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牛津腔最新章节!

    ……

    他真的拒绝了。

    “……不行。”亚瑟又咬字颇重地重复了一遍,透亮折光的双目简直可以媲美两块坚冰,看到我合十的双手后才露出融化的迹象,嘴角肌肉绷紧到稍显鼓起,欲盖弥彰地刻意找了个理由,“我的公寓……有点乱。”

    一目了然,他又对我说了谎——我敢打赌他的公寓里一定有什么不能让我看见的东西。电光火石之间,我考虑到了包括色.情电影、仿真女友在内的若干可能性。

    一开始我想把这个笃定的看法说出口,但最后明智地并未选择这么做。

    正相反,我夸张地点起头,对他的拒绝表示出充分理解和尊重。

    “嗯……我明白。楼下的明早九点才开始上班,看来我要在这儿等上十个小时了。”说着我倚住门板就地坐了下去,怀里抱着残留少许余温的热咖啡,表情从头到尾没有出现一丝愠色。

    只不过,我相信这时候我的面孔绝对苍白到吓人,早知道就不该为方便穿这套宽松易脱的连身裙了——尽管有亚瑟绒厚的外套起了一定保暖作用,冷风还是分成细薄气股直往衣料的空隙里钻。现在连我的后膝都冻得僵硬发麻了,更别提几乎□□了一路的小腿和指节,对我来说它们早就成了坚直冷硬的雪柱。

    看得出,我这幅惨兮兮的狼狈模样让亚瑟或多或少有些不安。

    从提回来的两个购物袋被他在离开前放置到我的膝边。我屏息倒数了十五个数,几乎是楼梯间的合页门隔断了他远去脚步声的同时,我揣在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下。

    是一条最新未读短信——

    *发件人:亚瑟我想睡他*

    *给我三分钟时间整理房间*

    他果然没让我失望。

    亚瑟的单人房在二层走廊的最末端。同样是studio一体房型,这间公寓的室内格局要比我的通透明朗得多。我站在门口向内张望,左手边是长度仅有一米的简易流理台,与房间中央的doublesize软床中间只隔了一张圆形餐桌和一个小型吧台。盥洗室和矮桌、单人沙发组合则被布置到了房间的另一头。

    珍珠白的主色调光洁明快,家居风格简单却足够灵活便捷,物品码放极富条理……跟我脑内事先构筑过的、属于强迫症患者的房间如出一辙。

    至此我更不相信他之前那番“公寓有点乱”的说辞了。

    “我换了新床单。”

    他在电话里特地告诉我,语调鲜见地变得轻缓而温和,就像在邀功。

    “噢……谢谢你?”

    通常情况下我并不是个吝惜赞美的人,但不知为何这时我就是说不出类似于“你真棒”之类的褒扬。脱掉有如酷刑的恨天高,我将自己扔进松软的床间,抱着个枕头翻滚了好几周,从鸭绒被里探出头,对躺倒在床脚地毯上的亚瑟说,“你今晚就打算睡在这儿了?”

    “嗯。”他只给了我一个裹在羊毛毯里的宽阔后背,还有状似咕哝的一声含混鼻音。

    我戳了一下他身上披覆着的干净毛毯,得到的回应十分微妙——他默不作声地往外蹭了蹭。

    “其实我不介意你上来一起睡,一点儿也不。”我只好试图用言语说服他,然而他始终不为所动。

    “晚安。”亚瑟背对着我低声说。

    我不情不愿地关掉了室内唯一亮着的床头灯。融黄的暖光啪地一声湮没在随之而来的静谧黑暗中,我缩在床尾,察觉到他翕动的鼻息均匀而绵长。

    他不动,我也不动;他没睡着,我也一样。

    不同的是,亚瑟没对自己的失眠进行任何掩饰,而我则装作已经沉沉昏睡过去一般,时不时还发出几声模糊不清梦话似的低喃,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嘟囔了怎样奇怪的音节。

    片刻过后,亚瑟很可能相信我已经睡着了,从我进屋开始就高度紧张的身体才逐渐现出放松趋势,总算肯转过身来面向我所在的方向,然后蜷缩一样稍微拱起了背肌,埋头进看起来并不怎么暖和的薄毯内。

    平素里我的睡相就很差,对于如何在睡梦中不安分地滚下床,我向来颇有心得。

    事实上我也这么干了——先是一条腿摇摇晃晃耷拉至床下,进而腰部以下以沉船的姿态跟着落到地面,肩头再依靠惯性向旁侧翻掀,整个人滚了一圈成功匍匐亚瑟身下的地毯。为了尽量营造真实效果,我手心里还牢牢抓着从床上垂掉的被角。

    半梦半醒之间身边骤然多了个人,亚瑟倏地坐起了身,短暂迟滞过后,他试探性地叫了声:“佩内洛普?”

    我没答腔。

    “佩妮?”他换了个称呼,并且将这个表示亲昵的名字叫得相当自然。

    我这回作出了反应:一声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微弱嘀咕。随即顺理成章地,我两眼紧闭,胡乱摆动着胳膊借机蹭近他,看似不成章法随意挥舞的右手径直按上了他的小腹,接着失去力气般贴着皮肤往下滑。

    掌心的触感紧实,我发觉自己目的性极强地掀开了他的贴身上衣,不经过任何阻碍直观感受着腹肌深深浅浅刷了一层蜜汗的窄沟,还有不断攀升的热度在指缝间跳动,散发着浓郁致命的性吸引力。

    食指轻撩过侧下方坡度惊人的外斜人鱼线,这个举动像是触动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我听见他狂乱而失去规律地粗重喘息了起来,不自觉一把扣住我意有所指向下深入的手腕,一个旋身把我压到了身下。

    就要成功了!我险些喜形于色。

    他喘了会儿气,在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停留后突然再次坐起身,有些强势地转而握着我的手指从腹间向上拉去,途径剧烈起伏的胸口和凛冽凹致的锁骨,擦过脖颈上微突喉结,最后抵达不断外泄热气的唇边。

    他俯身将我的五指平摊进他的手里,薄唇自指尖厮磨下去,伴随着滚烫的呼吸,一个轻吻落在我的手心。

    我正打算夺回失守的主动权,结果下一秒就被他触电似的甩开了左臂。我悄悄掀起半边眼帘,黑夜当中只能勉强辨认出他半坐着的灰色残像,正慌乱地用手按住脸。

    经过长达半分钟的冷静时间,他伸手抱起我,原封不动地将我塞回了床上厚实暖和的被子里面。

    他还站在床头没有离开,因此我根本不敢睁开眼。半晌忽而感到床沿一沉,他侧躺到了我身边,一手把我揽入怀里。

    不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进一步动作,他抱了我一会儿就下了床。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再滚到地毯上一次,床边再度承重深陷了下去——他又钻了进来,这回显得比刚才加倍鼓足了勇气,不光环拥得更紧,还偷偷亲了亲我的脸。

    然后他就速度飞快地跑开了,甚至不给我哪怕一丁点儿的调整时间。

    短时间内我没再轻举妄动,而是缩在被子内回想起了很多记忆里零零碎碎的片段。最开始马修在圣诞舞会上介绍我们认识,亚瑟根本没正眼看我,板着脸连跟我说一句话都仿佛觉得多余——我差点误以为他也是个极端的种族歧视主义者。后来我总能在大大小小的派对上见到他,他有时会主动向我打声招呼,更多的时候则是彻头彻尾的忽视。在马修和我分手之前,我们之间的交流简直称得上少得可怜……

    我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真正入睡的了,只知道醒来时天还没亮。星期六的最后一搏彻底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