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牛津腔最新章节!

    十一月中旬的天空中积压着灰薄的淡雾,乃至早上八点的天色依旧暗沉少光。寒峭的细风游荡在狭长廊道间钻进钻出,冻得我接连打了三个喷嚏,使劲捏住通红的鼻头。

    一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从斜上方伸过来,把我按着鼻尖的那只手包裹进温热的掌心。

    “你为什么这么暖和?”我自言自语地咕哝着,顺势把脸埋入他怀里,深深吸了口气。

    我没有关注气温变化的习惯,因而对今天英国南部被大范围报道的急剧降温一无所知,一身棉毛靴、牛仔裤和棒球帽衫怎么看也不是初冬的最佳选择。

    不光该死的温度不凑巧在冰点上下徘徊,有轨电车也迟迟未来。我真希望自己能底气十足地说这儿的公共交通系统严格遵循时刻表运作,可事实不幸地恰好相反。

    紧咬的牙根被冻得哆嗦着打战,我本以为亚瑟会脱下他厚重的粗呢外套盖到我身上,甚至都想好了该如何委婉地拒绝——他里头只穿了件薄毛衣,我不能让他用感冒发烧为我犯下的错误买单。

    亚瑟却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很快解开了大衣的双排扣,轻而易举地把我整个人都塞了进去。扣子当然不可能再系上了,他牵住自己的衣角盖住我的后背,顺带着将我圈拢进臂弯。

    他的怀抱里不沾半分室外干冷的寒气,我的侧脸与他胸口之间只隔了一层毛衣,为了保持平衡只能用双手圈着他的窄腰,颊边接触着衣料柔软的抓绒质感,骤然飙高的温度和飘进呼吸之间性感的男性荷尔蒙快要让我窒息。

    我抓着他的领口踮起脚尖探出头想攫取一丝氧气,结果头顶不小心撞到了他的下颌。

    些微的钝痛使得他低唔了一声,伸手扶住我重心不稳的身体,顺便报复性地低头轻轻咬了一口我的嘴唇。角度不太舒服,他干脆半弯下腰,湿润潮热的舌尖亲昵地蹭了蹭嘴角,滑到冰凉光洁的耳缘。

    半个月的予取予求让他越来越恣意妄为了——我感觉到主动权正在手里碎落,偏头躲开他愈发炽热的吐息,往他外套内缩了缩脖子,低笑着揶揄,“你是不是回去偷偷练习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了?”

    亚瑟居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你想不想试一试?”他还稳稳地维持着压低身高的姿态,以仅有我们两人能听清的音量问道,每一个吐音都相当轻缓,句尾的语调还向上微翘。

    我圆瞪着眼,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神奇的事实:

    他在引诱我。

    谁能想到他半个月前连接吻都不会伸舌头?

    “nicetry,不过答案是不,亲爱的。”

    我抬起手不轻不重地揉了揉他绒软的金发,对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懊恼予以一个小小补偿,“我去帮你买杯热巧克力。”

    这半个月来他确实尝到了甜头,而我则从最初的主动享受到后来的被动承受,实在是个叫苦不迭的过程。为了保持对彼此的新鲜感,同时也为了身体健康,我们应当适度地节制一点,从最小的细节开始做起……再一次,我真不敢相信这番类似于未成年性教育的说教是我自己脑袋里的真实想法。

    没想到他不松手放我走,下巴沉甸甸地搁上我的肩面,湿重的声息勾留在我耳廓间:

    “再叫一遍?”

    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稀里糊涂问他:

    “什么?”

    他又闷哼着重复了一次,这回鼻音更重了:

    “再叫一遍。”

    我一边回忆着一边试探性地问:

    “love(亲爱的*)?”

    “嗯。”他心满意足地从胸腔里发出一个极富磁性的音节。

    我顿了一瞬,表情轻微僵硬。

    “你应该知道……我管记录讲座考勤的格瑞尔小姐也叫过‘亲爱的’吧?”——别把这个字眼当成爱称,更不要和“我爱你”混为一谈——我想这么说,但没说出口。

    亚瑟答:

    “……嗯。”

    肩侧的脑袋移开,他看着我的脸,声音又转回了原本的硬质冷冽,不含温度。

    不知怎么,他过于深切的目光望得我有些不自在,正好这时电车从远处慢悠悠驶来,我便单肩搭着背包转身上了车。

    五站过后,电车停到火车站对面。根据时刻刷新的电子显示屏,我们错过了前三班去往威尔士的列车,下一趟还要再等上半个钟头——没错,威尔士。这趟短途旅行的目的地是卡迪夫,我曾经念过几年高中的城市。

    这都是亚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