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看什么看,没见过贤夫助啊最新章节!

    烈国当朝皇后颖芷儿的行宫里。昭永帝苏永昊注视着站于他面前的少年,看着少年脸上谦和的笑容,看着他时刻显现出的恭顺,苏永昊不着痕迹的将视线移开,此刻他不得不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花了眼,那种阴谋得逞般安心的笑容,真的出现在他这只有十来岁的嫡长子的脸上吗?

    正当苏永昊反复回想,是与不是这两个想法在脑中不断挣扎的时候,寝殿的房门再次被人敲响,苏永昊正是烦躁之时,也不等守在门前的孔力开口,自己就冲着门外吼道:“谁在外面敲门,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还敢来打扰朕与皇后休息,该当何罪!”

    只听门外人“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略有胆怯的将上半身紧贴于地面“皇上,皇后娘娘恕罪,微臣太史令吕忠平,有要事禀报皇上。”

    苏永昊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司天监的太史令?你一个天文官能有何要事?不管什么事都等明日再说吧,朕这次便不怪罪于你,你退下吧。”

    跪于门外的吕忠平,满腔的激动没有被雨水浇灭,反而倒是被皇上的一番话泼了个透心凉,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尚未停息的雨水,横了横心冲着屋门再一次将头紧紧的贴于地面“皇上,微臣却有要事禀报,而且陛下当初赐予微臣这面可随时出入皇宫的腰牌,不正是让微臣能够即使将天象告知陛下吗,所以请求陛下您能够面见微臣。”

    苏永昊紧皱剑眉,片刻才想起,自己确实给过这个吕忠平一块可随时出入皇宫的腰牌,不过那早已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因着自己那些年意气风发经常出征讨伐邻国,而那时的他又资历尚浅,所以时常要借鉴兵书上的兵法,阅读从古至今的纪事。他将这些所看统统收入了脑中加以运用,于是便也信了天文异象之说,给了这吕忠平可随时出入皇宫的腰牌,让他一观测到什么异理便告知自己。

    可是时至今日,他早已厌倦扩张领土的杀戮,于是慢慢的司天监除了推算历法,便再也入不了苏永昊的眼。可谁知今日这他都要忘记了的“司天监”,居然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出现在了他面前。

    苏永昊不耐的转了转手指上的白玉扳指,怒极反笑道:“好一个朕赐予你的权利,好一个太史令吕忠平,那你倒说说,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与朕说,但朕丑话说在前头,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朕便治你个扰乱后宫之罪。”

    门外的吕忠平直起身子,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好家伙,扰乱后宫这可是要砍头的啊。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义正辞严的要求道:“请皇上将闲杂人等退避。”苏永昊停下转动扳指的手,转而狠狠的将手掐向自己的眉头,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代表着他此时耐心将尽。

    停下狠掐眉头的手,苏永昊举起手臂,指向孔力,刚要张口叫他将外面那人拖走时,一直躺于床上逗弄婴孩儿的颖芷儿,缓缓的坐起身来,将手轻轻的抚向了苏永昊的脸上,温柔的眼神带着些安抚,平息了苏永昊愤怒的情绪,他无可奈何的看了看面前的人,转头冲门外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就留吕大人一人。”

    苏永昊侧过身子,看了看颖芷儿怀中正在熟睡的婴孩儿,一时父爱“泛滥”,他将婴孩儿抱于自己的怀中,轻轻的摇着,连带对着门外说话的声音都低了几分“好了,吕大人没有外人了,你说吧。”

    吕忠平咽了口口水,此时刚参透异理的兴奋,已渐渐冷却,他现在竟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他不知道自己这些话一出口,会改变多少人的命运,但事已至此,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皇上,不知今夜后宫可有那个娘娘生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