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女大男小最新章节!

    穆霆坐在床边,基于昨晚,她连碰也不让她碰,此时,他保持距离,轻声问:“隋心,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隋心平静如水地望着他,仔细地看,看着他轮廓清晰的脸庞,浓而有型的眉毛,深黑的眸子,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明明和五年前一样,却又不一样。

    他长大了,成熟了,有自己的想法,有时下很多男人得陇望蜀的毛病。

    隋心有很多话在心间徘徊,涌到喉咙口,又被咽下去,她无力笑笑:“没什么。”

    穆霆一直不安着,总觉得隋心哪里不对,却是说不上来,他刚要抬手将她的手放进被窝时,她受惊一般,立刻快速将手收进被窝。

    穆霆一怔,抬起的手僵了僵,尴尬地收回,心头五味杂陈,十分不自然地开口:“我中午回来看你。”

    他在床边踟蹰半晌,到底还是为她掖了掖被子。

    他刚一走,隋心趴在枕头上开始静静流泪,她想了他那么多年,心里,眼里,脑子里统统都是他,从小到大都是他,一想到要放弃,从此他是他,她是她,再无瓜葛,她觉得……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

    简直就像在取经之路的苦守多年的妖魔鬼怪,准备吃一口唐僧肉长生不老,结果被孙猴子一棒子打死,死前发现自己那么深爱孙猴子,死的好不甘心。真不如,当初认命,安安静静地做一只逍遥法外的妖。

    *

    穆霆轻轻地带上房门,站在门口站了好久,直到秋姨过来给隋心送饭,他才和秋姨打个招呼,而后转身低头下楼。

    秋姨回望一眼穆霆,发现今天的穆霆看上去格外的低落。

    秋姨敲下卧室门后,推门进去。隋心坐在床上,笑着迎接:“秋姨真是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秋姨生病时,你也给秋姨送过饭呀。饿不饿?”秋姨笑着问。

    “好饿。”隋心揉一下肚子,秋姨刚将懒人桌摆在床上,鸡蛋羹刚一端上来,平时觉得香的不行,这会儿忽而觉得腥味浓重,隋心立时皱眉,接着趴在床边开始干呕,呕不出来任何东西,逼的眼泪直往下流。

    秋姨诧异地问:“大心,你是不是怀孕了?”

    隋心趴在床边,点了点头。

    *

    中午穆霆回来一趟,在卧室内,以隋心为原点,来回踱步,如果不是一面墙在那儿挡着,他一定画一个完美的圆圈,把自己和隋心圈在了一起。

    他没喊醒隋心,也没敢靠近,直到他去上班,隋心才睁开眼睛看向窗外。

    下午小学生们放学,张小芹带着张秘秘来看隋心。上楼之际,张小芹看到偏厅内苏廷燕正在安慰吴矜矜,吴矜矜虽然穿着得体,但是脸上胳膊上有多处伤痕,张小芹心下疑惑之际,已拉着秘秘到了隋心的卧室,从隋心口中才明白她们在商场被堵一事儿。

    张秘秘看着躺坐在床上的隋心,小手摸着小脑袋瓜,想了想,奶声奶气地问:“心姨,你是不是要生宝宝了呀?”

    张小芹刚想阻止她乱讲,隋心就笑着捧着张秘秘的小脸蛋:“是啊,秘秘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都稀饭!”

    张小芹吃惊地看向隋心:“不会是真的吧?”

    隋心转向张小芹:“你看起来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张小芹:“自然是好事,可是,有点……”张小芹隐隐察觉到隋心和穆霆的关系,她直言:“我刚才在楼下看到吴矜矜了,她好像受伤了。”

    一听到吴矜矜三个字,隋心就头疼,这真是一个千疮百洞的家庭,吴矜矜刚好又是一个无孔不入的努力型人才,可她是吴书雅的妹妹,苏玉全的小姨子……比后台,她隋心还真没吴矜矜硬,真是恼人极了。

    吴矜矜正和苏廷燕说着吴书雅再次病重之时,穆霆回来。

    苏廷燕一脸凝重地和穆霆讲述,而后说:“应该是昨天在商场时,没能按时吃药,身体又受了伤,所以病才会更加严重。”

    穆霆犹豫一下,问:“隋心今天怎么样?”

    苏廷燕薄责一声:“她能怎么样,除了睡觉不就是看电视,会怎么样!反正我得去看看书雅和小轩。而且,她那个叫张小芹的朋友,带着女儿来看她呢,正在楼上说悄悄话,门锁的嘎嘣响,唯恐我们窃取美国的情报。”

    *

    凉凉的秋风吹动落地窗帘,丝丝冷风窜进来,张小芹突觉有点凉,她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准备将玻璃窗拉上之时,瞥见苏廷燕、穆霆、吴矜矜三人走出穆宅,坐进一辆车中。

    她手中动作顿了一下,而后将玻璃窗关严实,再将窗帘拉好。故作不经意地转过身来问:“对了,穆霆呢?怎么没见人?”

    隋心坐在床上正和张秘秘玩剪刀石头布,随口答:“应该在加班。”

    张小芹缓缓走过来,轻轻摸一下张秘秘的脑袋,示意她到一边玩去,自己坐到床沿上。边给隋心掖被子边问:“穆霆他知道你怀孕了吗?”

    “我还没和他说。”

    张小芹故意调侃:“他难道不是孩子的爸爸?”

    隋心毫不介意:“我真希望他不是。”

    张小芹笑,看似漫不经意地说:“吴矜矜好像走了。”

    隋心望着张小芹,似乎猜测出什么,她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这个点儿穆霆没有回来,也没有短信通知自己,大抵是和吴矜矜一起出去了。

    她望向张小芹,沉默良久,才开口:“小芹,其实,我知道,穆霆的心很活,不安分。如果不是五年前,我伤害他,他心有不甘,我想,他大概会忘记我是谁。几个月前我不懂,现在我懂。如果不是彼此伤害过,谁能一直互相缅怀。失而复得的喜悦感让我们以为自己回到过去回到□□,时间一久原形毕露。”

    她摸着未隆起的肚子,笑笑开口:“昨晚我一晚上都在想我妈,我,还有这个未出世的孩子。我问自己女人要不要任性一点?我眼前有几条路——要么不要孩子了,离婚,两条腿的男人比四条腿的□□多。要么像我妈那样,生下来不管不问,照样离婚,同样可以潇洒找第二春。或者我还是可以独身带它走。可是,小芹你知道吗?童年阴影真的是最可怕的四个字,我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缺少父爱缺少安全感的阴影,所以我才会在年少时,疯狂倒追稳重老成的乔冠林,也不管是否是真爱,才滋生现在一系列的问题。

    对孩子来说父母双全比什么都好。在这个世界单枪匹马,固然悲壮,可是内心的孤独与冰冷,真的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