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牛津腔最新章节!

搏彻底结束,我想我也是时候该认清现实了。

    亚瑟还熟睡着,淡色短发被蹂.躏得乱糟糟的,形状柔软的上唇微张,衣角翻绽着,露出一块匀称贲鼓的肌肉。

    我稍作纠结,恋恋不舍地扶手上去使劲摸了一把,心想这是仅剩的唯一一次机会了。走到门边翻出公寓钥匙,我对他说:

    “你值得更好的姑娘。”

    接下来的几天我心无旁骛,一门心思专注赶写毕业论文提纲,总算抢在分数线降到50%之前递交给了惠特尼夫人。

    隔天下午我就拿到了回馈评价,分数还不赖。

    “做得不错。”

    布莱登合拢十指,不温不火地给了我如上评价。

    “真的吗?”我有点儿受宠若惊了,赶快用手指按紧了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我可从没想过我居然能从你这儿得到表扬。”

    他稍稍偏开头,相互交叠的大拇指支住下巴,口齿清晰,发音利落,“你的智力水平大部分该归功于你妈妈的优秀基因。”

    “对于一个心理学教授而言,真是无可挑剔的思维逻辑。”我恰到好处地藏起脸上偶然流露的讥讽,免得伤害到他从不外露的脆弱心灵。

    我对我的亲生母亲全无印象,只知道当初她在纽约上东区的私人学校担任教职,而布莱登是她关系较为亲密的学生。我出生时生母独身,生父不祥,年少的布莱登恰好选择了“婴幼儿基础性格成因”作为申请大学的论文命题。于是我那拒绝担负责任的母亲就把我托付给了他,作为论文研讨的实验样本之一。

    一直以来,布莱登对我的研究似乎从不曾间断过。他一直企图把我培育成我生母的翻版,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你又在回忆佩吉了。或许你本人从没注意,回忆起你母亲的时候,你的面部微表情从忿忿不平转变成推阻抗拒的过程越来越短了……”他均匀颀长的指节摩挲着下颌,注视着我以确凿无疑的口吻说道。

    佩吉是我素未谋面的生母的名字。

    我警觉地捂住脸,不想让他看到我一闪而过的慌张表情:

    “我们说好不把行为分析那套用在彼此身上。”

    “但是我从来没遵守过。”他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无耻,很快坦然地回答了我。

    “提起佩吉——我必须告诉你,你收到了校方的警告单。”

    他从袖口里摸出一份折得很整齐的白纸,动作细致地铺开摊平,推递到我避之不及的手中,“佩吉说过,良好的出勤率是顺利毕业的基础。”

    我只得将警告单接了过来,注意到右下角的担保教授签名栏空空如也。根据我以往数次的惨痛经历,想也知道他绝不可能为概率未知的事件提供保证。

    “上次你还告诉我,我妈妈说精彩的交际生活是学术成绩的保障。”我把警告单收好,准备像以往无数次那样模仿他的签名蒙混过关。

    布莱登端正了坐姿,面对着我竖起一根手指:

    “你妈妈还说过:永远不要试图质疑布莱登特里斯坦教授。”

    我不想再跟他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每一次都是无解的死循环。于是我捏住手机向布莱登点头示意,然后清咳两声,故意装作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你好?”

    手机来电提示铃声就在这时不凑巧地响了起来。

    “你现在的尴尬不用任何专业素养就能轻易看出来,”布莱登认真地说,表情里抓不住一丝赤.裸.裸的嘲讽。他略作停顿,继而做了个“请”的手势,“现在你可以接通了。”

    “……”

    我决定忽略他,按下接听键,“嗨?”

    ——当我发觉这是亚瑟打来的电话时,立刻意识到这是多么逊毙了的开场白。

    我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有见到他了。

    “我已经八天没有见到你了。”他的第一句话如上。

    紧跟着抛到我耳边的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为什么你不再联系我了?”

    我不可避免地一时语塞。

    “我以为你不愿意……”

    “我愿意。”

    过了许久他才琢磨出不对劲儿,立刻慌乱地改口,“不,我的意思是说……”

    “我应该能理解你的意思。”

    闭嘴!佩妮!你想惹麻烦吗?

    “……今晚马修的派对你想来参加吗?”

    ……该死。我还是这么说了。

    我深吸一口气,认命地扶起额头。

    “嗯。”

    电话里,零点一秒的停顿后,他大概发现自己的回答过于草率了,于是补上又一个问题,“你会去吗?”

    告诉他你不会去的——

    “当然。”

    ……噢,见鬼。

    我狠狠揉捏着眉心,想不通这段匪夷所思的对话到底是怎么来的。

    “晚上见。”

    很好,话题到这儿就可以结束了……

    “……记得带上避孕套,我可不保证你能全身而退。”

    ……

    我到底在说什么?

    这一连串不受控制的行为只有一种解释了:

    虽然我中途停止了睡到亚瑟的计划,可我的心仍旧渴望尝试他的身体……经过长时间的心理挣扎,理智向情感缴械投降。

    我还是很想睡他。

    一转头,布莱登的视线笔直地落到我的脸上,眸光意味深长。

    一看见这个眼神,我立即决定坦白从宽:

    “我没有性生活了整整半个月了。”

    他听在耳里,理解地颔首:“能看得出来,相当明显。每到这种时候,你的脸上总是荡漾着这种饥渴的表情。我上次说过的互助会……”

    他含蓄提醒到一半,语声戛然而止。

    “我早说过我没有对什么上瘾!”

    我下意识地绷紧了面部筋肉,扭曲成不协调的怪异模样,好让他无从辨析,“我脸上也没有你说的饥渴表情……”

    “那好。”

    他从容不迫地缓声说,“从现在开始,如果你在未来两个月内睡了两个男人或者以上,就要去参加这个性瘾互助会。”

    “成交。”

    想也没想地满口答应下来,我吐出一口气,感觉肺叶都被挤干了空间,不由得重复道,“……我能办到。”

    果不其然,布莱登借机指出:“过度强调是缺乏信心的表现。”

    “……”

    他说对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