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再加一个就太挤了。

    克劳德犹豫了一会,本来想说我打地铺就可以了,结果房间里也没有多余的被子,天气这么冷,自然是没法睡地上。他小心地钻进被窝,把方严紧紧抱在怀里,四肢都缠在他身上:“方严,你好暖和。”

    “你也很温暖。”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把头枕在克劳德的手臂上,觉得很安心。

    “好好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小狮子深情地看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自从和克劳德确定关系后,方严的警惕性似乎全消失了,他不再注意窗外的风吹草动,睡眠质量特别好,睡得特别沉。只要呆在小狮子身边,就能放心地卸下伪装,露出内心最真实的一面。他会笑,也会悲伤和愤怒,偶尔产生绝望的情绪,或者感到很无助,但只要看到爱人的笑容,负面的东西很快烟消云散。

    这一晚他也睡得特别好,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床头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训练场见。

    这家伙,果然奈不住性子,先去试车了。

    时间不早了,方严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匆匆赶到训练场。今天来的人很多,有爱好者,陪同的亲友,和一些体育记者,最重要的是车队的灵魂人物差不多都到了。明星车手安德烈坐在看台中间,被记者簇拥着,正在接受采访。

    新秀选拔对一个车队来说十分重要,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红龙加入新鲜血液的关键时刻。所以无论是队友还是敌人,都会到现场参观选拔赛。特别是敌对车队,一定会设一个必须挖角的名单,争夺优秀新人;就算在内部,这种大规模的车队也只是外表看起来和谐,其实内里暗流涌动,竞争如此激烈的对方,每个队员就会在心里暗做打算,才知道以后的对手是谁。

    方严找了个远离人群的位置,远远地看克劳德,他和小饼干是车手中最耀眼的。

    但他很快发现一件让人愤怒的事,杰森也骑了一辆KTM950,只是没有进行改装。他目光冰冷地扫过看台,最后落在泉身上,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恨不得给他一拳。

    “你搞什么!”他质问泉。

    “你没说不能给他准备摩托车啊。”泉假装无辜地眨眼:“而且驯养宠物不能只靠皮鞭,偶尔也要给点糖果吃吃,不然口服心不服。”

    “别傻了,你要什么人没有,非要他?”这结果方严没料到,如果泉喜欢上杰森,那可不太好办。

    “开始了,认真看比赛。”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二十几台越野摩托冲上跑道。继续问他也没用,方严只好闭嘴,但心中的愁云越积越大,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他无法专注在比赛上,因为对外行人来说,汽车比赛实在是没多少乐趣可言,他的目光只能追逐在小狮子身上。

    他处在部队的中游,没有特别快,让人很担心。

    “拉力赛和F1不一样,这不是赛车,不是以快取胜。”大概是看出方严的忧虑,泉暂时充当解说:“拉力赛的赛程很长,还有加油限制,车手必须平稳地发挥,才能保证自己跑完全程。”

    “但是,只有第一个到达终点的人才是冠军。”他不懂比赛,但也知道规则,成王败寇,这很简单。

    “当然是在稳定的基础上求最快速度,而不是在快的基础上寻找稳定。”这两者有很大区别,方严不傻,自然听得明白。他不再说话,目不转睛地盯着赛场,因为克劳德有点不对劲,让他浑身冒冷汗。小狮子似乎无法掌握小饼干,他的车在左右摇晃,特别是每次过弯道的时候,必须更加倾斜身体才能保存平衡,这在他练习的时候从来没发生过。他的速度渐渐慢下来,从中游落到吊车尾,样子很不对。

    克劳德,你怎么了?

    方严不明所以,恨不得亲自跳下场地去帮助他,但不可能。在第十圈的时候,他已经掉到最后,被第一名超圈了。

    “你的小猫好像不太对。”连泉也面色凝重的站起来。

    赛道是模拟越野环境而建立的,有水路,沙漠地形,戈壁和山路等等。有些路段土制松软,必须避开前面选手留下的车轮痕迹,不然很容易陷进去,这些常识按说克劳德都知道,但他一直表现得很不专业。

    “危险!”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叫。

    越过土丘时,克劳德的车无法保持平衡,着地时冲击力太大,使他连人带车飞出去。

    时间好像静止一样,所有画面都成了慢镜头,方严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被惯性甩出去七八米,头撞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小饼干一直摔到对面的车道,车轮还在高速旋转,车身冒着黑烟……

    不!

    方严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翻下看台,不顾一切地朝他的克劳德跑去。

    “克劳德,别吓我。”小狮子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鲜血从头盔往外冒,把脖子都染红了。方严扑上去,摘掉已经变形的头盔,不断抚摸他的脸。他想叫他的名字,可是浑身颤抖得只能挤出一些沙哑的喉音。无助和绝望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把他淹没,窒息的痛苦从头顶贯穿全身!

    他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从来没有,泪水不可抑制地往外冒,整个世界都在坍塌:“克劳德……起来……你这个混蛋……你不能再丢下我……”

    “方严,冷静点!”随后赶到的泉想把方严拉起来,但他的手紧紧抓住克劳德的手,怎么也分不开。

    “如果你再不放手,他就死了!”强行把方严拖起来,医务人员才得到机会上前急救,检查伤势后,他们把克劳德抬上救护车,朝最近的医院飞驰而去。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他歇斯底里地大吼,完全失控。

    他不能再一次失去他,他不能!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还有一章的,但是现在要出去吃个饭,传说中的相亲神马的……

    那章还差点没有写完,可能要晚上回来才能放,大家见谅,我会尽快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