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臣妻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徐楚钰问。

    “你们问问宁艳殊,看她都做了什么好事吧!那么丢人的事,她做得出来,我都不屑说呢。”

    啪!宁艳殊手巴掌往桌下一拍,气笑了,“好,你说我丢人是吧,我哪里丢人了?”

    妈蛋,她真是受够了,这人一开始见面就阴阳怪气的,现在竟然敢把脸色摆出来。

    奉承着静雅郡主,那是不得已而为之。徐楚英他算哪个葱,说得好听点,那是表哥,说不好听的,就一陌生人而已。先前顾及着徐家其他人的感受,对他的不喜与挑衅她一直都视而不见。

    只是这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况且她又不求着徐家什么,正所谓无欲则刚,她才不忍受这气呢。

    再说了,这徐楚英对她有着莫名的敌意,这种敌意也可以说是一种不认同,不是三言两语便能打消的,忍了也没用!如果眼前两位表哥和外祖父祖母舅舅等人因此而对她观感不好,她也认了。

    眼看情况不对,徐楚钰刚想阻止,便被徐楚盛拦下了,趁着空隙,徐楚盛和徐楚钰将明心招了过去问事情的经过。

    “被人当街指着鼻子来骂,还不丢人?真不知道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徐楚英才不怕她,拍桌子,谁不会?

    宁艳殊轻蔑地看着他,“当街骂我之人,就是一条疯狗,一心想出名,逮谁咬谁,我为何要觉得丢人?该是他自己感到羞愧才是。”

    “其实,在我看来,你和刚才那姓吴的疯狗是一样的。”宁艳殊毫不客气地说。

    “老大,艳殊这话说得过了啊。”一直关注着他们的宁楚钰说道。

    “没事,正好让那小子反醒反醒。”徐楚盛继续面无表情地听着明心的述说。

    徐楚英被她的狡辩气死了,“你说人家是疯狗,为何他不来咬我,偏要咬你?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分明是你自己有问题!”

    “是,我是有问题,而那疯狗没咬你。有这两种不同的结果,区别就在于,你有徐家做你的后台保护伞,而我只是宁家的一枚弃子而已。”

    听完这话,已经大致了解事情经过的徐楚盛与徐楚钰都沉默了,没由来得觉得一阵心酸。

    “瞎说什么,以后徐家也会做你的后台也会是你的保护伞!”徐楚盛承诺。

    宁艳殊尚来不及感动,便又被打断了。

    被自家大哥拆了台,徐楚英脸扭曲了,只作看不见,说,“好,这点且放下,那么你当着众人的面对静怡郡主卑躬屈膝几尽讨好之能事,还不丢人?”他更执意了,今日非让大哥三哥看清楚宁艳殊的真面目!

    “你连对人卑躬屈膝都觉得丢人?是啊,确实是挺丢人的。我也想被人阿谀奉承,也不想对人卑躬屈膝,可是,我没有你好命啊,生在徐太傅家。我做这一切,那是因为我要生存!”宁艳殊说。

    徐楚英讽刺,“你也可以这么好命,宁家也不差了,只是你自己作死而已。”

    徐艳殊点头,供认不讳,“是啊,落到这地步是我自找的,我也没怨谁。可是,你也没资格来指责我!”

    徐楚英铁青着脸,“你再如何辩解,也抹不掉你给徐家抹黑了的事实。”

    “你说我给徐府抹黑了,那也是有限的,毕竟我姓宁,不姓徐,不是吗?再说了,即使我现在沾了徐府的光,或者别人看在徐府的面上,谦让我一两分,那也是因了祖父祖母,对了,或许还有几个舅舅的功劳,干你何事呢?”

    “你不要一副被占了多大便宜的样子。即便将来的徐府有你一份,那也是将来的事,你现在也还占着徐府的资源呢。”宁艳殊板着脸,极认真地,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的样子并不很愤怒,可说出的话,却句句刺心,噎得徐楚英脸色是又红又青,甚是精彩。

    不过宁艳殊说完后,却拿眼偷偷觑视两位表哥的神色,只见徐楚钰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徐楚盛平静地喝着茶,浑似未看到一般。

    他们并未因此而厌恶自己,宁艳殊放心了,忙讨好地给他们添了茶水。

    “行了,都别吵了。艳殊,你以后说话做事都小心点,别轻易把人得罪了。”

    徐楚英以为自家大哥终于肯帮自己说句话了,正欣慰呢,却不料下一句差点没让他把老血都吐了出来。

    “要得罪的好,就一把弄死,不要给他反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