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宠妃重生小户史最新章节!

    许文容难说话,对楚清露偏见大,这种情况,在一开始,傅青爵只有认知,却没料到问题这样严重。他之前只想到许文容收下楚清露这个弟子,对楚清露有千万好处,他心中认为楚清露最是优异,不可能有人这么不喜欢她。

    事实证明,许文容一直收不下关门弟子,还是有一定原因的。

    傅青爵不想自己疼宠的小姑娘被人不当回事,许文容日日虐楚清露的行为,让他恼火异常。只是事到如今,骑虎难下,他只能强忍,等着最后的结果。

    这个结果,是在傅青爵临时离开的时候产生的。傅青爵离京是有正事,他再是在这里逗留,一些秘事安排却是没断过的。某一日,当他离开院落去处理自己的事,许文容将楚清露叫到了院中。

    依然是那张不变的石桌,槐叶哗哗,许文容坐在树下阴影重重中。光斑照着她,她低头翻看着一页页纸书,盖是这段日子以来,楚清露向她请教的课业。

    楚清露恭敬垂手,立在旁边静候。她紧盯着许大人,心跳不宁,也极为在乎那个答案。她素来对自己极为自信,若努力了这么久,仍然在许文容这里得不到一个好评,她自然会极为失望。

    许文容不理会小姑娘的忐忑心事,慢条斯理地翻着手中纸张,边看边道,“这些日子,我考察了你诸多方面的学问。你学得很杂,没有专精一术,看起来是年纪太小,没想清楚自己的兴趣所在。这无所谓,我少年时也是学得极杂,教你不是问题。”

    楚清露面色不动,心中却讶然。她已经做好准备,等着许大人一样用刻薄言语羞辱她。不想许文容开口竟是这样心平气和的话——楚清露默想,果然之前那些,都是许大人在考验她。

    也许是在考她的心性?

    呃,她虽然依旧对许大人恭顺,但不喜欢的情绪也没有掩饰。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给自己减分啊?

    “我对心性的考究,不过是你耐性如何,韧性如何。其他方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脾气,我也不会让你强自改正。看着喜怒形于色的人,未必是真的形于色,针对自己的性情加以利用,反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所以心性这关,你是合格的。”许文容不紧不慢道,说话的时候,目光仍然没从手中纸张移开。

    “学生谨听教诲。”楚清露的态度更加和顺,安静听着许文容的教导,若有所思。人有前面,她从许文容这里,就已经看到了好几面。许文容对她,算是言传身教了吧?

    “四书六艺,你皆是在优等线上。稍微欠缺一点的,是你的诗画水平。诗作,要给你很长时间,你才能写出甲上水平的,不然只能得乙。而你的画……多练练吧。”许文容语气里带了笑意,显然觉得楚清露的绘画水平,极为可笑。

    楚清露面红,头微微低头。她的诗还在高水平线上徘徊,她的画,才是真的烂。因为太烂了,楚清露对此都不抱希望,也没有再练过。

    某日,楚清露画好一幅画,交给许文容。

    许文容看半天,看得颇为困惑,“几只螃蟹?蝌蚪?水草?哦你这画,是请隔壁三岁小孩临摹的吧?”

    傅青爵刚进屋,严肃夸奖,“许大人,你莫对露珠儿总存这样大的偏见。她这幅画,明明笔调极为细腻轻浅,意境绵远悠长,让人仿若身临其境……”

    楚清露在旁听得无语。

    许文容呵呵笑,“端王殿下一直在夸缥缈的意境,我是看不出,我只想知道,殿下知道楚姑娘画的是什么吗?”

    楚清露也勉强抱起一份希望,看向傅青爵。也许她的画,在有心人眼中,还是看得懂的吧?

    傅青爵遥想起昨日,他和露珠儿谈起他那幅没画完的画、让楚清露百爪挠心的画,楚清露曾言,她也要画个美人。傅青爵再看这幅画,左看右看,也看不出美人的影子来。

    他道,“画的是山鬼吧?”

    楚清露面色平静,“是‘群猫戏花图’。”

    “……哪里有猫?”许文容凑上去研究。

    “……”在小姑娘意味深长的平淡目光中,端王殿下侧了侧脸,一本正经地听着许大人点评时,耳根越来越红。

    由此,楚清露再不对她的绘画水平抱有期待。

    “我的关门弟子,可以学的杂,可以没有一样专精,但绝不可以有一样死活无法上手。你入我的门,你的绘画,必须得苦练。我不要求你达到优等水平,起码得在合格线上。”许文容终于从一沓纸张中抬起了头,看向站在下方的楚清露。

    楚清露先是一惊,然后心跳跳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急,脱口喜道,“许大人愿意收我为关门弟子?”

    她就知道,她的努力是有回报的!

    “别急,”许文容语调清清淡淡的,支了下颌,俯下目光看着她,“想当我关门弟子的学子很多,我的考验也并不难,其实每年都能通过那么两三个。甚至每隔几年,还会出现天才般人物。他们都没有做成我的关门弟子,反而投向别的师长。你就该知道,我的最后一道要求,很难。”

    “请许大人赐教。”楚清露稍微收起自己的雀跃心,让自己再次冷静。

    许文容站起来,抬目看向虚空——

    “入我门者,今后必接我衣钵,必经科考,必入朝堂,尔敢持之?”

    “入我门者,毕生不忘女学,为女子谋地位,为天下读书人谋地位,为我大周国谋地位,不可半途退缩,不可一日遗忘,尔敢持之?”

    “入我门者,男儿不得以红颜为重,女儿不得以蓝颜为重,不可因情废事,尤其是女儿,永不得将情视为第一位,为此瞻前顾后、影响大局,若有违者,天地加罪,尔敢持之?”

    楚清露怔怔看着许大人。在这一刻,许大人立在阳光中,身形变得极为高大,声音极为庄严肃穆。每一句问话,都像一把尺子,重重敲在她心上。她有些焦灼,有些迷惘,张了嘴,嘴角微颤,大脑空白,却答不下去。

    楚清露思绪翻腾。若她是一单纯的人,许大人所言,只会让她心潮澎湃,有点头的冲动。认为自己足够坚定,可以一心走那条艰难的路。

    但是楚清露不是,每一个步入此境的学子,都不是。

    她读书是为了什么?

    她拜许文容为师,是为了什么?

    是虚荣?是好胜心?还是仅仅对知识的渴求?

    她是否一定要一年年考下去,一定要入朝为官,一定要接受许文容的学说,许文容的思想?

    她是否有那样宏大的理想,读书是为天下人,做官是为天下人,每一言每一行,都以国事为重?

    她是否能把情事落在其后,不以其困扰自己,不受其吸引,一直坚定地走着跟上许文容的那条路?

    她脑子里想到自己前世今生的记忆,想到自己的爹娘,也想到……傅青爵。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

    许文容还在不停地问,一句比一句急,一声比一声高。这时候的许大人,让楚清露不敢仰视——

    “入我门者,多受世人诽谤。常有人阻你、辱你,因你的性别歧视你。朝堂这潭水,一旦踏入,抽身极难,尔敢持之?”

    “入我门者,常受世事诱惑。贪污、循法,百般利益端于你身前。你必得守心如一,始终记得大图,不坏我之名,尔敢持之?”

    “入我门者,常中途茫然,心疲力竭。女子以爱情为重,常想嫁一良人,相夫教子。你不得自我满足,嫁人后,不能隐于后宅,终日不出,尔敢持之?”

    “若你能做到,我便收你为关门弟子。”

    楚清露沉默以待。

    到此,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许大人的名头那么大,却一直没有弟子拜入她门下。不是她不肯收,是人不敢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自己的目的,但拜许文容为师,便要以国事为第一要务,自己的私心,得就此死去。

    尤其是女子,更为难。

    女子比男子更为感性,大部分女子,都很难做到不为情乱心。读史书,多少女子在敌人身边收集情报,最后却迷失了自己的心。现在多少女子读书考试,不过是为提高自己的地位,只为觅得一良夫。之后便和夫君举案齐眉,闲云野鹤。

    许文容却要求,你得管好自己的一颗心,保证自己不是那种安于后宅的女子。

    这其实是矛盾的。夫妻二人,一长一短,必有一方为家庭牺牲多一些。若两人都不管家事,一心去忙自己的大业,那家宅不宁,是迟早的事。

    许文容要求,你得把握好其中的度,做我的弟子,就不能为爱牺牲一切。

    大部分世人,都是一个个小我,更关注自身的利益所得。

    许文容却要求,你得想着千秋社稷,江山万里。

    楚清露不知如何选。

    常言坚守本心,去探知自己最真实的想法。但本心是什么?哪里有一个标准答案,让你坚信自己一定能做到这些?

    做许文容的弟子,太难了。

    所以大部分人在这最后一关考量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