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臣妻最新章节!

    而此时程府的别院,宁艳殊看不到的地方,那马车甫进入,大门立即关上。先前那些人马立即有大部分分散四周警戒,剩下的人马上将那马车围住。

    相府的大管家穆福上前恭敬地说到,“相爷,我们到了。”

    好一会,轿子内的人才传来咳嗽声,“到了?”

    穆福回道,“是的相爷,刚才我们已经传信给阿木了,估计再过不久,他就到了。”程木是相府秘密培养的大夫,人称鬼医,医术卓绝。除了程木之外,还有程金程水程火程土四人,他们手下都有一批人马,各自负责不同的领域,并列组成相府的中坚力量,面目鲜为人知,并且对相爷忠心耿耿。

    此时庄子里的管事出现了,穆福一瞧便知是房间整理好了。

    “相爷,房间已收拾妥当,要不,你先去歇一会,有什么事等阿木来了给你看了伤口再吩咐?”穆福建议。

    马车帘子被打开了,程雅道慢慢走了出来,然后在穆福的搀扶下坐上了已在候在一旁的软轿,并不接他刚才那话,而是问道,“唔,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可以之人吧?”

    “基本没遇上人,只除了抵达的时候正面碰见了宁四小姐,相爷,要不要?”穆福比了一个灭口的动作。

    程雅道摇头,“动静太大,容易暴露了我们。那边你派个人盯着就好,她是个聪明人,即使猜到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穆福点头,“明白了。”

    “这些事情,你晚点再做也不迟,只是有一件事,一会你要立即去处理,不得耽误。”说到最后,程雅道的神色难掩冷酷。

    “文宜馆的那些人,只要有嫌疑,又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清白的,都杀了。”程雅道冷冷的说道。他能忍受这些人的不作为,却不能忍受他们吃里扒外。既然敢背主,那就要有身死的觉悟。

    穆福心一凛,知道这回主子是不会再姑息了。这回大清洗,他一定要将那些吃里扒外两面三刀的人都清理干净才行。

    “相爷,我看此事大概没那么简单。这样子清洗,揪出的大概只是一些被放在明面上的小杂鱼,会不会打草惊蛇?”

    “此事我自有主张,你就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闻言,穆福敲了自己一记,真是傻了,这些事自然有相爷或程水他们谋划,自己的长项就是帮相爷管好府里的事,瞎操什么心呀。

    “程熠怎么样了?”程雅道最后问道。

    “小少爷没事,只是受到惊吓,睡过去了。一会阿木给相爷治了伤后再让他看看小少爷,估计没什么大问题。”穆福说。

    “那就好。”说完,他便瞌上眼。

    穆福也禁声了,随后摆了个手势,让轿夫把轿子抬得更稳当一些。

    ******

    呜呜——呜呜——

    细小而压抑的哭声从隔壁不时地传来,扰得人都难有清净了。这都多久了,还没完?宁艳殊皱着眉,有些无奈地放下棋子,“大强,帮我搬一架梯子来。”

    “小姐!”明心不赞同地唤了她一声,那哭声是从隔壁传来的,隔壁是左相府的,左相啊,那么恐怖的存在,小姐怎么敢去招惹!

    “好明心,你就让大强给我搬梯子吧,我就看一眼,一眼行吗?”她想不理会的,可那哭声低沉而压抑,不像那种发泄似的大哭,如同幼兽的悲鸣,哭得她心里难受。思来想去,她决定还是顺从心里的想法,去看一眼。不管结果如何,她好求个心安。再者,还有另一层考量,若是她所料不错的话,此次去看看利大于弊。

    没多久,大强便将梯子搬来了。

    宁艳殊撩了裙摆爬了上去,入眼是一片桃林,离墙根不远的一颗桃树下,一抹小身子缩成肉团大小靠着桃树哭得好不伤心。

    听到声响,他警觉地抬起脑袋,见到宁艳殊,显然是认出她来了,手背一抹,凶巴巴地冲着她叫嚷,“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这破小孩,真不可爱。可宁艳殊见他眼睛红红的,如同一只兔子般,在心里不由得摇了摇头,“你不看我,怎知我在看你?刚才那哭声,害我以为是哪只小猫在叫,就爬上来看看,哪知道是你啊。算了,我这就下去了。”

    小家伙炸毛了,“你才是小猫,你全家都是小猫。”

    宁艳殊郁闷,这么经典的话已经穿越时空了吗?

    “而且,我才没哭呢。”

    小孩子较真什么的,真是让人头痛,宁艳殊耸了耸肩,“好吧,我是小猫。可是你能不能别在这哭了,你在这哭得我头疼。你家园子那么大,随便找一处没人看见的地方哭呗。”

    小家伙瞪大了眼,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这地方是我家的,我为什么要换地方?就不,偏不!”

    隐在暗处的侍卫颇为无语地看着自家小主子难得孩子气的一面。

    宁艳殊翻了翻白眼,“那随便你吧。”得,看他这精神,好着呢,根本就不用别人担心。

    “你这就走了?”小家伙一愣一愣的。

    “不然呢?”宁艳殊反问。

    小家伙嘴一扁,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说吧,你想怎么样?”宁艳殊投降。上回,真是被他那副乖巧的模样给骗了。

    “我要你和我说说话。”

    “就现在这样子?”

    宁艳殊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竹梯,指了指半攀着墙的自己,再指指他,有种自作孽的感觉。两人这姿势,隔空喊话差不多,咋说话啊。

    小家伙点点头,一副不答应他就哭出来的样子。

    宁艳殊叹气,“好吧,你想说什么?”

    小家伙一时语塞,确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一会,小家伙才清清嗓子,问道,“听人家说,你爹娘都不管你了?”

    “是啊。”宁艳殊瞥了他一眼,这里的孩子都成精了,小小的年纪就懂得这些了?

    “你不难过么?”

    “有什么好难过的?你看我像难过的样子吗?”

    “为什么你不难过呢?”

    “像你的玩伴们,如果不喜欢你,你会怎么做?”

    “他们不喜欢我,我就不喜欢他们!是他们先不喜欢我的!”

    宁艳殊给了他一个‘看吧,明白了吧?’

    “那不一样,玩伴这个不喜欢我,我还可以找另外的,可是爹娘就只有一个,不能另外找的。”

    哟,这么小还知道这个啊。“一样的。”

    小家伙看不懂宁艳殊此刻的表情,但突然就觉得挺难过的,再想起他阿爹是为了救他才受的伤,而且现在情况不明,他就更难过了。

    看他突然一副要哭的样子,宁艳殊想起那天的猜测,有些明了,于是好心地安慰道,“放心吧,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的。”祸害遗千年,你爹长命着呢。

    “你知道我担心什么?”小家伙很警觉地反问,瞪大眼睛看着她,眼中有不易察觉的防备。

    “不知道。”宁艳殊很光棍地说道。有些事她也只是猜测,就算猜到了,她也不能说那么明白。

    “那你还说我担心的事不会发生,那不是骗小孩吗?”程熠怀疑地看着她。

    你不是小孩吗?宁艳殊再次郁闷,难缠的小鬼最不可爱了,“难道你希望你担心的事情会发生啊。”

    “当然不希望了。”

    “那不就得了。”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