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少侠,有钱好说话最新章节!

    回到马车上时,元乐已经裹着披盖睡了过去,脚边露出的衣摆是崭新干燥的新衣,唐无暝把他肩头滑落下来的衣裳仔细盖好,回头向秦风道了个谢。

    秦风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转身出去驾车。

    唐无暝也跟着倚坐到元乐身旁,身上就多了条薄织的毛毯。

    “一夜没睡,现在总该放心了吧。”秦兮朝轻声说着话,怕吵醒了熟睡的某人。

    如果没有秦兮朝的帮忙,他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将元乐救出来,唐无暝看了一眼沉睡着的少年,也低声道,“谢谢你。”

    额头上被柔软的触感轻轻沾了一下,那人轻缓的嗓音如羽织般罩了下来,“跟我谢什么,要谢也该是我谢你。”

    唐无暝不懂,头一扭动,蹭过他将将离开的鼻尖,眨了两下眼问他,“为什么?”

    “不为什么。”秦兮朝抿唇微笑,回到他的对面坐下。

    马车在一片安静中吱呀的转动前行,压过雨水浸的发软的土地,这一夜的瓢泼彻底解了前几日的闷热,连树杈上的鸟鸣都比往日欢快许多。

    唐无暝并不知道这车是驶向何方的,只感觉两只眼皮如铅灌过一样的沉,也许是淋了雨又吹了晨风的缘故,头也昏昏的不甚清醒。

    不是得了什么风寒病吧,唐无暝恹恹地想。

    微微眯起的视线里,秦兮朝动了一下,紧接着眼前的光线被阻挡在外,车厢里顿时暗下来很多,恰好催人入睡。

    ——原是四处的车帘遮下来了。

    “因为你愿意陪我,这样就好。”他回身时,唐无暝似乎听到了秦兮朝在他耳旁说话的声音。

    什么意思……

    唐无暝没有睁眼,仅仅是半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哦,是方才那个问题的回答。

    时而强撑煽动的眼睫终于重重的阖了起来,胸口的某处却比座下的软垫更加柔软,有种从未感受过的暖意从心口四肢流过,温而不燥。

    也许一觉醒来,风寒就好了,唐无暝暗暗地如是叹道。

    所谓天不遂人愿。

    马车刚驶出了榆城地域,在一顺的荒郊野外上慢跑,地上泥土渐渐由湿变干,路途也开始颠簸起来。

    秦风打着赤膊在外头驾车,正感叹这一桩事终于了好,可以南下回家好好休整一番,便听得身后车帘里一阵叮当劈咚的乱响。

    夹杂着说不上是谁的喊叫声。

    他们在车里乱闹,害的这车也跑不稳,秦风不得挥鞭长吁一声,将马车停在路边。

    “你们、你们都是来处理我的!”一声清晰的惊喊,车帘在一个扯拽下滚出了一人,头仰下差些滚下了马车。

    秦风伸手一拉,竟然是唐无暝。

    又一个飞垫甩了出来,秦兮朝也被逼无奈地钻了出来。

    ……

    “庄主,这是……”秦风看着唐无暝脸上鲜红几道爪印,从耳边直划到下颌,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秦兮朝拽出干净的里衣的袖子,捏着一角轻轻点沾着他脸上渗出的血印,唐无暝直疼的嘶呼嘶呼的吐气,抬手要推开那袖口去摸摸脸上的伤口。

    “别摸,手不干净。”秦兮朝按下他的手,又向车厢里撇了个眼神对秦风说,“你家的小老虎,醒了就咬人。”

    什么叫他家的小老虎。

    秦风不明不白,掀开那撕扯的还剩一半的破车帘,打探往里一看,一个硬物随即飞面而来,他抬掌一环双指并夹——竟是元乐常拿来缠发的木簪。

    此时的车厢里头的少年真是蓬头垢面,散发乱披,瞪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呲牙咧嘴地喝吓他——果然是一只暴躁的小老虎。

    车帘往上一挑,更多的光线涌进里面,把逆光而站的人的脸庞也映了出来。元乐一眼看清是秦风,是那个在地牢里替他说话的那个,双臂一开就扑了上去,抱住一条胳膊哭嚷起来,“你、你是好人,你救救我!”

    身上挂着个大孩子一般,秦风无奈道,“别乱想,你已经安全了。”

    元乐抱着他,手指着唐无暝的方向不依不饶,“他要害我,要处理我,我不愿意他就打我。”

    唯恐秦风不信,又补充道,“你信我,他是恶灵谷的人!”

    恶灵谷是禇杭山后的一个幽深山谷,谷口黑昏雾气常年不散,又被茂密山林遮蔽着入口,每逢晨昏雨雪,气候更是恶劣,远远看去层林隐晃,仿佛是有鬼魂作祟似的。

    故名恶灵谷。

    而这恶灵谷也是钱满门中集中处理叛逆徒子的死亡之谷,自唐无暝上山以来,便没有听说有进了里头还能完好无损的出来的。

    唯有一次,见着一个又瘸又哑、面貌丑陋之极的人物活着从那雾气里走出,从此以后那人便只在山口扫地挑水,但凡别人问他什么都回答不上来——即使是年龄性别这类极其简单的问题。

    原想,成了个傻子。

    秦风回头看了一眼,唐无暝也频频摇头。

    元乐是受过刺激的,唐无暝却是清醒无比,秦风便以为元乐还没从水牢里缓过神来,一边拍着他的肩背一边宽慰他,“小乐别乱说,他怎么会害你呢,那可是你师兄,是他救你出来的。”

    怀里的人在他的安抚下渐渐平静,却忽闪着一双眼偷偷瞧着唐无暝,紧张地抓紧了秦风的衣袖——

    “我……我没有师兄……”

    元乐又伸了一根手指,想指又不敢指,“我认得他,他是从恶灵谷里出来的……”

    唐无暝擦脸的动作一顿,不可思议地盯着元乐。

    “他从恶灵谷里出来,我亲眼……看见的……”元乐靠在秦风的怀里,声音时高时低,时断时续,情绪看来极不稳定。

    正是一片尴尬,秦兮朝轻轻揽了揽身边呆傻了一般的唐无暝,“他不清醒,你也傻了么,怎么能听他乱说,进没进过,你自己不知道么。”

    “别乱想。”秦兮朝拍拍他的肩。

    唐无暝缓缓点点头,嗯了一声。

    “好了,”秦兮朝击掌两声,催促车帘处那两人进去,“你看着那小老虎别再咬人,车我来驾。”

    “庄主这……”想说这不合规矩。

    秦兮朝一扬鞭,马儿受疼长长嘶鸣一声打断了秦风的话,“无暝脸上的账,我回头再找你算。”

    “……”秦风满脸黑线,缩头坐回了车厢,低头看了一眼蜷缩在自己怀里的某少年,拎起那罪魁祸首的爪子来一瞧,果然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