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牛津腔最新章节!

究将冲到嘴边的回话咽了回去,因为我知道克里斯蒂安不会接受这样一个矫揉造作的借口。

    思前想后,我决定直接去到亚瑟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找他谈谈。

    这回不像上次那么走运,我在办公室门口就被布雷切特拦下了——她是亚瑟的助理、和“朋友”,我还记得。

    “你的名字是?”对方面容疏淡,状似不太愿意与我交谈。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在飞快地小幅度眨动着。很明显她认出了我,但出于某种原因她更想装作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佩内洛普·唐。”我无心多和她周旋,除了报出自己的名字以外没说多余的话。

    她斜眼看我,有一下没一下按压着手里的原子笔:

    “你预约过吗?”

    ——我没有。

    我在她灼灼的眼神炙烫下苦恼地耸起肩:“我不是客户,只是有些……私事。”

    “你可以下次再来。”布雷切特换上了公式化的笑容,话里驱逐的意味不言而喻。

    身后有轻微门扉开合的声响,布雷切特的表情瞬间提亮:

    “伊恩莱斯。”

    我转头,压下一分无所适从:

    “……亚瑟。”

    “佩妮。”

    他对我点点头,转向我旁边咬住嘴唇的布雷切特,“我来处理,布雷切特。”

    “没问题。”

    她稍微抬高了音量,指间的原子笔不再被按出咔哒声了,“我们约好了星期三一起去打网球,还记得吗?”

    亚瑟思考了一下:“嗯。”

    打网球?

    这算是一场单独的二人约会吗?

    我心底没来由地一阵闷窒,表面上依然无动于衷,只是悄悄抿起了嘴角。

    跟在亚瑟身后进了办公室,我在办公桌对面的客椅上规规矩矩坐好,还在想着星期三他和助理兼朋友的那场“约会”。

    亚瑟屈身坐下时随意地顺手解开了西装外套的搭扣,揉了揉额角将注意力放到桌面上摊开的纸张:

    “稍等。我需要先看完这些文件。”

    “嗯……我也会打网球。”我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下一秒才后知后觉地猛然一缩脖子,目光游离瞥向别处。

    有丝意外在他脸上羁留了一刹那,然后便说:

    “我知道。”

    他想了想又道,“如果你想,可以来做我的搭档,佩妮。”

    真是个“天才”的主意……我都能料想到那时尴尬的场面了。

    我摆摆手,实话实说:“我不想打扰你们。”

    “打扰?”

    亚瑟的眉毛先是疑惑一拧,随即很快恍然大悟地放松下来,声音沾上笑意变得轻快,“那个网球活动,整个事务所的职员都会参加。”

    “……噢。”

    这都怪那个布雷切特模棱两可的用词,她肯定是故意的,我敢用十五英镑打赌……

    亚瑟好像还挺愉快,意有所指地说:

    “你刚才好像不太高兴。”

    我感觉脸上一阵不正常地发烫,低头催促般地提醒他:

    “你该好好儿看你的文件了。”

    原先我以为这么几页薄薄的a4打印纸花不了他多少时间来浏览,可是转眼过了将近一刻钟,我悄悄抬起眼帘看他,却发现他根本没在看文件,而是径直盯着我的方向,在接触到我目光时迅速移开眼。

    我在这儿,他完全没法专心致志。

    挂壁钟表上的时针快走到五点,而我订了六点的法国餐厅桌位……

    因此我决定姑且先去走廊里透透气:“说不定我在这儿会干扰到你……我还是到外头等着吧。”

    结果一出门我就撞见了还在原地踟蹰的布雷切特。看到我,她也有些莫名,跟我对视着共同沉默了一会儿,忽而开口说道,“我看过那本《y》。”

    我本来就不太高兴,闻言更是怒火中烧,反而嗤地一声笑了笑:

    “哦,那么亚瑟一定跟你说起过我,既然你是他的朋友。”

    “当然。”

    布雷切特抱起手臂,下颚偏仰,格外直率坦诚地说,“我在追求亚瑟,所以我看不惯你。”

    这句话一入耳,我发觉自己竟然没那么反感她了。

    “我也是。”

    我平静直望着她,慢悠悠地道,“不过依我看,你没什么机会了。”

    布雷切特也在打量着我,语调讽刺地压低音量,“为什么?你伤了他的心,我可不认为你有底气这么自信。”

    “大概因为我们是真爱吧。”

    我给出一个足够让她气急败坏的回答,心情分外明朗,“祝你们周三玩儿得愉快。”

    过了不到十分钟,亚瑟从办公室里出来,立刻被我拉上了等候多时的出租车。我选择的那家餐厅格调高雅、氛围浪漫,更是为数不多的米其林星级餐厅之一——这些我都是听爱丽丝介绍的,因为从小到大我在外用餐的经历屈指可数,就算有些推辞不掉的聚餐,我也不会吃太多。

    ……多亏了布莱登的谆谆教导,我对美食称得上一无所知。

    亚瑟顺从地任由我拖着走,气定神闲步伐稳捷,也不出声问我到底要带他去哪儿、又为什么来找他。

    服务生彬彬有礼地引我们落座后,亚瑟环顾四周,眉角一挑:“约会?”

    细腻流畅的钢琴声中,我毫无说服力地解释道:

    “不,完全是为了谈公事。”

    亚瑟瞳孔里倒映着桌边金属台座上摇曳旖旎的烛光,理解地点点头。

    “电视台想邀请你做一期关于《y》的访谈,我来问问你的意思,亚瑟。”

    我说着,只见他视线离开菜单,带着隐秘难测的意味逡巡在我面上,“要是你不同意,我也能理解……”

    亚瑟轻微地摇了摇头:

    “我很乐意。”

    他眼也没眨就答应了,甚至不等我简单地介绍一下节目内容……完全不像个律师。

    “……或许你想先听我做个简介。”

    我清了清喉咙,打算涵盖尽可能多的信息量,“时长大约三十分钟,有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比较私人的话题,和你对话的主持人是办公室里最能干的克丽丝汀,哦,而且由克里斯蒂安亲自监制。”

    最后那个名字使他的神色僵硬而古怪了起来。

    他迅速垂下眼帘,掩去眸中一闪而过的情绪,“我该怎么回答?”

    我了解克里斯蒂安在想些什么。无论如何他都会吩咐克丽丝汀把话题引到我头上,最好利用亚瑟承认我就是佩妮,这样一来无疑对电视台的整体收视率有所助益。

    但我不想这么干,于是我告诉他:

    “说你想说的。”

    耳边优雅轻细的钢琴声就在这时风格骤变,曲调暧昧而缱绻,仿若歌颂着缠绵的爱情。隔壁桌西装革履、英俊挺拔的男士,深情款款地亲吻了他的女伴。

    我局促地咬了一口餐前面包,犹豫着该不该趁气氛正好也效仿别人的样子亲他一口。

    迟疑间我欲盖弥彰地执起餐巾正要擦拭嘴角,亚瑟一手撑桌倏然起身,在悦耳乐声达到高.潮的同一时刻吻住我的嘴角,两片高热的薄唇中间,湿润舌尖舔卷起我嘴边遗落的面包屑。

    “嗯。”

    他胸口起伏,隐忍地重新落座,喑哑回应了一声。

    我心里痒得难受,又告诫自己必须吸取教训,不能再冒失轻率地把他按在床上了。换句话说,现在比起满足生理上的需求,我得更加注重心灵上的沟通……

    ——结果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和他就密不可分地胶着在一起了。

    胡乱塞给司机三张钞票,连一句“剩下的钱当做小费”都没来得及说,我抱着他的脖子他揽着我的腰,从公寓楼门口拥吻进电梯。他气息不均地撞开门,一进屋就绊倒了衣帽架,向前几步跟我一起四肢交缠着滚到地毯上。待到兰斯洛特开始吠叫,我才意识到这是在他家。

    门厅里逐渐燃亮的灯光压碎满室黑暗。我轻咬着他发烫泛红的耳根,他埋首在我颈间贪婪地攫取着氧气,近乎于麻痹的恍惚中我绷直身体,感觉自己什么也顾不上了。

    翌日我和亚瑟同时被我设定第十个闹钟惊醒。我们一前一后弹起身来,还没等眼前的睡雾消散就随手抓起衣服往身上套。结果我不慎穿上了他的衬衫、他差点儿把我的耳环当成袖扣。

    又一阵手忙脚乱才勉强穿戴整齐,在地毯上蜷缩相拥着睡了一夜,我乏困脱力地背靠在沙发上,只觉得腰背酸痛得几乎站立不稳,而根据亚瑟眼下的青黑也不连贯的动作来判断,他也没好到哪儿去。

    亚瑟的公寓离律师事务所只有几站地铁,所以有空到厨房煮杯咖啡——可我的工作地点就要远得多了。

    仓促用手包里随身携带的简单几样用品化了个妆,我把门边亚瑟新买的狗粮倒进兰斯洛特的食盆里,又摸了摸始终拿屁股对着我的哈士奇低垂的脑袋,然后一边捡起歪倒分散两处的高跟鞋一边对厨房里的亚瑟说,“我得先走了,克里斯蒂安肯定在等我汇报结果……”

    亚瑟塞了个三明治到我手上,倾身替我打开门,临别时自然而然地吻了吻我的额头。

    我站在走廊里,手中的三明治还残存着他的余温,好半天回不过神。

    刚才发生的那一切,怎么有种诡异的……温馨?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