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亲爱的最新章节!

    <!--go-->    第三十四章

    顾慨棠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的动作越来越僵硬,过了一会儿,忍不住问:

    “……不出去看电视吗?”

    窦争看得津津有味,爽快道:“不去,看你。”

    “……”顾慨棠顿了顿,伸手翻了一页书。

    时间有些晚了,小野一开始还坐在窦争腿上看顾慨棠工作,但很快就开始困得点头。于是窦争把他抱回房间,想了想,回到顾慨棠的卧室。

    顾慨棠用电脑时并不会弯腰驼背,脊背挺直,时不时翻翻参考书,用鼠标修改几个小错。

    窦争在他身边看了一会儿,心里越来越静。

    干净、安心,这是只有顾慨棠能给他带来的东西。

    房间里只能听见顾慨棠打字的声音。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顾慨棠停了下来,对窦争说:

    “能帮我把那本书拿过来吗?”

    因为太安静,窦争有些恍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很快睁大眼睛,站起身,问:“哪本?”

    顾慨棠道:“那本绿色的。”

    窦争取下那本厚如砖头的参考书,递给顾慨棠。顾慨棠翻了翻,认真看了两页,然后放到一边。

    顾慨棠看书时,窦争也能看到。

    他知道顾慨棠看过那本绿色的砖头书,因为他翻书时信手拈来,好像已经把内容的位置都背下来一样。

    可书的里页是崭新的,连被水笔划过的痕迹都没有。顾慨棠很少在书上写笔记,最多在重点句前后画括号,重点字下画点。通过很多顾慨棠和其他人不一样的细节,窦争都想细细体会那种感受。

    窦争不知怎么的,那一天就是想接近顾慨棠。应该说,他无时无刻不想接近,只是那一天特别想罢了。

    窦争在顾慨棠敲字时,突然开口说:

    “我……今晚可以睡在这里吗?”

    顾慨棠打字的声音顿了顿,转过头看窦争。

    窦争吞了吞口水,道:“我,想和你一起睡。”

    顾慨棠沉默了一会儿。

    窦争恨极了顾慨棠这沉默的性格。也爱极了他这样。

    然后顾慨棠问:“为什么?”

    顾慨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为什么?答案顾慨棠都能给出,还能有什么,窦争喜欢他,他爱上了他。

    很奇怪的。顾慨棠只是想听窦争说出来。

    窦争‘呃’的一声,不知怎么的,耳朵突然红起来。他说:“你晚上上洗手间不方便……叫我比较方便。”

    顾慨棠道:“没关系,我自己可以。”

    窦争犹豫了一会儿,低声说:“……好吧。我想跟你睡。”

    顾慨棠推推眼镜。虽说有准备,却还是被窦争这个答案弄得措手不及。

    不是没人追过顾慨棠。实际上,他是个很有人气的男生,因为相貌堂堂,脾气温和,家世又好,吃他这套的小姑娘不在少数。

    但被顾慨棠拒绝后,大多数就不再迎难而上了。男人和女人的性格真的不一样吧,像窦争,无论顾慨棠说得多么明确,有几次顾慨棠都觉得窦争肯定会放弃。

    现实是窦争无论怎么样都不放弃。

    顾慨棠垂下眼,道:“我腿有伤。”

    “嗯?”

    “你不是睡相不好吗。”顾慨棠淡淡道,“还是算了。”

    窦争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说:“没关系,那什么,我不会压到你的。我其实吧,还是挺……”

    顾慨棠说:“不用。我自己可以去厕所。”

    窦争‘啊……’了一声,垂下头。

    曾经有一名女生给顾慨棠写小纸条,上面如是写道:【喜欢一个人智商都会降低,你让我心神不宁,好像变成了小学生。】

    怎么说呢,窦争是个过于坦率的人,不会掩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样会给其他人窦争智商不算太高的印象。

    但是仔细观察一下,顾慨棠发现并不是这样的。窦争似乎是只对顾慨棠一个人这样。

    于是顾慨棠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个面容早已模糊的女生说的那句话,当时不太明白,现在有些了解了。

    大概是因为发现了新的事情。顾慨棠觉得有趣极了。

    隔了没几天,顾慨棠去医院拆线。因为他是趴在床上,露出脚后跟让医生拆线,所以没看到自己伤口到底恢复到什么地步。

    但只要想想就能知道,从快要愈合的伤口处把缝合线剪掉拿出,运作过程中可能会引来新的伤口。顾慨棠觉得有些痛,不过还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内。拆完线后,医生大概是去拿什么东西,让顾慨棠在这边先躺着。顾慨棠松了口气,一偏头,才发现刚刚是流了血的。现在北京已经很冷了,没有暖气,显得更加寒冷,可他疼得出很多汗。顾慨棠顿了顿,摸出手机,想要转移注意力,便看起邮箱。

    早上来医院前,顾慨棠把之前做的ppt发到刘浩然邮箱,不过现在还没有回应。

    顾慨棠便把手机放回去,刚放好,医生就回来了。大概是条件反射,一看见自己的主治医师,顾慨棠就开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