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牛津腔最新章节!

nbsp;   后来,亚瑟点了一杯果汁。他深知自己的酒量,为了不在她面前失态,只能用软饮代替。他一度想上前主动和她说上几句话,但总是在行动的前一秒发自内心地退缩了。

    “天哪,你们快看,吧台旁边的那个——他拿着的是什么,果汁吗?”终于有人注意到他了……虽然是以这种不太妙的方式。

    全身的毛细血管好像在一瞬间暴涨起来,他的手指紧绷着,甚至看得清突起的关节。

    “不过他的背影看起来挺可口。”佩妮单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淡瞥他一瞬后说道。

    手里的果汁好像突然温度飙升得烫人,亚瑟十分窘迫,故作镇定地回过身,将果汁搁在桌面上推远。这个角度让桌前的女孩们都看清了他的脸,顿时兴奋地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

    亚瑟根本不敢看向那一桌,也无从找到一个合适的、既不太热情也不太冷淡的表情,只好抿着唇角一言不发,垂眼盯着桌台上深刻蜿蜒的木纹看。

    “他好像不太容易搞定。”

    她的女伴们好像相当畏缩,叽叽喳喳笑闹成一团,不怀好意地将她推了过来,“交给你了,佩妮。”

    接下来,佩妮的回答如同一根枪柄上的撞针,咔地随着扳机扣动引发枪声,子弹在他脑海轰然炸裂:

    “好吧,好吧,谁叫我喜欢挑战呢。”

    她真的要过来了?

    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了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亚瑟慌张得近乎于手足无措。他的目光定格在酒保手中的酒瓶瓶塞处,又不自觉地移动到湿乎乎瓶身上那块剥落了一个边角的标签,最后落到吧台顶端那排洁净透明的玻璃杯上。他的不由自主地进行了许多次深呼吸,肺叶浸润着满溢的氧气却并不能让他放松多少。

    他全身紧绷,心脏和喉头都在难以发觉地发抖,直到——

    “嗨。”

    几乎是在佩妮的指尖碰到他肩头的同时,他就飞快地转过了脸和她对视。他立刻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不由得大幅度地向后退却半步,这个动作让他的右手碰倒了不久前刚被放在桌面上的那杯果汁。

    值得庆幸的是,这点小意外并没给佩妮带来不适。她体贴地端着酒杯将他引到吧台的另一角,浅尝辄止地舔了一口漂浮在干马提尼中的橄榄粒,神态欲言又止,“我们见过面吗?我觉得你的眼睛有点熟悉。”

    他分不清她究竟是在认真地叙说一个事实,还是这纯粹只是用来搭讪的一个小伎俩。

    不管怎么说,他的全部注意都在她舔舐橄榄时一闪而过的舌尖上了。砰然作响的心脏鼓动让他失语,努力地想要发声,又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

    亚瑟深深地看进她的眼睛,想用这个毫无意义的举动为自己争取一些调整情绪的时间。几年不见,她的身高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而相比之下他的改变几乎可以称得上翻天覆地了——他不难理解为什么她压根没有认出自己,虽然这确实令他有些难过。

    想了半天,他憋出一个音节:

    “嗯。”

    他为什么会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嗯”?这下她肯定会失去兴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远远出乎他的意料,佩妮眼尾的笑容拉高了,不再纠缠于这个话题,转而点了点见底的酒杯,“请我喝杯酒吧。”

    亚瑟接过她递到面前的杯子,不动声色地感受了一下她残存在上面的体温,然后回手放到酒保面前,难得恢复了冷静:

    “你不该喝这么多。”

    “你不是本地人?我喜欢你说话的方式。”

    佩妮这下来了兴致,好奇地问他,“我以为这种地方的男人都想把姑娘们灌醉然后为所欲为。为什么你不这样干?”

    非常好,保持镇定,亚瑟。

    他告诉自己。

    “我想让你心甘情愿。”他主动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她身上甜腻的香水味道包围着他,从鼻尖到咽喉一路灼烧,他面颊滚烫,险些溃不成军。

    “别开玩笑了。谁能拒绝这双蓝眼睛,还有这么好听的口音?”

    佩妮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也前倾了上身,挨近到足以让睫毛拂过面容的距离,“现在你该吻我了,陌生人。”

    四年前,他吻她的时候还要踮起脚才能够到她的下颌。现在他只需稍弯下腰,就能把她整个人搂在怀里,轻而易举地贴上她柔软的唇心。

    不同于四年前简单的嘴唇擦碰,这一次的深吻他倾注了所有的爱意和热忱。他不清楚她怎么看待这个吻,只是能确信那时的她一定跟他一样意乱情迷。

    以至于半小时后,在亚瑟预定的旅馆房间里,她躺倒在他身下予取予求,显得那么顺理成章又那么不同寻常。

    她比他想象中还要软糯香甜、甘美多汁,他克制着自己避免流露出一丝生涩的反应痕迹,不让她察觉到他其实对此毫无经验可言。当一切结束以后她蜷缩在他身侧酣然入睡,微醺的呼吸轻热均匀,刺激着他灼烫发红的皮肤。

    他用手臂环着她光裸稍凉的肩头,修长手指一遍又一遍梳理着她散覆在自己胸口的长发,触感柔亮光滑,比小型动物的毛皮更加舒服。发梢的牵动可能略微惊动了她,她在睡梦中不安分地蹭了蹭,将脸埋进他心口。

    他窒息了一秒钟。

    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窗外雨雾迷濛,他一整夜都不敢入睡,生怕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这又是个不切实际的梦。

    天亮时佩妮被手机振动惊醒。她迷迷糊糊地翻身,习惯性伸手到枕下却摸了个空,旋即猛然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便霍地坐起了身,从床脚散落的衣物里找出手包,又在夹层中寻到手机接通了电话。

    “嗨,莉莲。”

    她的声音沙哑。亚瑟感到她迅速撇了一眼他的后背,“噢,昨天那个……他还在睡觉。”

    听到这儿,亚瑟刷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她以为他还在熟睡,会来吻醒他吗?

    当然,如果她没这么做,那也不要紧。他会在恰当的时机“醒来”,然后把过去四年来他的所思所想都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她停顿了一会儿,试图让脑袋保持清醒,语调里带着些宿醉和半梦半醒之间的疲惫: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可能叫皮特吧。……你说的对,我应该赶快离开,别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她边说边夹着手机,捡起衣服一件接一件动作飞快地套到身上。三分钟后亚瑟听见门扉悄悄开启又迅速阖上的响动,然后便是门外渐行渐远急促如鼓点的高跟鞋叩地声。

    她不声不响地离开了,连说再见的机会都没给他。

    马修刚一出门就看见一个黑发姑娘仓皇跑出隔壁房间一路远去。他琢磨了一会儿,愕然地推开那扇门。

    他最好的朋友坐在地毯上,满脸倦意,眼下明显发青。

    “刚才那个女孩为什么要逃走?”

    马修走过去一把将他拉了起来,不怀好意地猜测,“是不是因为你不想对她负责?”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