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最强联姻最新章节!

    番外圆月弯弯(三)

    顾时献几句话让室内的氛围急转直下。

    顾栖迟看得到迟之礼颤抖的手臂,像是再不能支撑,怒火即将喷薄而出。

    顾时献话里的用词,更让她觉得心惊。

    他说他曾经前往墨尔本求迟之礼和章如枝夫妇回来看望病弱的迟归年。

    他用到了“求”这个字。

    那是用顾栖迟近三十年的人生阅历来考量,都觉得不可思议,不可能发生在顾时献身上的东西。

    顾时献是自我、自私的,是无情凉薄的,怎么可能为了他已经放弃的女人去恳求别人。

    顾栖迟脑海里有许多声音在嗡嗡作响,像是浓雾中振翅起飞的蝴蝶。翅膀已经煽动,却没有方向。

    那些陈年事,似乎有很多她并不知晓的隐情。

    两辈长者当前,尤其是彼此之间父女关系早就陷入僵局的顾时献当前,顾栖迟因为那些未知而彷徨。

    相比她已经接受的那些破碎的结果,她更怕那些即将爆出的隐情会颠覆她的认知。

    比如,她如果恨错了人,该怎么办……

    那些过去的时间已经追不回来了。已经因为恨而匆忙过去的时日,没有办法重过一遍。

    她需要离开这个让人觉得窒息的空间,她下意识地循着霍灵均的身影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他已经在迈步向她走过来。

    这是此刻唯一让她觉得欣慰的事情。

    她需要他,不需要她开口,他已经了然。

    顾家的家事远比霍家复杂,顾栖迟遗憾自己将霍灵均拖入了这样艰难的境地一次,两次……

    让他一次次陪她面临这些总是濒临崩溃的亲情。

    人总是想活得简单开心一点,可是这些年,她却好像越活越复杂。

    顾栖颂,迟归年,顾时献……

    她生命中的人,没有给她一个简单的生活环境。

    她在不时地面对一些变故。

    过去关羽曾经问过她,为什么在知晓左丘要谋害顾栖颂之后,她不生气,没有为霍灵均没有和左丘划清界限而愤怒。

    曾经韩青也给她出过主意,认为她最好去和介入迟归年和顾时献两人之间的郑杉叶谈谈人生。

    在爱情和亲情的角力中,她曾经是被人选择,并且最终被放弃的那个。

    她知道被放弃的人会经历怎样一段艰难的人生。

    郑森林在这两者之间,最终选择了郑杉叶。

    而她只是不想将另一个人变成曾经的她自己。

    她并非不生气,经历得多了,她只是知道自己撒气的对象应该是谁。

    不会随意开枪扫射。

    她开始变得更为理智。

    这些时日,她连之前那些启唇就会牙尖嘴利的习惯,都渐渐的扔掉了。

    左丘不得善终是一定的。

    而顾栖颂因此早日发现了身体上的隐患,那次左丘预谋许久的事故,带来的并不都是可怕的结果。

    可能是心已初老。

    那个时候她关心的只是顾栖颂和霍灵均的安危,装不下更多的东西。

    哪里顾及已经精神出现问题的左丘到底会如何。

    此刻夹在两辈长辈之间,她也没办法有任何的立场,纵然她和其中的一方——顾时献,多年来关系冰冻难解。

    **

    送顾栖迟上楼之后,霍灵均再下楼的时候,顾时献已经和迟之礼面对面站在客厅内。

    霍灵均不希望自己将顾栖迟的外公、外婆说服,让他们前来n市的这个决定,最后带来的结果是搅乱现今他和顾栖迟已然安定的生活。

    他不希望自己的这个决定,最终带给顾栖迟的是难过。

    顾时献见他下楼,便起身要离开。

    上次他见到顾时献,还是他前去拿回被顾时献拎走的迟归年的骨灰那天。

    那次算是不欢而散。

    迟归年的葬礼他们未曾举办仪式,所以也未曾在那时和顾时献碰过面。

    他从没见过顾时献沉不住气的模样,这是第一次。

    顾时献向外走,他便对迟之礼点点头跟着顾时献的脚步出来。

    一入院落,顾时献便点起一根烟。

    他吸了一口,便夹在指尖没再动过。

    “是不是觉得顾时献这个人不可理喻,前后不一。”顾时献抢先开口,语气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他的意思来。

    霍灵均没否认,顾时献的作为,的确总是矛盾的。

    顾栖迟的长辈,他和霍岐山接触得更多,面对顾时献时,总觉得有隔阂。

    大概是缺少了发自心底的尊敬。

    他虽然从未说起过,但对于顾时献金屋藏娇的事情总是有些不齿。

    人生需尽欢,但每个人在生活中总要有道德底线。

    “如果夏至不相信你,认为你杀了人,而你并没有做过,你会怎么想?”

    “本来就面对很多的质疑,当你最需要信任的时候,你最信任的人选择不相信你,你会怎么做?”

    听到顾时献的话,霍灵均想起很久之前顾栖颂被撞那天,左丘在医院里对顾栖迟所说的话。

    左求告诉顾栖迟,是他驾车撞向顾栖颂。

    那个时候,顾栖迟没有丝毫犹豫,选择了不相信左丘。

    如果她信了,他该怎么解释?

    顾时献的这个问题他很难给出答案。

    这个世界在很多时候都是滑稽的。

    几张嘴就可以给一个人“定罪”,这些人给人定罪的时候不需要提供证据,仅凭借那些他们以为,他们觉得就言之凿凿去“审判”别人;而被污蔑的人,却需要为那些莫须有的事情受累,要想尽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顾时献掐灭了手头的烟:“大概是血缘关系更为强大。我的妻子,选择更为相信她久未谋面的父母的猜测臆断。”

    “更可笑的是,他们认为我杀了他们的养子却没能受到法律的制裁,不是因为我没有做过,而是因为我抹掉了所有的证据,有过精心的策划,所以无法抓到我的把柄。”

    他加快了往外走的步伐:“这些事情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没关系,这二十多年的时间,我已经习惯了不被信任。”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