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臣妻最新章节!

    吱咻——

    紫袍男人瞪了一眼趔趄了半个身子的手下,笑道,“哈哈,这里好热闹啊,果然拦着不让他们通传是对的。”

    被主子瞪了的男子正是穿着青罗缎厚锦袍的那位,他此刻只觉得无辜极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关键时刻就踉跄了一下啊,还发出了声音惊动了碧波亭里的人。

    这声音一响起,宁妃便是一惊,别人认不出这声音,她可是知道的,猛地一转头,果然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众人循声看过去,只看到来的是四人,四人都气质非凡,而他们后面,影影绰绰地跟着一群,太监和宫女?

    因为隔着有点远,他们看得不是很真切。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宁妃率先反应过来。

    呼拉拉,一群人赶紧跪下,“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原来这四分别是崇德帝封正天,左相程雅道,右相盛世清,少年将军纪朝昭。

    封正天并不叫起,而是龙行虎步地越过他们,行至碧波亭。

    “咦,程爱卿,这字粗粗一看倒有几分你的根骨。”封正天指着挂在柱子上的一幅字画说道。

    字像他的?程雅道微微一挑眉。

    封正天一个眼神,他旁边的太监立即会意,将那幅悬挂的字画取了下来。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意境不错,可不是正应了此景吗?字也不错,算得上是一副好字画了。”

    “皇上的眼光自是不错的。”程雅道附和。

    “这池培新是谁?”程雅道指着那字画上的印章问。

    一听这话,宁艳殊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池培新,培新,是池玉树的字。不过她很快便稳定下来,因为池玉树迟早都会进入官场的,只不过这一世,他似乎比前世幸运多了,此时就入了皇上的眼——

    她本来还想设法断了池玉树的官路的,奈何时机不对,留给她布局的时间并不多。

    而且让她疑惑的是,刚才那首诗不是白居易的吗?难道这池玉树是穿越的?不像啊。

    此时场上无人应答,宁季禹拧着眉,他虽知道这池培新是何人,但这字画并非他让人挂上的,所以他在等。

    果然,他没等多久,便见宁修南跪着上前一步,“回皇上——”

    这会,崇德帝似乎才注意到众人还跪在地上,于是手一挥,“都起来吧。”

    “谢皇上。”众人。

    趁着起来之时,宁艳殊迅速地抬眼一扫,将四人的容貌浑沦收入眼底。心中,却在猜测着他们的身份。

    “你是宁侍郎的次子?”封正天有些迟疑地问。

    “正是。”宁修南回道。

    “那你来说说这池培新是何人?”

    宁修南回道,“这池培新名池玉树,乃一介书生,祖藉淮扬,此时暂居宁府。此诗句乃日前草民与之煮酒赏雪之时,他偶得的新句,草民觉得不错,在宁妃娘娘提出要在碧心亭烤肉时,就挂出来应应景了。”

    “确实是好句,人在宁府的话,便请出来吧。”程雅道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

    宁艳殊眼中划过一抹异色,这人怎么那么大胆啊,皇上都没发话呢,他就敢做主了?

    而且她敏感地听到,这人话一说完,有人便倒抽了一口气,显然很吃惊。

    宁艳殊不知道,被程雅道看中的人,大多都会平步青云。这声抽气声不过是感叹池玉树走了大运而已。

    宁艳殊只觉得程雅道这个名字耳熟。也难怪了,在原主的记忆中,虽然程雅道是站在权力巅峰的人,但原主和他实在没有过交集,甚至连见都没见过,再加上原主小小年纪,心思便全放在了池玉树身上,对程雅道这个人也仅止于听说,并不曾放在心上过。所以对他的记忆很是模糊。

    “是,草民这就去。”宁修南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

    经过一会,宁艳殊已经大概猜到这四个各自的身份了。

    此四人,为首的必是皇上无疑,只见他的五官长得极阳刚,容貌虽不是四人中最俊的,却也不难看。四人中最年长的,估计是右相盛世清了,观其模样有四十了。其中有个气质冷清的,身上有种锐利之气的,估计是那纪朝昭。四人中,气质最平和的,竟是程雅道么?可是,似乎和传闻不符啊。

    宁艳殊不自觉地又扫了他一眼,只是这回一接触到他的眼睛,便发现他是最诡谲莫测难辨的。她忙收回视线,垂下眼眸乖乖地站在一旁。

    封正天将手中的字画放下,看向宁妃,“爱妃,朕来之时,你似乎正在处罚侍女?”

    “是的,皇上。”宁妃的笑容有些勉强,“这两个奴才失手不小心把茶水弄到了臣妾的衣服上,毁了这身衣裳,臣妾也是一时气急了。”

    封正天认出这衣裳正是用她生辰之时自己赏给她的天织云锦做的,心中了然,难怪她那么生气。想起她平时对这身衣裳的宝贝程度,心不由得一软。

    “这衣服毁了便毁了罢。”

    闻言,宁妃眼眶一红,忙低下头。

    “罢了,郭德海,回头你再从朕的私库里拿一匹烟萝纱给宁妃。”

    “谢皇上。”宁妃破涕为笑,盈盈下拜谢恩。这烟萝纱虽比不上天织云锦,却也是极难得的了,再加上过几月便入夏了,可烟萝纱用来制衣工序繁多,这时候开始制衣正好。

    看着这一出,宁艳殊若有所思。她不信,她这姐姐会如她表现那般深爱皇帝。

    她想起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说,她说,男人,不管是多情还是薄情,对于一心爱慕他为他付出的女子,就算不爱,也会有所宽容。

    今天,她是见识到了她这二姐的手段了,显然,她是深谙此道啊。

    “你呀,就是太耿直不会掩饰了,要知道有些面上的功夫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否则就授人以把柄了。”封正天意有所指。

    宁妃撅了撅嘴,不说话。对此封正天也仅是摇了摇头而已,一副拿她无可奈何的样子。

    听着皇帝的话,宁艳殊若有所思,再看宁妃的样子,她脑中灵光一闪,难道宁妃今天是故意落她便宜娘亲的脸面的?

    还没等她理清思路,便见宁妃娘娘身边的太监询问,“皇上,那这两个奴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