。”

    “你既然闲着没事做,五月祭的调动工作就交给你了,作为你乱闯我办公室的代价。”迹部景吾没有轻易放过他,“身为大四的学长,我相信很多学姐和学妹会希望看见你在五月祭上一展风姿。”

    一句话:给我忙到死去!

    迹部景吾做出决定后,浑身都是绝对锋锐的霸道,气氛压抑下来!

    想反抗他。

    就必须拿出足够强有力的理由!

    很遗憾,性骚扰了金木研的月山习暂时理亏,再加上金木研完全不想靠近他,他只能内心郁闷。整理了一番情绪,他微微颔首,领下任务,“迹部君这么拜托,我当然不会拒绝。”

    在踏出办公室前,月山习委屈地看了金木研一眼,仿佛在说“我不会放弃的”。

    金木研胃疼。

    你委屈个什么啊,你还记得你是喰种吗!

    “和月山习保持距离,他想得到什么东西就会用尽手段。”在没了月山习后,迹部景吾少有的严肃下来,与金木研对视,“我不是看不顺眼月山习才这么说,他的个性就是如此,碰到喜欢的东西就幼稚得要命,要是你自身无法解决的麻烦,不要怕影响我,直接打电话,我会想办法拦住他。”

    金木研听出了一点名堂,“迹部哥很了解他?”

    迹部景吾的表情无法形容,反正就是一个大写的糟心,“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算是世交。”

    金木研顿时佩服无比。

    迹部景吾,你不愧是站在东大几万名学生顶端的男人!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让我觉得我过去很惨一样。”迹部景吾不承认自己心累,“月山习在其他人面前会维护一下形象,私底下就——算了,你和他见面的时候最好不要单独相处。”

    说完这些年掌握的技巧,他让金木研出去,“我有事没做完,你去宣传部待着,入见惠的手腕和背景不差,月山习看在她的面子上多少不敢动你。”

    在迹部景吾看来,月山习会突然追求一个男孩子——纯属脑子突然抽风了而已。

    熬过一段时间的新鲜感就好。

    面对迹部景吾的冷静态度,金木研没有把月山习的执着原因说出来。月山习把他当白发喰种来追求,在没有把他啃成骨架子之前,这个宁可杀错都不放过的美食家都不会失去兴趣。

    真麻烦,他对月山习动不了多少杀意。

    更多的是无力。

    月山习坑过他,也曾帮过他,功过相抵,美食家从来不是他的敌人。

    走去宣传部的路上,金木研喃道:“你也好意思说是藏在我枕边的短剑,这分明是要我睡都睡不安心啊。”

    谁家的短剑会对他流口水?

    下午剩余的时间里,金木研一头扑入各类宣传工作里,入见惠使唤起他来一点都不客气,美其名曰是锻炼工作能力。在金木研不知道的时候,入见惠接了迹部景吾的电话,他们敬爱的学生会长提醒他,让对方没有心思去思考其他东西,认认真真在宣传部工作就可以了。

    入见惠完美地达成了会长的愿望,只是苦了金木研,他不擅长人际交往,宣传部的工作就是戳在他的短板上。在各种工作的逼迫下,他不得不走出自己蜗居已久的小圈子,以新的精神面貌进入其他人的眼帘。

    大一学生代表这个名头,在他接触各种人后才发现不是一般的好用。

    东大敬佩强者,服从强者。

    他是第一。

    他就有资格让那些同样优秀的学长和学姐们另眼相待。

    在金木研忙得不可开交的期间,永近英良很放心,那个迹部学长怎么看都无比靠谱,学生会是一个锻炼人的好地方,他也有意让小金木进去脱一层皮——啊不对,是脱胎换骨。

    帮学长画了一个五月祭的图案后,金发少年偷个懒,笑嘻嘻地跑去几个学姐聊天的地方。

    他单独找了一位长发飘飘,形象优秀的学姐私底下说话。

    “学姐,你有没有好的染发和褪色药剂的牌子?”

    “你要这个干什么?”

    经常参加COS活动的学姐眉梢动了动,装作自己没有染过发,眼神却不经意间去看永近英良的头发。

    很好,金色的。

    同道中人的概率很大。

    看到她的矜持表情亲切了一些,永近英良拜托道:“我有个朋友需要这个。”

    学姐的红唇吐出一连串的名词和搭配方法,里面有染发、褪色、养发、护发等的牌子货,永近英良赶紧掏出一支笔和一张纸记下来,内心咂舌,女生在维护头发方面比男生要仔细小心多了。

    “你朋友是Coser吗?每个人的发质不一样,你记得选择里面不同的款式。”

    “不是。”

    永近英良把写好的纸贴身放好,开玩笑般地说道:“我朋友特别喜欢染发玩,我怕他头发掉光。”

    学姐一听不是就失去兴趣,没谈几句话便走了,没把永近英良的话当真。

    要染发多少次才会把头发掉光啊!

    永近英良挠了挠头,“我说的是真话啊。”

    按住金木那种染发频率,又用颜色最重的黑色,迟早要秃顶吧?

    望着社团的外面,他想到学生会里应该忙成狗的金木,笑容有点无奈,“金木什么时候才会跟我坦白呢,总是夜不归宿,和奇奇怪怪的人接触,我也会担心的啊。”

    他最开始怀疑金木遭逢巨变,扭转了心性,后来他怎么查也没查出问题所在,仿佛在开学前的那一段时间,金木突然就成长了起来,温柔之上覆盖了一层保护色,让其他人更加难以接近。

    永近英良感到一丝悲伤,看出了金木身体里蜷缩的灵魂。

    “是谁伤害了你?”

    是谁令你对我哭得那么痛苦,又是谁让你手指痉挛,露出遭遇过审讯的迹象。

    十八岁的人,怎么可能突然白了头发。

    “在我生日那一天再问他吧。”永近英良想到发小逃避他的态度,头疼地说道,“再这么下去也不是一回事,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