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牛津腔最新章节!

    “……从那以后,这只勇敢地从车轮底下拯救了同伴的小狗迅速蹿红,一度成了reddit网站上的热议话题……”

    我单手握着质地冷硬足有我腕骨那么粗的话筒,满面刻板笑容地冲镜头快速播报,吐音清晰字正腔圆,“现在,是时候瞧瞧它在流浪宠物收容所的日子过得怎么样了。”

    “笑得再夸张点儿,佩妮——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是在为英国工薪阶层市民传递有趣的新消息,不是在参加远方亲戚的葬礼。”

    无线耳麦里传来克里斯蒂安懒洋洋的声音,混杂着不言而喻的不怀好意,越说音调越往上飘。我半边嘴角一僵,接着不情不愿地拉高了几分。

    别怪我虚伪。没人能在工作的时候保持真心实意的愉快笑容的,没人。

    围绕着我的三台摄像头同时推进,主位上的摄影师约翰对我竖起拇指。

    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我半侧着身保持着面向主要镜头的姿态,拧开了背后那扇门。

    “我是‘英国热门’的记者佩内洛普唐,在‘欢乐满人间’宠物救助站为您报……”

    还没来得及例行公事地跟观众自我介绍,一只热情洋溢的白色绒团霍地迎面扑来,将我撞得脚底发滑猛然一个趔趄。好不容易稳住身体,顿觉有两只前爪肉垫搭到了我的肩上,紧接着猝不及防地被一只湿漉漉的舌头在脸上整个儿舔了一圈。

    “……道。”

    秉持着良好的职业素养,我勉强念完了最后一个音节。

    在我采访宠物救助站负责人的短短几分钟时间里,那只内啡肽分泌过旺的哈士奇瞪着一对通透灰蓝的眼睛,耷拉着舌头亲热地依偎在我旁边打转,脱落下几根黑白相间的绒软毛皮黏连到我的裤脚。

    结束了这场相对短暂也没太大趣味性的访谈,我正坐在后备箱边沿裹着外套喝饮料,哈士奇就蹲在我半步开外的草坪上,难掩兴奋地使劲摇着尾巴。

    女负责人突然双手交握着向我走来。

    我礼貌地打了声招呼,把手里那罐可乐搁到一边。

    “唐小姐,”

    对方神态有些局促,一手微微抬到半空,指节自然松弛着,“你有没有做义工的计划?”

    “……什么?”

    我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过了好半天才按照自己所理解的意思回答道,“我最近应该没犯法,也没有被强制社区服务。”

    “哦,不,我想说的是……”

    她略将下巴冲那只俨然一副谄媚仆从样子的哈士奇抬了又抬,好像不愿意让它听见似的小声对我耳语,又带着几分欲言又止,“它自从车祸后就有点儿闷闷不乐。你知道,就像人类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我一开始稍有发懵:“你觉得它对我很亲热?”

    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我不由得换了一副语调,“它有没有名字?”

    “兰斯洛特。”对方答。

    我在心中回忆了一下还有大片空白的时间安排表,颔首同意道:

    “如果有空,我会过来看看兰斯洛特的。”

    反正我也无事可做。除了明天跟亚瑟的那场访谈……

    那场访谈将在律师事务慷慨提供的一间小型会议室里进行。

    我心不在焉地用余光注视着约翰几人将摄影器材搬下车,两手片刻不歇整理着新裙子的衣襟和袖口。

    不光是裙子,我脚踩的那双高跟鞋也是崭新的,黑色小牛皮光鲜漆亮,和干练雅致的同色齐膝裙摆相得益彰。就算布料不太舒适、鞋跟也往外支棱,我也不得不忍耐下来。

    甚至于我今天的妆容都比以往要成熟了不少。具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克里斯蒂安的美式德州口音阔满了我塞着耳机的右耳道:

    “直播之前你最好先跟采访对象谈一谈。而你要知道,佩妮,当我说‘最好那么干’的时候,我的意思是‘必须那么干’。”

    “……”

    我奇怪地挑了挑眉毛,神经质地不断翻叠衣领的手也松了力道,“但是老板,我记得以前从来不用这么干。”

    “律师事务所很注重这次的访谈。”

    “他们把这当做一种宣传,你知道,”

    “时间要加长,谈话也要涉及更多的细节。你知道……”

    我对他的口头禅“你知道”称得上深恶痛绝,也受够了他高高在上的口吻,含糊地点了下头的同时,用一声混有鼻音的“嗯”截住了他没说出口的话,借口去洗手间掐断了耳麦溜之大吉。

    我闷头钻进环形转门,映入眼帘的高阔前厅洋溢着一丝不苟的古典气息,从整体装潢到细节雕饰无一不显得严谨、肃重而刻板。繁杂冗赘的水晶灯从天井最高处垂坠而下,每隔几米墙面外嵌着一盏摇曳的弧光灯,脚下铺陈的砖石纹路迂回深壑,覆有长方形花哨复杂的毛织地毯,上头摆放的成套松木桌椅也泛着油润厚实的光泽。

    ——布莱登肯定很喜欢这儿。

    我环顾四周,发现除我以外的所有人都步履飞快,神色匆匆地忙碌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