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穿越民国也难嫁最新章节!

    那一晚,棠威的骄傲最后挫败的跟那份心动认输。

    他默默送蔺晗回家,看小姑娘松了一口气的快乐小模样,想也知道,她心宽了,晚上能睡安稳觉了。

    而他竟也觉得莫名的欢悦。

    但是他不准备让她如此安心,带着捉弄,棠威拉住蔺晗的手臂,阻止她开门。

    蔺晗抬头,“怎么了?”

    棠威略略低头,拉进头与头之间的距离,让自己的影子完完全全覆盖住小姑娘的苗条的身体,近的他能闻到那一抹淡淡的少女馨香,也能让对方闻到自己的气息……

    虽然月色不足以看清她有没有因此脸红,但他满意的看到对方开始有些局促不安,仿佛想逃跑似的挪动双脚,可被牢牢锁在门与他之间的狭窄之地,只能闪躲的略略低头。

    棠威勾起嘴角,笑了,道:“误会说清楚了,对于我的提议,蔺小姐的回答呢?”

    那个认真的,以定鸳盟为前提的做朋友提议,他还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蔺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如鼓,“砰砰砰”仿佛如调皮的小鹿乱蹦,她抬起头,看了看男人有如实质的目光,咽了咽口水,不知如何回答。

    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跳和紧张是因为对方太具有男性魅力,还是真的喜欢他这个人。

    前者这种算不算爱情,她不知道,她更不知道这种心动,等荷尔蒙褪去会是何等模样和结果。

    这一次,蔺晗是真心觉得齐大非偶。她一个洋行小职业,一个月赚二十元左右的薪资,对方一顿包场的饭少说五六百元,她不吃不喝两年才赚这一顿饭钱,这种对比,压力太大了。

    她爹虽然想让她嫁入有钱人家,可将棠威带回家,估计能将他吓傻眼。

    还有对方的世界,她能融入吗?

    总总都是很现实的考量,她需要时间。

    而棠威呢,他如今反而不着急了,站直身,道:“进去吧,下次见面,再告诉我你的答复。”

    男女谈恋爱,很多人没有意思到的一点是,再相爱的两个人,也都是有自己的性格和脾气的。所以爱着对方的同时,本身的性格在不知不觉的较量,结果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这种较量,适度是情趣,过度就是矛盾。

    如棠威和蔺晗这种,就是很轻微的较量,之前一直是蔺晗站在上风压着棠威,因为当时蔺晗对他心存鄙视,棠威求而不得,摸不着头脑。所以身份地位再高,他在这场爱情游戏里仍然是弱势者。但如今蔺晗心存歉意,棠威伺机而上,丢下这个问题扰乱她的心,掌握了主动权。

    蔺晗刷牙时,呆呼呼的,蔺秋看她差点把漱口水吞下去,急忙上来拍她的背,“三妹,你傻了,快吐了。”

    蔺晗才反应过来,吐掉口里的水,又冲洗两遍。

    蔺秋在铺床,背对着蔺晗问她,“你这阵子事情怎么这么多,上回你同学走后,你整日闷闷不乐,这两日好容易开心起来,今天又魂不守舍……”

    蔺晗叹气,同意她的话,道:“我最近这阵子好多事。”

    因为女生一毕业,不工作就要考虑嫁人,而受过新教育的女学生与仍旧传统,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家长之间有着轻重不一的矛盾。矛盾浅的,如何敏秀,她虽然不满意父母定的亲事,但是并未触及她的底线,就认命嫁了;矛盾深的,如袁真儿,她无法认同她父亲为了打通财路将她嫁与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为妾,选择逃跑。

    看了这些,蔺晗很感激自己的父母。他们小市民性格,方湷有些斤斤计较,重男轻女,蔺叶茂有些爱财,期盼借女攀上富贵人家。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打心里疼爱她,绝不会逼她做她不愿意的事情,对于她的事情,蔺叶茂一直是支持的,给与她信任和支持。

    他一直坚信自己的小女儿会出人头地!

    蔺晗躺在床上,想棠威,想到相识以来的总总,心中五味杂陈,有淡淡的甜蜜、心动、恐惧、慌乱、茫然,总总情绪汇至一起叫她心浮气躁。

    她赶紧掐断,转而想自己的事业,洋行的工资虽然够她用,但是想补贴家里,就不是很足了……她又想到了自己写的故事,明天一定要寻陆瑛、徐熙私底下问一问,若能将此作为副业赚钱,就太好了。

    又想到远在南方的袁真儿,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钱够不够用,找到工作没有,一个人怕不怕……只望她遇难成祥,一切顺利。

    翻来覆去到深夜,她才累极睡去。

    ……

    蔺晗常有见陆瑛,但都是一群人的情况,丁主编也在场,她不好多说文章的事。总算找了一个机会跟陆瑛约了私下见面,陆瑛待她一向亲近,让她直接到她的寓所谈话。

    此时旅居北平,中等阶层单身的人都是住公寓、会馆的。这种跟现代的那种单身公寓十分像,有区别的是现代单身公寓没有听差给你使唤,吃东西要叫外卖。而民国这种公寓会馆是提供饭食的,想要叫人跑腿办事,屋子里按一声铃,听差马上过来,赏几毛钱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但陆瑛会住寓所,又叫蔺晗小吃了一惊。

    因为前面说了,寓所公馆是中等阶层会住的,有钱的直接购置一间独栋小公馆,哪里会住小公寓。

    听差的将蔺晗送到陆瑛门口,敲了门,“陆先生,您的客人到了。”

    如今社会上从文的女士,年纪略大一点,大家为了以示尊重都是称呼“先生”的,上回在诗社,除了徐熙,其他人也是称呼陆瑛“陆先生”。

    蔺晗感觉陆瑛和徐熙是熟人,“密斯陆”该是从其他地方带过来的习惯称呼。

    开门的不是陆瑛,而是一个三十多岁,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