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武林高手在现代[古穿今]最新章节!

    知道宋亚媛自杀消息的时候,东方不败和牧之暮正坐在仙花缘餐厅吃蛋糕,一块鲜果奶油杯,一块特色的鲜花白巧克力慕斯,两个人坐在一条藤椅上,在外人眼中看来就是黏糊糊的一对小情侣。

    东方不败是喜好甜食的,仙花缘的西点做的也算美味,牧之暮提出点两块尝一尝的时候,他也就附议了,可是身边这货着实有些不要脸,不老老实实吃自己的蛋糕,非要时不时地戳他一下,从他得蛋糕里抢一点或者非要喂他尝一点自己那份的口味。

    两个人看似甜蜜蜜的凑在一块吃着蛋糕,一只手在桌上拿着精致的水晶勺子吃的欢乐,另一只手在桌子下面打得热闹,过招过的也很欢乐。

    然而从电视机里传来的新闻消息让两个人停下了无聊的举动,皱起眉毛看向电视。

    总统府的新闻发言人正一脸哀痛的向外通告档案科科长宋亚媛自杀的死讯,惋惜联邦和总统失去了一个杰出的人才,联邦的女权维护运动又少了一位引领先锋,并且在最后说,虽然初步认定其为自杀,但是仍然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之后的话题就转向了维护总统府安全,保障联邦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东方不败惊愕之后的第一反应是看向牧之暮,这个一直以来表现的无所不知的人,从没有什么超出他计划的人,现在宋亚媛“自杀”的死讯也在他的预料中?

    显然不是,牧之暮的表情同样惊讶,不仅震惊而且不解,显然这个事情不在牧之暮知道的那个未来中。

    在牧之暮所知的未来中,宋亚媛不算是人生赢家,但也不远了,前十几年的从政之路一帆风顺,后来依靠用手里的那块神州九玄令换来的利益,爬到了更高的层次,甚至在最后的南海大决战中也占了一席之地。

    牧之暮想不通为什么宋亚媛死了,这件事完全超出他的意料。宋亚媛肯定不是自杀的,那么动手的人是谁呢?八大家族?联邦的其他家族势力?还是外国势力,正在京都鬼鬼祟祟的日本人?亦或是潜伏了近百年终于决定要浮出水面的修真者?

    长久以来,超出牧之暮预料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东方竹清的身体里换了个魂,现在的“东方竹清”是从必死的绑架中逃出生天,还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东方不败带来的变化再大,牧之暮从长远的发展来看,这点个人的变化对未来的进程是没有影响的。

    但是宋亚媛的死不一样,因为宋亚媛的手里有着一块足以改变一切的神州九玄令。现在的关键在于,这一块牧之暮最有可能也信心十足会得到的神州九玄令究竟落到了哪一方势力的手中?

    牧之暮想到这里,漆黑的墨瞳浮现一丝猩红,淡淡的魔气从眼眶中溢散出来,坐在他身边的东方不败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皱眉戳了戳他,“喂?”

    牧之暮将右手覆上额头,戴在手腕上的玲珑锦在眉心碰了碰,散发出微不可查的灵光,牧之暮的神色立刻清醒了。

    “抱歉。”声音很淡地道歉,牧之暮沉思了一下,转头问东方不败,指了指电视屏幕的方向,“你、介意吗?我是说东方竹清的生母死去了?可能和我们昨天找她有些关系?”

    东方不败怎么可能在意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的死活,神色平静的很,不紧不慢地吞咽了口中的蛋糕才道,“你是说我们昨天晚上的谈话可能被人听到了?”

    不可能吧?牧之暮表面是半步先天的境界,实则实力绝对要比这高;他虽然不是后天,但是现在和牧之暮也能打个平手。他们两个人加起来绝对可以横扫京都,有什么人可以逃得过他们的耳目对他们就近监视?

    牧之暮却知道这绝对有可能,他和东方不败虽然都算得上小高手,但是京都中藏龙卧虎,比他们厉害肯定有,例如他的义父闫邵东。但是闫邵东这样等级的大宗师是不可能轻易出山的,更不可能做监视偷听之举。不过为了神州九玄令无论国内国外武者还是修士,都做了近百年的周密准备,牧之暮想想那个未来里一些国内外势力使出来的手段,脸色阴沉。

    还是大意了,现在想一想,昨晚那个环境确实不适合做什么密谈的地方,虽然周围空旷,不易被接近或监视,但是监视却不一定要人来做。

    “走吧,我们回去吧。”牧之暮拉了拉东方不败。

    “回哪去?”东方不败道。餐厅里这么人多嘴杂的地方也不适合多呆。

    “去我那里,我们给身上做个检查,别不是被人粘了什么东西了。”修士或者那些日本人的手段可是多了去了。

    回了牧之暮的小别墅里,牧之暮首先就把自己扒光了,衣服上面其实不太可能有什么,毕竟是每天都要换洗的,但是身上就不一定的。

    牧之暮特大方地往卧室中央一站,双臂大张,坦蛋蛋地让东方不败给他检查身上有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东方不败很想直接转身走人,但是这时候又确实不是胡闹的时候,万一真的被人盯上了必须仔细小心。

    最后在牧之暮的后颈处和东方不败的左胸处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有两颗一模一样的米粒大的肉痣长在那里,贴近皮肤的颜色,那么小,再仔细的人也会不在意的忽略。若不是两个人身上干干净净的,除了身为仙骨之姿和天魔圣体的标记,没有其他痣、疤,两个人检查了十来遍才发现这小小的不同寻常。

    牧之暮的“肉痣”长在后颈,不适合观察,只能观察东方不败的了。

    教主的这颗“痣”粘的位置也奇怪,就在左乳的下面,紧贴着左乳,裹着白色的浴袍就裸出胸口的一块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