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女大男小最新章节!

乔冠林。

    一闪而过的照片上是隋心坐在浴缸里,幸福地吹着手中的泡沫,旁边蹲着一个休闲衣裤的男人,尽管看不到男人的脸,但他是乔冠林,穆霆认得出来。新闻的标题:名模吴矜矜劲敌真面目。

    穆霆手动倒回,让画面定格。

    现在的媒体真是无孔不入,不管事实如何,只要图片文字都有曝点,吸引人的眼球这就足够了。

    此新闻一出,各个平台迅速炸开,谁让现在大家都爱看吸.毒,嫖.娼和出轨呢,谁又让吴矜矜是女神呢,女神美惯了大家都麻木,女神出点丑闻可以说是刺激神经调节生活。

    吴矜矜是小三儿这个话题热度不减。

    喜欢她的,讨厌她的,粉丝们,各方媒体们,水军们……简直就像沸腾的八宝粥,芝麻绿豆的小事儿都往外冒,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吴矜矜是小三。骂着骂着,舆论方向突然一转,转到了一个圈外人隋心身上,也不知是粉丝还是水军有意误导,指出隋心才是真小三儿,吴矜矜是感情受害者,有图有真相还有举证人。

    这个时候呢,吴矜矜又打感情牌,拍了一段60秒的看似偷拍视频,装作是无意痛哭被看不惯的人上传到网上,弱势总是很轻易地得到同情,吴矜矜一下得到了脑残粉的支持。

    “小三儿”这个词除了在男人面前可以得到点温存,到哪儿挨打的命,在古代被正室欺,在现代被万人骂。它总能凝聚一帮与之相对的力量。

    曾经在感情中失利,痛恨第三者,又热爱吴矜矜者,自发组了队,人肉到隋心,于是就有了直接大部队进工大附小这么一个场景。

    只是穆霆并不知此时的情况,他的目光定格在乔冠林和隋心的那张图片上,心脏被狠狠地刺疼,他脸色阴沉,双拳紧握,怒火烧胸地盯着画面。

    *

    吴矜矜的粉丝们在工大附小没找着隋心,却和保安闹起纠纷,在大打出手时,造成了几人受伤,其中包括隋心。

    乔冠林拉着隋心趁乱混出工大附小,不然万一被找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前段时间刚出一个新闻,明星结婚了,粉丝写了一封诅咒明星爱人不得好死的遗书,然后自个儿跳楼自杀。如此疯狂的行为,想想都有点吓人。完全无理智可言。

    隋心捂着额头被乔冠林拥着混出人群时,校长的电话就打到她手机上,语气严肃地问她在哪儿,末了让她这几天不要来上课了,先在家待一段时间。

    隋心挂上电话时已坐进乔冠林的车子里,转头看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工大附小,心生惭愧。

    乔冠林望了一眼:“如果你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场面会更加混乱。”

    隋心笑笑:“这话真安慰了我,我好像除了当逃兵,没有更合适的。”转头看向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冠林:“刚刚。”

    “哦,送我回家吧。”

    “晓心,要不要这么冷淡?”乔冠林笑了笑:“我们可以先吃个午饭。”

    隋心想了想:“好。”

    *

    在路上,隋心已大致了解了事件的情况,她摸着刚贴上纱布的额头,刻薄地开口:“脑残粉果然脑残,随便有人一指,他们扛着枪就去打,对亲爸亲妈大概都没这么听话过。”这话若是在公共场合说,她一定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乔冠林倒是不介意:“吸脑残粉也是一种本事,就像你可以一秒钟就让一个人讨厌你,也是一种本事。”

    隋心脸色一摆:“我真的不想和你吃午饭了。”

    乔冠林立马放弃立场,笑言:“我错了,大小姐,行吗?”

    乔冠林这次回s市,不打算再回英国。之前在英国是逼不得已。有钱人是非多,随便冒出一两个私生子私生女来,圈内圈外人都不觉得奇怪,他乔冠林便是——一个不受宠的私生子。乔氏还有其他不少兄弟姐妹。就乔冠林在英国蜗居一隅来说,隋心当时形容乔冠林为“打不过就跑,养精蓄锐,扬旗再来。”

    他这次回来一方面为了身份强势出击外,另一方面为隋心。

    饭后,乔冠林送她到穆宅,开口问:“你过得好不好?”

    隋心捧着脸蛋:“这么多的肉,你觉得我好不好?”

    乔冠林笑着望着她的额头,刚才擦伤的部位,他伸手抚摸一下:“以前,你手被仙人掌刺一下,你都会叫着‘好疼,这日子没法过了。’怎么现在这么坚强了?”

    他清楚地记得在英国的每一个细节,有段时间,隋心特别矜贵自己,稍稍感觉到一点疼一点难受就叫嚷,比如吃饭不小心咬到舌头她就会喊着:“冠林,好难受,好疼,这日子没法过了,太煎熬了,我不要活了。”

    每每这时,乔冠林都忍俊不禁,她打哪儿来的这么稀奇古怪的逻辑。

    这会儿隋心收回手,笑:“我以前傻呗。”

    乔冠林低首笑,笑的意味不明。

    *

    不管外面闹的如何沸沸扬扬,隋心反正是逃脱了,回到穆宅,钻进房间就睡觉。期间张小芹打电话来问她有没有事情,让她不要担心学校那边,最近两天也不要到学校来。接着纪之霖也打电话来问她有没有事,她窝在被窝里想,其实还是有一两个朋友是会担心我的生死的。

    偏偏穆霆没有过问她。

    睡了大约两个小时,她爬起来,到书房里画了会儿画,然后将额头上的纱布撕掉换成了创可贴,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仍旧很丑。于是连创可贴也撕掉了。

    “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她担心地自言自语,这时听到楼下有说话声,是穆霆回来了。苏廷燕似乎把穆霆拉到一边嘀嘀咕咕说了什么,好半天才传来穆霆上楼梯的声音。

    等他上楼来时,隋心正在梳妆台前涂护肤品,从镜子中瞥他一眼后,不再多看。

    穆霆走至沙发前坐下,看上去疲惫不堪。房间内静悄悄的,隋心时不时拿动瓶瓶罐罐的声音显得极其响亮。

    穆霆坐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从衣兜里取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烟。“嗒”的一声,火机刚打着,就听到她不悦的声音:“我讨厌闻烟味。”

    一缕火苗定在手中,须臾间,穆霆头微微一偏,火苗凑上来,亲吻烟纸,片刻后,伴随着点点星子,袅袅白烟升起,他到底点了这根烟。

    隋心立时闻到一股让她犯呕的烟味,心里一阵烦躁,站起来,大步走上前,自穆霆手中夺过烟,甩手扔在地上。

    穆霆霍地一下站起来,脸色阴沉,气势强大。隋心没来由心头一抖,向后退了一步,但向来要强的她,仍旧倔强地迎上他的目光。

    “他送你回来的?”穆霆语调硬冷,眼神中带着讥讽:“为什么跟他跑了五年,又回来嫁给我?”

    隋心笑:“如果要翻旧账,是不是连带你那份也要翻清楚,吴书雅,吴矜矜,连小轩他爸是不是你,你是不是都应该解释一下?”

    穆霆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一点亏都不能吃。”

    隋心:“平白的为什么我要吃亏?我不是圣母。”

    “你就这么计较吗?”

    “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计较?”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时,穆霆的手机响了。

    隋心好想骂一句现在手机生产商,手机生产的如此劣质?她离穆霆有一米远,都能听到听筒里传来吴矜矜的哭泣声,6plus弯又贵,还惹人生气。

    穆霆几乎是接到电话后就冲了出去,隋心突然发笑,笑的眼泪都往处溢,低头时看到地毯被烟头烧了一个大窟窿,正冒着浓烟,刚刚她和穆霆吵架吵的太专注了,这都没注意到,她抬腿踩下去,用力地碾几下,谁知埋在最下面的火苗崩了上来,她痛呼一声,再去看时,脚面被烫了个水泡。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