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牛津腔最新章节!

    唯恐他身上的病服沾染了什么从医院带回来的真菌病毒,我在亚瑟把自己摔进床上一睡不醒之前叫住了他,他听从我的话十分乖顺地坐到床沿,两肩松散背脊微弓,任由我解开颈后的细绳掀去整件宽大的一体式衣服并丢到坚硬的地板上。

    他赤.裸的上半身就这样瞬间暴.露在空气中,有几块很难让人不去注意的新鲜淤肿和青紫,不规律地分布在他白皙得过分的皮肤上……显而易见,这是他劈手夺下弹簧刀后劫匪挥起拳头造成的。

    我不想开口问些诸如“疼不疼”之类的蠢话,虽然我没怎么受过伤,却也清楚这一定很疼。

    亚瑟躺下的时候我几乎可以听到骨缝间发出细微到无法辨清的咯吱声,比那更清晰可闻的则是肘关节处的红痕被不慎挤压时他竭力压抑的一声低吟。

    “晚安,然后早安,亚瑟。”

    我低俯下.身吻了吻他汗湿的额头,漆黑长发从肩头流漏到他胸口,“你想让我去客房,还是留在这儿?”

    “我感觉有点儿不安全,”

    他拉着我的手态度诚恳地说,轻淡的语气显得有点儿可怜,“你能不能陪着我?”

    我立即听出这是半分钟前我为了诱导他不去工作而找的借口。

    “你真是个合格的律师。”

    我在他身边侧卧下来,面朝着他的方向。

    ……

    迷迷糊糊间,有条结实的手臂正从我颈下缓缓抽离,温热汗湿的皮肤摩挲着我的发根。我双臂紧紧抱着被子,条件反射地蜷起身体,额头不经意间碰触到他来不及收回的沁凉指尖,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声睁开眼睛,惺忪视野中刚好捕捉到他披上睡衣离开房间的背影。

    窗帘遮不住天边暖红色的夕阳,暖洋洋地扑照在脸上,我揉着眼胡乱把被子蹬开,索性光脚踩在地板上,蹑手蹑脚悄悄来到客厅——亚瑟正面对流理台切着一根胡萝卜。

    比起昨晚显而易见的疲态,他现如今的脸色称得上好看了不少,那些困乏劳累的神情也几乎全部消失殆尽了。我转眼注意到他指节上驳杂的几块止血贴,头脑立刻清醒,一手扶着墙壁走出藏身的拐角:“我想你该再去休息一会儿,亚瑟。”

    他握着细刀的手一顿,稍微抬起眼帘来看我,表情并不太惊讶:

    “晚饭是胡萝卜和牛肉。”

    他的视线一垂便看见我站在光滑地板上的一双赤足,尽管阳光已经把复合木料烘烤得足够温暖,他还是放下手里的刀柄,一步跨过门口懒洋洋打着瞌睡的兰斯洛特,在鞋架上抽了一双拖鞋搁到我脚边。

    “你为什么不去喂兰斯洛特呢?它饿得毛都秃了一半。”

    我干脆上前不由分说地占据了他原先的位置,将他切到一半的胡萝卜挪到自己面前,“亲爱的,你好像忘了我会做饭。”

    他高高挑起半边眉毛,嘴角收紧,流露出的居然是一种奇异的“质疑”。

    ……看来是时候证明一下现在的问我不止会做水果拌肉了。

    “去喂兰斯洛特。”

    我扭身自冰箱冷鲜室取出一块黄油和一瓶水,撕开封口箔将纯净水倒进一个玻璃空碗里,转头发现他还没挪动脚步,“……然后我喂你。”

    当若干分钟后兰斯洛特终于把头拔.出空空如也的食盆,我的黄油三文鱼也顺利地盛进了盘子。哈士奇贴着亚瑟的裤脚不断摇摆尾巴,嘴里发出心满意足的哼唧。

    我把三文鱼切块端上流理台,只随手拿来了一只餐叉,抢在亚瑟弯腰替它挠肚皮之前叉了一块递到他嘴边。

    “我可以自己来,佩妮。”

    话虽这么说,他却没有半点儿起身去再拿一套餐具的意思,目光里沉积着愉快的神情,从容笔直地注视着我。

    “哦,哦,我当然知道,麦考伊先生。”

    我挑着三文鱼的那只手故意前后晃了晃,“但是作为一名律师,你认为照顾自己受伤男友的权利应该被剥夺吗?”

    话音刚落,我和他都愣了一下。

    那次访谈过后,我们的关系从没得到过正式确立,倒不是刻意规避这个话题,只是谁都没有提及。

    气氛定格的时间不长,一声椅脚擦过地面的划响过后,他离开椅背倾过身来,一口含住了我餐叉尖那块三文鱼。

    “不应该。”他慢条斯理地回答,同时唇角浮现一丝笑意,“非常美味。”

    不知是为他的前一个还是后一个答案,我暗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就该去做笔录了。”

    若无其事地叉起另外一块三文鱼,我另提了一个更为迫在眉睫的话题,“那儿肯定会有不少记者,我敢赌上五英镑。”

    亚瑟若有所思地沉思了一下:

    “看来我需要洗头发了。”

    我立即义不容辞地说:

    “我来帮你。”

    亚瑟稍作沉默,颇感好笑地掀了掀嘴角,低声提醒我:

    “我并没有失去自理能力,佩妮。”

    “……好吧。”

    我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大惊小怪,却在喂给他另外一块鱼后坚持说,“但是你受伤了。”

    他不再反驳,神色愈发地柔和起来,脸颊有些微红。

    饭后我脱下衣服只披了件亚瑟的衬衫到浴室调试了一下热水。一手抓着莲蓬头,还忙着把湿重的头发抹到脑后,他的这件衬衫刚好垂到我的大腿,过分宽长的袖口被我挽到手肘,被水珠浇打的部位洇湿到透明。察觉到凝视的目光,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亚瑟在浴室门口安静地旁观着,明显微突的喉结上下细微攒动了一瞬。

    “过来吧。”

    觉得水温趋近最合适的范畴,我冲他摆了摆手,“噢,别忘了把衣服脱掉。”

    他顺从地照办了,从睡裤到内裤依次散落到脚边,一.丝不挂地朝我走来。

    ……我可没说让他光着来。

    我装模作样地局促别开眼,又忍不住偷瞄他形状完美的人鱼线,还有腹肌和下方最诱人的部分,扶着他的肩膀将他按坐到马桶盖上,再拍了拍他的脑袋示意他弯腰低头。

    温水淋到发根的时候,他稍稍耸起了肩头。我右手手指没进他淡金的发间,顺着水流的冲刷轻柔细致地抚触发丝,最开始的半分钟里他先是一动不动全身紧绷,尔后突然伸出双臂搂住了我的腰。

    “嘿,亚瑟,你想干什么?别弄湿伤口,噢……”

    我接下来的声音消失在他的唇舌间。他被浸透的发梢不停地落下水滴,每一颗都坠在我的胸口和肩头。

    分开嘴唇呼吸的空当,他随手拧上水龙头,把我抱到腿上凑在耳边模糊地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佩妮。”

    过了半个小时,我们像历经一场暴风雨那样浑身湿透地一前一后爬出浴室,坐到主卧室床脚的地毯上共享一块浴巾擦拭身体。

    “你想不想……”

    亚瑟抓着毛巾的一角吸干我背脊上的水分,“你想不想住在这儿?”

    “当然了。”

    而我手里捏着毛巾另一头替他揉搓头发,只经过零点零一秒的犹豫便答道,“为什么不呢?”

    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担负了一半的房租——当我提出这个要求时亚瑟委婉地告诉我这间公寓是他名下的个人财产,所以要是我执意想交租金,可以直接把他当成房主。

    “哦,所以我们现在又可以算是房东和租户的关系了。”

    我总结道,擦干头发的动作不停。

    亚瑟毛茸茸的脑袋在我手中拱了拱,蓝眼睛瞥向我:

    “不喜欢吗?”

    “非常喜欢。”

    我停下来在他脸侧留下一个不轻不重的亲吻,悄声耳语道,“变成我的房东以后,你在我眼里显得更性感了。”

    将长发彻底吹干定型,我速度飞快地换了身套裙,背对着亚瑟让他帮我拉上拉链,紧接着为他系好领带。拍了拍兰斯洛特的头顶,我叫了出租车正准备出门,来电提示音忽地透过手包传了出来。

    屏幕上显示的是克里斯蒂安。

    “你知道,佩妮。”

    一接通我就听见他惯用的口头禅,“我可以批准你的假期,甚至可以允许你多旷工休养几天,不过……”

    “什么?”我跟着亚瑟钻进电梯,信号开始变得断断续续、充斥着电流杂音,然而即使是这样我也听见了克里斯蒂安接下来的话——

    “我希望你和麦考伊先生能授权电视台进行独家报道。”

    他的语气稀松平常,如同在讨论伦敦路上的日料店,“你知道,我不接受‘不’作为答案,佩内洛普。”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