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风起陇西最新章节!

    荀诩是在赶往“道观”的路上听到汉军紧急出动的消息,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勒紧缰绳,腾出一只手来拼命抓了抓自己的头皮,嘴里发出极其苦闷的喘息。

    诸葛丞相亲自率领大军出发,意味着整个丞相府署的幕僚群也随之而去。这样一来,司闻曹的两级上司——诸葛丞相与长史杨仪——全都离开了南郑城。荀诩一时间陷入了没有上级可以汇报的尴尬境地。在李平这件事上,司闻曹东曹掾姚柚是做不了主的。

    更为严重的是,诸葛亮离开以后,南郑最高管理权顺理成章地转到中都护李平手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靖安司根本没有办法对他采取任何可能的行动。

    “在现阶段,我们没什么能做的。这种行动必须要报请上级批准的,我们现在怀疑的可就是上级啊。”姚柚在听完荀诩的报告后无奈地说,“难道让司闻曹走到李平面前说:对不起,我需要您下达一个拘捕您自己的命令?”

    “可是……我们就这么什么都不做?现在可是有一名高级官员有叛逃的嫌疑。”

    “我知道,我知道……”

    看得出,姚柚现在也很为难,他的双手惶惶悚悚地靠在一处,象两只受到惊吓的猎犬一样不甘心地蜷缩在桌面上,其中一两个指头偶↖,尔抬起来晃动了一下,然后还是悻悻地放了下去。最严重的事件在最坏的时间发生了,这是司闻曹从来没有遭遇过的危机。

    考虑了良久,姚柚终于下达了一个命令:

    “好吧,你派人去监视丞相府和四个城门,密切注意这三个人的进出。另外重新审查狐忠与成蕃的履历以及交友范围……”说到这里姚柚有些想笑,荀诩却一点也笑不出来。“总之,尽量通过间接手段谨慎地调查他们两个,但绝对禁止接近他们,跟踪也不行,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我知道了。”荀诩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如果烛龙或者李平觉察到靖安司的举动,也许会采取过激行动,这势必会引发蜀汉的内乱。尤其现在诸葛丞相大军在外,负责后勤主管的李平若是有什么问题,搞不好整个汉军都会因为而陷入困境。

    姚柚盯着荀诩,又加了一句:“还有,我禁止你去找狐忠还有成蕃两个人。”

    “为什么?”荀诩的心思被看穿了,他几乎压抑不住直接找他们两个人对质的冲动。

    “你有自信在试探他们的时候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吗?”

    面对姚柚的逼视,荀诩只好承认:“……………对于狐忠,我没有。”但他又不甘心地争辩道:“但我可以去找成蕃,反正烛龙只有一个人,只要确定成蕃不是,那就一定是……”说到这里,荀诩停住了,这种猜想是他最不想做的。

    姚柚毫不留情地反问:“万一成蕃是烛龙呢?”

    “……呃……”

    “我知道他是你的好朋友,也听过他的风评,是个怕老婆的粗线条男人。但假如他是烛龙,那说明这个人的伪装极其可怕,恐怕比狐忠头脑还要好。你面对狐忠都没有自信,又怎么去试探成蕃?”

    姚柚的一番话让荀诩哑口无言。

    “当然,这也不是说我们什么都不做。”姚柚换了稍微缓和一点的口气,“你去查一下狐忠和成蕃的个人履历,再跟徐永的供词和两年前的弩机图纸事件对照一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么。”

    “是。”

    “唉,说实话,我宁可希望成蕃是烛龙……如果守义,哦,不,狐忠是烛龙的话,这太可怕了……他在军谋司的时候经手过多少绝密情报啊……”姚柚说到这里,声音逐渐低沉下去,荀诩也是同感。于公于私,狐忠是烛龙对荀诩来说都是最为可怕的结果。

    姚柚忽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对了,徐永现在人呢?”

    “仍旧在青龙山。”

    “把他秘密转移到成都去,留在汉中早晚会被李平的人知道……现在了解烛龙这件事的还有谁?”

    “裴绪和杜弼,他们都是信得过的人。”

    姚柚双手一摊,不是太高兴地说:“你我,还有他们两个,一共四个,知情人已经多的足够开一个宴会了。”他忽然严厉地提高了调门:“这件事绝对不能象邓先事件一样泄露出去!你知道吗!”

    “也许还会有第五个人,这才是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荀诩说到这里,将嘴凑到姚柚耳边说了一句,姚柚一愣,然后疲惫地摇了摇头,呻吟似地喃喃道:“为什么每个人都不让我省心……”

    “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荀诩一直到这时候,才算露出些许恶作剧般的爽朗笑容。

    三月十七日,司闻曹以东曹掾姚柚的名义发布了一则通告,通告称军谋司司丞冯膺将前往成都司闻正曹进行档案归查工作,为期半年,其职务由副职从事暂代。这一消息没有引起任何猜测,只有当事人冯膺表现得十分不满;有人看见他怒气冲冲地走进姚柚的屋子,但出来的时候却是脸色苍白。

    等到了三月二十日正式出发的时候,冯膺的队伍里除了冯膺本人与几名随从以外,还多了一驾车子。车子的外面都用厚厚的布帘盖住,看不清里面坐的是谁;车子周围还有数名强健的士兵护卫。这辆马车从青龙山出发以后,直接到达南郑成南门与冯膺汇合,没人知道车子里载的是谁。

    前来送行的只有姚柚一个人,他交给冯膺一封信,让他连同那辆马车一并送至司闻正曹,然后抚慰他说半年时间并不算长。冯膺铁青着脸接过信,一言不发地上马离去。他知道自己在汉中的仕途已经结束了。

    在这几天里荀诩身边又发生了几件事。首先是杜弼的去留问题。自从杜弼回来以后,一直就呆在青龙山上挂着靖安司“备咨”的临时头衔,行政上始终还没有给他的身份定性。现在徐永已经被送走了,是时候正式报答杜弼这几年来在陇西为蜀汉所作出的贡献了。

    鉴于他的秘密身份,表彰仪式并没有公开,参加者只有司闻曹的几名官员。姚柚首先赞扬了杜弼杰出的情报工作,然后转达了诸葛丞相的关切。这个仪式本该是由诸葛亮主持的,但他现在不在,而汉中第二号人物李平因某些原因没有得到邀请。

    在安排杜弼去留的问题上,司闻曹内部出现了分歧。司闻司司丞阴辑强烈要求杜弼能够在司闻司,他的副手马信也支持;荀诩则以杜弼审讯徐永时的优异表现为理由,希望他能来靖安司。最后姚柚作了一个不偏不倚的决定,杜弼分配去军谋司顶替冯膺的位置任司丞。这一决定让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他绝对够得上这个资格。

    另外一件事则是关于荀诩个人。经过一番折腾,成都终于批准他的妻子与儿子迁来汉中,这样他们一家终于得以团聚。虽然距离正式搬迁的日子还有两个多月,但荀诩已经急不可待地开始寻找新房。更让他费心的是,他儿子荀正今年已经六岁,需要找一位老师来为他开蒙。成都的宿儒很多,汉中则更接近一个军事基地,很少有合适的老师。不过最终荀诩还是找到了一位,就是杜弼。杜弼在去陇西之前就是个好学生,在陇西担任主记期间也没有荒废过经学;再加上他性格沉稳毅定,当老师再合适不过了。

    等到这些事情结束以后,荀诩不得不再次面对那个他最不想面对的问题。出于个人感情,他绝不相信狐忠或者成蕃会是魏国的间谍;但从理性出发,他却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的嫌疑是最大的。这种矛盾的心情让荀诩变得很沮丧,他感觉到自己有一种超越挫折感的负面情绪。狐忠和成蕃后来又找了荀诩几次喝酒,都被他以工作为借口婉拒了。荀诩的专业是如何发掘别人隐藏的秘密,而不是隐藏自己的秘密。他可没有自信将这件事隐藏在情绪之后,然后泰然自若地与可能是“烛龙”的好朋友饮酒作乐。

    姚柚禁止他对李平、狐忠和成蕃进行直接调查,荀诩只能派裴绪针对他们近期来的举动与接触到的人进行间接调查,派人长期监视丞相府和四个城门,并尽量搜集任何来自于这三个人的公开信件、通告、训令等,并把这些交给新任军谋司司丞杜弼进行分析。

    杜弼曾经与狐忠接触过。身为军谋司的前任从事,狐忠在礼节上得为新任司丞道贺。于是杜弼被狐忠邀请去吃了一顿饭,畅谈了一夜。杜弼回来以后对荀诩表示,如果狐忠是烛龙的话,那他几乎可以说是全无破绽——至少杜弼没有觉察到任何。

    荀诩听到以后,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曾经跟成蕃的一个朋友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结果除了一大堆醋坛子成夫人的花边新闻以外也一无所获。

    在一次例行会议上,裴绪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徐永其实是一个伪装的间谍,是魏国故意派来提供假情报给我们,企图以此来使我军高层陷入内乱?”

    “那徐永本人呢?如果他的目的达到,我们也就会发现他的谎言。”

    “他也许是个死士。

    “坦率地说,这是我最希望见到的结果。”荀诩回答。这样一来无论狐忠还是成藩就都是清白的了。他看看杜弼。后者摇了摇头,表示对他的轻率发言有些不满。一名优秀的内务人员不该有这种先入为主的念头。

    “不要因为你的人际关系而导致无谓的偏见。徐永已经被证明过是可信的了。”

    “我知道,我只是说这是最希望见到的结果,可没说这是最让人信服的结果。”

    杜弼这才露出一丝笑意,短短几天功夫,他已经把自己的角色从间谍顺利转成了军谋司司丞,而且做的要比前任要好的多。

    在这一段时间里,荀诩的主要工作就是调来狐忠与成蕃的履历逐一审阅,看其中是否有存在可怀疑之处。这不是件容易的工作,荀诩与他们认识已久,回顾这些履历等于是在回顾他们的友情发展史,这总让荀诩感觉到心痛。他不得不强迫自己用完全客观的第三者眼光去审视,经常搞的精疲力尽。

    狐忠今年三十五岁,生于汉建安元年,籍贯是巴西阆中,父母皆为平民。建安十八年,他在雒城担任刘璋之子刘循的近侍书吏,恰好赶上了刘备入川攻打雒城。等到次年雒城被攻破以后,狐忠随一大批低级幕僚投降,被收编入时任荆州从事的马谡麾下。建兴三年诸葛亮南征,马谡受命将旧情报机构“军情督馆”改组为“司闻曹”,补充了大量人才,其中就有狐忠。狐忠首先担任的职务是司闻曹军谋司的成都留守。两年后,丞相府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汉中,于是狐忠随同整个司闻副曹也来到了南郑,后因表现优异而逐渐升任到军谋司从事;建兴八年,中都护李平进驻南郑,狐忠被丞相府抽调去担任李平参军一职至今。

    成蕃今年四十一岁,生于汉初平元年,籍贯是巴郡江州,出身是当地大族。建安十年他担任刘璋梓潼令王连手下亲兵伍长,历任曲长、屯长。建安十八年刘备入川时,王连闭城坚守不出,当时成蕃担任的是梓潼城西门城尉。益州平定以后,成蕃则一直以王连部曲身份随侍其左右。建安二年王连病卒,其丞相长史的职务被向朗接替,成蕃也被分配到向朗手下任裨将军。建兴五年,丞相府迁往汉中,成蕃随同向朗来到南郑;建兴六年,向郎因为包庇马谡逃亡被贬回成都,成蕃也被株连,降职为南郑戍城尉;建兴八年,中都护李平进驻南郑,成蕃被丞相府抽调去担任李平督军一职至今。

    核对这两份简历花掉了荀诩整整一天时间。看完以后,荀诩觉察这两个人的履历有两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益州人;而且都曾经在刘璋的手下任职,并以降人身份归附昭烈皇帝刘备。

    荀诩知道,虽然如今蜀汉官僚机构内部并无显著的地域偏见,但“前刘璋降官”和“昭烈旧部属”的官员之间总有那么点隔阂,这种隔阂甚至有时候会影响到人际关系和升迁仕途。李平(严)尽管是南阳人,但他是以刘璋的护军身份投降的刘备,对同为刘璋旧部的益州人应该更有亲近感。

    还有一件事始终让荀诩觉得很奇怪,那就是狐忠与成蕃调任为李平幕僚的理由。档案上只是简单地写着“补阙”,不能说明什么。根据徐永的供词,郭刚在得知李平调入汉中以后就立刻让“烛龙”接近李平,配合邓先进行疏浚工作。换句话说,如果他们其中之一是烛龙的话,那么一定曾经主动要求——最起码表现出过姿态——调去李平身边充当幕僚。

    他按照这个想法去调查了一番,结果一无所获。至少在官方文书上,狐忠与成蕃都是被动接受调令,没有表现出任何主观意愿,看上去好像是被随意挑选出来的一样。

    “不行,我得去丞相府核实一下。”

    荀诩想到这里,“忽”地站起身来。他手里的人事档案只是抄本,所以只有文字纪录而无印鉴痕迹。调令既然是从丞相府发出,那么在丞相府的辅官台内一定收藏着档案原本,上面有每一次人事变动时各相关部门的印鉴,能清楚地反映出行政运作过程。

    于是荀诩把两本档案搁回到书架上,揉了揉酸疼的眼睛,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此时夜色已深,荀诩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件黑色布袍披在身上,随手用铜帽压灭蜡烛,转身离开屋子。

    今晚月色很好,天空没有一丝杂云,清冷的月光毫不保留地投射下来,整个南郑城象是被罩上了一片雪色,人走在大道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处百步以外的景色。全城此时已经陷入了沉睡般的安静,唯有丞相府前还悬挂着两盏醒目的八角灯笼,自从诸葛丞相搬来汉中以来,这两盏灯笼从来不曾在夜里熄灭过,几乎成为南郑城最为醒目的标志。

    荀诩到达丞相府门口以后,首先注意到的是拴在府门右侧拴马柱前的一匹马。借着月光,他可以看到这是一匹良种青骢马,鬃毛梳理得整整齐齐,从青皮质地的辔头与滚金马鞍来看是属于相当有地位的人。

    “这么晚居然还有人来?”荀诩一边侧过头去端详着那匹马,一边走进丞相府。

    辅官台位于丞相府大院的深处,这里是存放各级官员人事档案的地方,安静无声。只有汉军大胜或者打败的时候,这里才会热闹那么一阵子,平时则是人迹罕至,连通往入口的小径两侧的野草都比别处高出半分。

    辅官台值班的是一个在战争中残废的士兵,他只有一只手和一只眼。荀诩进来的时候,他正站在门口站岗,虽然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他的站姿仍旧无懈可击,荀诩还没靠近,这名士兵已经觉察到了他,伸出手来横在那里,大声叫了一声:

    “口令!”

    “光武。”荀诩报出口令,然后说出自己的身份。士兵这才把他仅有的一只手放下,恭敬地说道:

    “得罪了,大人”

    荀诩“唔”了一声,然后开门见山地说:“我需要查阅一下档案。”

    “您的批文,大人。”这名士兵在行伍中显然受到过很好的训练,每一句话后面都带着一句响亮的“大人”。

    “靖安司的官员有特权随时查阅档案。”荀诩不太高兴地晃了晃自己的令符,这名士兵显然是新来的,还不太懂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