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臣妻最新章节!

    “艳殊,你真的变了好多。”宁季禹说道。

    “是吗?”面对宁季禹探究的眼神,宁艳殊神色坦然地反问。虽然她不是原装的,但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也没什么可心虚的。

    “是的,你变得连我这做大哥的都不敢认了呢。”宁季禹开着玩笑。

    宁季禹莫名地让宁艳殊有些反感和抵触,心中更是看不上这个便宜哥哥。她还没见过这么做哥哥的,再怎么说,她的改变都是往好的方面吧,偏偏他这种样子,就像见不得她好一般。或许是她过于敏感了,只是他这样的表现,实在很难让她不多想。

    “没办法,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俗话说,靠山山倒,小妹我目前的处境堪忧,如果再不坚强勇敢,便只有死路一条了。”宁艳殊自嘲。

    此话一出,直指宁瀚清夫妇,四周便是一默,是啊,他们这般年纪的人,哪个没家人保驾护航的?宁瀚清夫妇的做法,确实——

    而且,徐楚盛便敏锐地发现,他这个表妹只是述说事实,神情淡然,并无愤恨怨毒等怨天尤人的情绪,只是这样,才让人更心疼,毕竟,她才十五,及笄礼都还未举行。

    “哼,落得这般田地,那也只能怪你自己太能折腾了。”徐楚英嘲讽地道。

    “是啊,都是我咎由自取。”宁艳殊很大方地承认。

    这是原主遗留下的债,她不得不抗起来。任何言辞的辩解都会让人反感,倒不如大方地承认了。

    她这样不按牌理出牌,弄得众人都愣了一下。

    “哼,还好意思说,不知羞耻。”徐楚英却不吃那套,在他看来,这个表妹实在是太讨人厌了。

    宁艳殊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欠奉,有些人你越理他他越来劲。她完全不理会徐楚英,而是看着宁季禹说道,“人都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我改变,也只是为了能活下去,大哥,你对这个解释满意吗?”

    宁艳殊略带嘲弄的眼神让宁季禹一阵狼狈,脸上火辣辣的。

    “四姐,你别这么咄咄逼人好不好,大哥也只是关心你,你怎么可以不领情,还践踏这份心意呢?”宁楹殊跳出来,不满地说道。

    兜兜转转,又怪到她头上来了。宁艳殊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和这些人说话能把自己气死。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徐楚钰细细咀嚼,眼睛越来越亮,“艳殊表妹,你这话说得妙啊,可不是这道理吗?”

    宁艳殊很懊恼,又说错话了,架空就是这点不好,一不小心就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哪里哪里,随便说说的。”

    宁艳殊厚脸皮地笑笑,将剽窃前人名句的羞耻心扔至一边,面色坦然地接受几人或惊异或赞美的目光,不管如何,上一世的记忆都是属于她的财富,不是吗?

    “不知道去哪拾人牙慧——”

    徐楚英还欲说下去,却被他大哥警告了一眼,不敢违抗,话音嘎然而止。可接着又感到不愤,只好瞪了宁艳殊一眼,然后拉着宁楹殊到一旁赏灯说话去了。

    “随便说说都能说出这话来,想来表妹肚子里的墨水不少嘛,等你住进徐家,祖父一定很高兴他的外孙女是个出口成章的小才女。”徐楚钰道。

    宁艳殊汗颜,忙求饶,“三表哥,算了吧,我肚子里有几滴墨水我自己知道,别对我期望太高了。”

    “你又知道我对你的期望高了?”徐楚钰说着玩笑话。

    宁艳殊翻了翻白眼,懒得和他抬杠。转而兴味地看着楼下的热闹,只是耳边不时传来徐楚英宁楹殊大得离普的说话声,吵得她心烦不已。没多久,她站了起来。

    “你去哪?”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连刚才还在喁喁私语时不时会发出一两声笑声的宁楹殊和徐楚英都停下了话头看了过来。

    宁艳殊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不说了?幼稚,以为她会在乎?

    “这里太闷了,我出去走走。”宁季禹时不时扫过来的眼神太让人难受了。

    见宁艳殊要走,宁楹殊和徐楚英也没了说话的兴致。

    ********

    “皇上,徐楚盛带着宁艳殊几个进了状元楼了。”封正天的大总管郭德海小心地觑着。

    封正天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要不要把他们叫过来?”

    还不待回答,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守门的小侍得了打开的令,手一拉,进来一人。

    封正天脸色一变,几乎就要忍不住站起来了,却被他生生压抑着。

    “魏海天,你来可有事?”

    “皇上,太后身体不适,特命奴才前来请皇上回宫。”那叫魏海天的太监垂着头回答。

    蓦地,封正天站了起来,“什么!要不要紧?御医呢?”这是他们商量好的暗号,行动失败了的暗号,封正天刚才见到人时已有了不好的预感,此时听到这暗号,心中就是一痛,枉费他亲自来拖住程雅道,还是没成功!“不行,朕得回宫看看。”

    “皇上,楼下的赏灯宴才刚开始,你就要走了?不是说要等结果出来看看是哪位才子能拿到折冠桂枝灯的么?臣记得宫中今日是太医院温院正当值,太后那是老毛病了,有温院正在,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程雅道微笑着开口。

    似乎在他的眼中,太后生病,只是小事一桩罢了。

    众人屏住了呼吸,也只有左相,敢这么和皇上说话了。

    封正天看向程雅道,眼睛似有光芒闪过,脸色却一如往常般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只是那嘴角过于僵硬了,“难得程爱卿有哪些雅兴,若是往常,朕自是相陪的,只是这元宵灯会年年有,而太后的身体却马虎不得,虽说有温院正在,但朕这做儿子不亲自回去看看,始终是不放心的。”

    “这样啊,那臣便恭送皇上了。”

    闻言,郭德海下意识看向封正天,多年的伺候经验让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嗓子一扬,“皇上起驾!”

    “恭送皇上。”

    直至出了包间,封正天的脸色才阴沉下来,郭德海随着他战战兢兢地从专门的通道下了楼。

    “又失手了?”封正天的声音阴沉得滴得出水来。

    “是。”‘魏海天’答道,与刚才在包间里尖细的声音不同,这个‘魏海天’的声音很低沉,一听就很男人。

    封正天无奈,“伤亡如何?”

    “伤亡过半。”

    封正天不语了,然后直接上了一顶低调舒适的轿子。

    郭德海压低声音,喊了一声起轿。

    封正天走后,包间里的那些人自然也散了。

    这边,宁艳殊拒绝了徐楚钰的陪同,将宁秋月宁夏柳留在包间里,宁艳殊仅带了明心,出了包间。

    状元楼很大,上下三层,险些外,状元楼后面还带了个一个大院子,为附和读书人的风雅,院子里还设了亭台水榭,精致高雅。

    楼内,猜灯谜比赛已经开始,整幢楼热闹非凡,折冠桂枝灯就摆在二楼显眼的地方,周围由十二盏精美花灯围着,如众星供月般。

    那十二盏花灯已是极美,折冠桂枝灯在其中,非但没被掩盖住光彩,还显得越发出众。

    台上猜谜的书生们或意气风发或状似疯狂。

    又是一个名利场,宁艳殊不耐这份热闹,原先是很感兴趣的,但被灯影阁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验弄得烦了。在她看来,这灯影阁真是太酸了。

    避过了热闹的人群,她们转入状元楼的后院。

    状元楼的后院名为青云园,取自平步青云之意,听说里面占地虽不大,但亭台楼阁,景致十分不错。

    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植物特有的清新,一扫她心底的烦躁与压抑。

    今天出来真是个失策的决定,真让她见识到了她的人缘之差,简直差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而且还莫名其妙。

    不管是田芷还是方昊兴还是徐楚英,于她来说,都如陌生人般,却被他们针对,真的很莫名其妙。虽说她没吃亏,可总让人烦闷。

    此时被清冷的空气一吹,消了烦闷之后,她的心情好一些,颇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有名的园子。

    因是元宵节,状元楼里里外外都挂满了灯笼,连青云园也不例外。这些精致的灯笼巧妙地悬挂着,让整个青云园灯火通明之余,还给人一种火树银花之感。

    现状元楼内的热闹相比,这里倒显得静宓得多。宁艳殊带着明心慢慢地逛着,不料她们刚走到园中的凉亭时,被人拦住了。

    “站住,这里闲人免进!”

    宁艳殊一看这架式就知道里面的人她惹不起,也不多作纠缠,很爽快地转身离开。

    “慢着。”身后传来一声。

    她只作不知,兀自往回走。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