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臣妻最新章节!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京城里,年味甚浓。

    即使严寒的天气,也遮挡不住欢庆的气氛。

    侍郎府中,奴仆们井然有序地忙碌着,脸上有挡不住的欢喜,

    芳华阁,大丫环明玉将下人使唤得团团转,旁边还站着一个神色傲然的老嬷嬷。

    “左边的角落,还不够干净,还得再仔细扫一遍!”

    众人闻言,看过去,只见左边的角落干净得很,分明是她故意找茬。

    “怎么都停了?还不赶紧干活,要是今天还收拾不好,看我不回禀了如夫人治你们的罪!”

    芳华阁的下人们忍着气受着这个老货的狐假虎威。

    谁让明天就是二小姐宁妃回家省亲的日子呢,而她的生母如夫人齐氏,母凭子贵,自然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抖一抖威风了。

    这不,禀了宁老爷之后,如夫人齐氏讨了个监管的差事,理由是宁妃难得回家省亲一趟,她这做娘的,想尽绵薄之力让她感受家中的温馨,务使她不愉。

    而齐氏的理由是,宁妃的一些忌讳,没有人比她这做娘的还清楚了。

    而宁老爷斟酌一二后才点头,没办法,谁让齐氏是宁妃的生母呢。况且她的理由又是这样,再说就是为了宁妃的面子,他也不能拒绝。

    于是,便有了今天这一出。

    而这个老嬷嬷姓周,在如夫人跟前也是有些面子的。

    所以对于她这种鸡蛋里挑骨头的行径,芳华阁的下人们是敢怒不敢言。

    要搁在平时,他们早呛回去了。他们芳华阁是四小姐的居所,而四小姐是堂堂的嫡小姐,岂容一个如夫人跟着的老奴来放肆?

    只是如今四小姐被禁足,而且又在这当口,估计也不太敢闹腾以免惹得余怒未消的老爷更加恼怒。但若被他们的争吵声吵醒后受了这老奴的气,保不准会拿他们这些奴才出气。

    “明玉,四小姐还没起?”周嬷嬷问。

    “回周嬷嬷,四小姐昨夜吹了点风,受凉了,有点不舒服,加上今天不用去请安,所以睡得了晚了些。”明玉淡淡地回道。

    周嬷嬷一脸的大惊小怪,末了还嘀咕着这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之类的。

    而他们嘴里谈论的人,此刻正在寝室里睡得不安稳。

    宁琳音发现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一个叫宁艳殊的女子,头饰衣衫凌乱,她指着一名清丽的女子对在场的唯一一个男子叫嚣着,“池玉树,这么大的事你竟然商量都不和我商量一下就擅自做了决定?”

    “宁艳殊,你别胡闹了,不过是给芷儿添个位罢了,这芝麻大小的事,哪值得你这般大闹不休!”

    “今晚是除夕夜!不是什么不重要的日子,你让人给她一个姨娘添位,有没有想过我的脸往哪摆?”除夕夜上桌,那是滕妾乃至平妻才有的待遇!

    “我这么做都是看在敏哥儿的份上。”敏哥儿,大名池绍敏,池玉树膝下唯一的儿子。“芷儿再怎么说也是敏哥儿的亲生母亲。”

    一提到敏哥儿,宁艳殊眼中划过一抹痛色,儿子,儿子,为什么五年了她都没有一个孩子!

    不过,“反正我不准!池玉树,你听到没有,我不准她出现在除夕家宴上!”宁艳殊有些歇斯底里。

    岂知,池玉树听了这话,袖中的拳头紧紧一握。

    再加上田芷在一旁怯怯地开口,“爷,别为了妾违了姐姐的意思。既然姐姐不喜欢,那妾就——”

    “你不准?你凭什么不准?!”

    “就凭我是池府的当家夫人!”

    “姐姐,你这样太过分了,根本就没有把夫君这个家主放在眼里。”田芷在一旁气愤不已。

    “你这是要逼我废了你的位么?”池玉树咬着牙,阴沉地说道。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便是传出去,世人也只会说你没有一点妇德,三从四德学到了狗肚子里去了,徒给宁家蒙羞而已。而且宁家如今自顾不暇,你也别指望会有人来给你撑腰了。”

    “池玉树,你真是好样的,为了一个姨娘来折辱我!先前求娶我的时候说的誓言你都忘了不成?”

    “求娶?当初不是姐姐你迫不急待想嫁进池家吗?”清丽的女子满眼的讶然,说完后,似是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看向男人的眼中满满都是懊恼。

    宁艳殊闻言猛然转过头来盯着那男人,眼中有不可置信,“原来,你是这般看我的!”

    那名叫池玉树的男人有些微不自在,但很快,便板起了脸,神色也冷硬起来,“到了这种时候,我也不怕告诉你实话。当年,我一开始求娶的不是你这个见识逼仄的妇人,便是你三姐。若非你从中作梗,我不会被迫娶了你。如果有了你三姐这个贤内助,池家绝对会比现在兴旺多了。”

    三姐?宁芷殊!宁艳殊怔愣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自己果然不如她么?和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丈夫心心念念的竟然是一向与自己不对付的庶出姐姐,这真是太可笑了!

    想到宁芷殊嫁给纪家后,纪家才从家道中落渐渐变得显赫富贵的,池玉树的脸越发不好了,他觉得如果不是宁艳殊,宁芷殊带来的一切都会是他池家的。

    “夫妻一场,我劝你别再摆你那副高高在上的宁家嫡小姐的款儿了。要知道,现在宁府的当家主母是母凭女贵的齐恭人,而非你那下堂的母亲。你最好识相一些,大度一些,或许我池家还能容得下你,要不然——”

    “池玉树,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别忘了你有今天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自然是我自己努力来的,难不成还是你给我的?”

    “你!”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谁要是敢反对,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说完,池玉树大步流星地离开。而田芷紧随其后离去,

    独留下宁艳殊一人,气不过地将桌上的茶碗扫落地下,然后扑到床上大哭起来。

    宁琳音看得直摇头,这般刚烈不懂曲折的性子,摩擦一定很多。再看她那丈夫,耐性似乎也不多了,以后怕是有苦头吃了。

    宁琳音叹归叹,却也知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谁也不能替谁过日子。即使在现实里,她也爱莫能助,更何况在梦中呢。

    芳华阁,宁四小姐的闺阁里,床上的女子蓦然地睁开眼,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